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台湾新创人才问题,不能只靠教育改革

2020-08-05  阅读 225 次

解决台湾新创人才问题,不能只靠教育改革

最近有机会接受媒体与政府部门访问,讨论我对台湾新创人才教育的想法。我发现在讨论公共事务时,媒体与一些公众人物常常以单一方法来检视问题,缺乏了理解每件事物环环相扣、互相依存的通盘思考,政策缺乏也「配套」。ALPHA Camp 在过去两年来,一直致力于新创人才的养成,也见证了一百多位校友成长的故事,我希望能分享自己的观点跟经验,帮助大家更全面的思考「台湾新创人才」的大哉问。

人才是国家根本,但人力资源是个市场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人才问题」其实是个经济学问题,所谓的改革教育,优化的是劳动市场中的供应端,但若没有需求端(即产业端)的配合,就会导致供需失衡的现象:培养出来的人才没人要、或是根本没办法吸引人才进入这个领域。

解决台湾新创人才问题,不能只靠教育改革

目前台湾的新创 / 软体产业,相对于发展了几十年的硬体代工产业来说,其实都还属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从客户端、产业链、人才待遇上来说都没有硬体代工产业来得有规模。台湾的硬体产业拥有明确的客户群、获利模式,也有具有优势的薪资水準。相对地,以 Internet 为中心的新创产业或电商的体质较不稳定,有些新创还在找寻 Product-Market Fit、有些正尝试规模化,这样的状态无法保证提供大量与稳定的人才需求、或是相较与硬体大厂具竞争力的薪资待遇,所以到头来我们发现大学读电机、资工、物理、机械、化工、材料的毕业生全部一股脑儿往收入较稳定的硬体产业跑。

诚如奇摩创办人卢大伟(David Lu)曾在 ALPHA Talk 跟我们分享的:「过去创立飞比的时候我们也在找 Search Engineers,但学校培养出来最厉害的高手最后还是去台积电、联发科当韧体(firmware)工程师。」

学校只是开始,产业才是人才不断成长的环境

我们非常重视校友离开 ALPHA Camp 后的成长,因为我们知道,现今世界已经没有「毕业」这件事。产业以飞快的速度在改变。单是以数位行销为例,从以前的入口网站,到社群媒体,到移动 APP 行销,到这几年业界都在讨论的 Real-time Bidding 等,随着科技与用户行为的改变,业者每天都需要学习新的技术与技能,才能保持优势。 一个良好的培育人才系统,不能单单只倚赖学校的教育,产业环境更是关键。

以工程师领域为例,有优秀的开发团队,良好的企业文化,开发成功产品的经验,愿意培育后辈的技术公司,才是能让人才继续成长的环境。 这就是为什幺在美国硅谷,很多明星新创的团队里都是有 Google 或是 Facebook 的背景。而这几年中国也有同样的现象,在「资本寒冬」里,能够募到资源的,大部分都是在百度、阿里巴巴、或是腾讯(人称 BAT)待过的「正规军」。他们熟悉网路产业的运作,也有开发成功产品的经验。但台湾的软体产业,尤其是网路、行动软体尚在发展的早期起,可以让人才快速成长的环境并不多。

供应端、需求端双管齐下

因此,如果真的要让「培育新创 / 软体人才」奏效的话,改善需求端(产业)的现况与改革教育同等重要。台湾目前的软体需求主要有几大来源:老牌软体公司或硬体公司中的韧体部门、接案公司、Startups。

台湾从过去到现在,有系统软体、游戏等相关的软体公司,而硬体公司里也需要韧体,软体工程师,但以上除了游戏产业外,大部分都不是以消费者网络(consumer internet)导向的软体开发环境。另一方面,大部分以接案形式的软体公司都是仰赖政府、资策会、大企业的案子取得收入,但这类案源,案主都是大企业、法人单位或是传统产业的老闆与主管,在开发这种产品的过程,很难体会高品质的开发环境,或是应用最新的技术。

Startup 呢?的确,经过这几年社群的努力,台湾的 Startup 已经有很成功的例子,他们在快速招揽人才的同时,也承担了培育人才的重任。然而,投入资源去帮助新创很好,也很必要,但在解决人才问题上若只依赖新创公司,速度会太慢,效果也不甚稳定。

我们必须认知到虽然 Startup 是一股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但它对社会中人才培育的影响很有限 ,毕竟就数量而言,Startup 对人才的需求量不大,待遇上也没有优势,更何况 在 90% 的新创公司都会失败 的状况下,也很难维持稳定的人才需求,因此 Startup 恐怕不会是解决人才问题的最佳方式。

关于解决台湾新创人才问题的四点建议

所以,到底该改善台湾新创人才问题才好?我认为可以从开放、国际化、资源整合的角度出发,从在人才价值鍊上的各个面向解决问题:

结语

不到 10 年间,网路、软体、行动成为无法抵挡的浪潮,也成为未来的趋势,但要因应这样的变化、推动网路人才的发展,只有改善教育是办不到的,像 ALPHA Camp 的教育单位只是开始,更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完整且流动的价值系统,产、官、学、民一起改善,才有办法真正有效地解决问题。

毕竟,你可以鼓励生小孩,但没有幼稚园读的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延伸阅读

终于有个懂网路产业又不讲空话的总统了!蔡英文承诺为台湾网路产业打造发展战略
Google AlphaGo 主要开发者黄士杰:台湾人才技术不弱,就是缺乏信心
没有找不到工作的问题:台湾 3 年内资料人才缺口近 6 万,领域专家年薪上看 175 万
陈仁彬谈产业转型》台湾产业要改革,南进政策不是唯一解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