《思想坦克》醒醒,你只是在纠缠:从三面向停止缠扰的追求文化

2020-06-10  阅读 571 次

《思想坦克》醒醒,你只是在纠缠:从三面向停止缠扰的追求文化

本文作者为林志洁,原文标题:醒醒,你只是在纠缠:从三面向停止缠扰的追求文化,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最近报载一则高教新闻引发了社会各界关注:交大一名大四的男同学,因爱慕学妹,长期尾随、密集跟蹤对方,导致学妹惊恐不安,乃向性平会申诉。学校虽依据校规、学生守则、《社会秩序维护法》以及《性别平等教育法》,请男同学不要妨害他人受教权,但男同学屡劝不改,继续缠扰,导致学妹和校方五度报警处理,学校最后只好给予退学处分。

惟男同学对退学处分不服,认为学校要求他不要接近学妹,是妨害他的人身自由,而且他已经大四,就要毕业,因此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退学处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经审理,认为男同学不顾他人意愿,长期跟蹤纠缠,影响他人权益,学校为了维护校园安宁和教育进行,将男同学退学并无违误,男同学的诉讼被法院驳回。

事实上,在这则新闻之前,于 2018 年 8 月台北地院也判处世新大学一名男同学有期徒刑 5 年 6 个月,案件也是行为人长期追求骚扰学妹,在 2017 年 12 月 11 日上午 10 时许,于世新舍我楼 301 教室外见学妹现身就要求谈判,一言不合后竟持预藏水果刀连刺 3 刀,导致学妹头部、颈部、耳后等处血流不止,幸助教及时压制,并将被害人送医,才未有生命危险。

《思想坦克》醒醒,你只是在纠缠:从三面向停止缠扰的追求文化

在庭讯时,被告辩称有亚斯伯格症、人际社交障碍,一直以来只想与学妹交朋友,否认恶意跟蹤或骚扰,但受害人证称,被刺杀后时常作恶梦,且路上有人接近就会感到恐惧,至今也不敢再谈恋爱;她也说,曾无数次向陈表明2人不要再有任何接触,但仍持续遭骚扰,实在无计可施。一审依杀人未遂罪判陈 5 年 6 月徒刑;但二审认定陈下手凶狠,也无诚意和解,加重改判为6年徒刑;最高法院本月6日驳回上诉,全案定谳。

此类连续发生的校园跟追缠扰事件,凸显三个严重的问题:第一、目前的法规面严重不足,一般人遭遇跟蹤、骚扰等行为时,在国内尚无专法规範,只能根据《社会秩序维护法》救济,但针对屡劝不听的跟追行为处以 3000 元以下罚缓的罚则,无法提供有效强力的防範和制裁;其次,缠扰跟追伤害等行为,与追求未遂常有直接关连,无法忽视父权结构下的压迫成因;第三、公民社会的核心是尊重,以感情勒索、压迫、缠扰他人,将他人意愿置若罔闻,对正向人际关係的公民能力养成是完全负面的教材。以下将分此三面向加以讨论。

第一,缠扰行为﹝Stalking﹞可泛指缠扰者对受害人在某段时间内做出连串骚扰行为,干扰其私隐和家庭生活,令其惊恐或困扰,并影响受害人及其家人健康、自由及生活质素。 我国虽于 2002 年,先后制定了《性别工作平等法》、《性别平等教育法》、《性骚扰防治法》,而其中《性别工作平等法》第 12 条第 1 项、《性别平等教育法》第2条第4款、《性骚扰防治法》第 2 条,都对类似缠扰行为有所规範,但从性平三法的构成要件及立法目的观察,此三法对于性骚扰之定义需「具有性意味或性别歧视」或「与性或性别有关之行为」,有时会无法涵盖所有缠扰行为。举例而言,若是以邮局包裹寄送动物的尸体给予被害者、以匿名网路邮件骚扰被害者或其家人朋友、连续拨打电话、于特定距离内尾随,未必会被认为属于性平三法规範之範围,而这种缠扰行为态样并非特例。至于《社会秩序维护法》对于缠扰行为,虽并不限于「性」与「性别」之动机,惟该法规定,若无正当理由跟追他人,经劝阻不听者,仅处新台币三千元以下罚锾或申诫,如此轻微的行政裁罚,无法达到吓阻的效果。相较于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德国,专门针对缠扰、跟追、骚扰行为的专门规定、课予刑罚、增加保护令或禁制令等法律,我国相关法规缺漏甚多,受骚扰者只能自求多福。

第二,若从性别角度分析情感型的不当缠扰,可从美国学者 Allen Johnson 所提出父权体制具有「男性支配」(male-dominated)、「认同男性」(male-identified)以及「男性中心」(male-centered)三项特徵加以观察,我们会发现在父权体制下,于跟蹤骚扰动态的过程中,女性被禁锢于可被观看与侵略的性别配置,缠扰者带给被害人的监视权力压迫,逼使被害人转换上下班路程、足不出户、甚至是搬家,放弃或转变其原来的生活型态等等,皆是父权结构默许男性透过监视权力对于女体的规训和惩罚。

《思想坦克》醒醒,你只是在纠缠:从三面向停止缠扰的追求文化

加以我国的社会文化长期教导男性:追求女性行为无可厚非,甚至强调只要不断努力便会感动女方,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种观点完全忽略女方遭受骚扰的心理感受,更使行为人在追求未果时,未体认自身已构成骚扰伤害对方的行为,还反怨怼被害人是「铁石心肠」、「冷若冰霜」,没有因为他的「付出」而「感动」,结果愤而犯下更严重的伤害或杀害罪行。这种父权的「坚持到底就是你的」文化,是造成校园缠扰问题一再发生,导致伤害悲剧一再上演的主因。

第三,欧盟会议曾提出关于未來教育应提供民众具备终身学习的「八大关键能力」,包括:母语沟通能力;外语沟通能力;数学算数能力和科学与技术能力;数位能力;学习如何学习;人际、跨文化以及社会能力和公民能力;企业与创新精神; 文化表现能力。尊重和同理是人际关係的重要因素,当校园里的霸凌、跟追、骚扰不断出现,我们的人际关係教育,势必面临需要重新思考和调整。

当体罚绝迹,代表台湾的教育走向尊重学生人格与独立发展,我们还需要的是引领学生自我负责、尊重自己和他人,尊重对方的意愿,尤其在情感教育上。歌手周杰伦有一首歌〈等你下课〉,部分歌词如下:「你住的巷子里,我租了一间公寓,为了想与你不期而遇,我找了份工作,离你宿舍很近,躺在你学校的操场看星空,教室里的灯还亮着你没走,学校旁的广场,我在这等钟声响,等你下课一起走好吗,弹着琴,唱你爱的歌,暗恋一点都不痛苦,痛苦的是你根本没看我」……

《思想坦克》醒醒,你只是在纠缠:从三面向停止缠扰的追求文化

歌词中的行为,在被暗恋的对方若完全无意甚至已经感到恐惧的情况下,其实已经构成缠扰和跟追。在情感的互动上,不想接受者,必须要清楚的表达自己的立场、用坚定但不羞辱的方式、拒绝但感谢对方的心意;至于被拒绝者,则要理解他人的心情、尊重他人的选择、接受他人的决定,才能让情感中美好的成分不变质、不走样。

有鉴于国内法制不足,现代妇女基金会自 2014 年起着手推动立法工作,参考国内外立法与专家学者的意见研拟出《跟蹤骚扰防制法》草案,明确定义跟蹤骚扰是持续性、已对被害人的生活造成影响的行为,也订出相对应的处罚和禁止令。在我们期待法令的儘速通过的同时,也要从解构父权的角度反省传统的情感教育,停止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追求理论。

道理很简单,因为对方是人,而不是五金,对方有自己的思想和决定,需要被珍惜和尊重!校园是社会的缩影,如果霸凌和缠扰是校园的严重问题,如何能期待公民社会人与人的正向互动?又如何能期待学生于出了社会后,能成为一个成熟、尊重他人、能自我负责的公民?

缠扰不仅是缠扰,需要更多关注!

参考资料:

Allen G. Johnson 着,成令方、王秀云、游美惠、邱大昕、吴嘉苓合译,《性别打结:拆除父权违建》,页 22-23(2008) 群学出版。

平雨晨,〈跟蹤骚扰行为里的性别政治探究〉,《社会科学学报》,26 期,091-108 (2018)

游美惠,〈从〈等你下课〉谈情感表达与沟通〉,2018 年 9 月 6 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