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2020-07-13  阅读 671 次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Albert由律师转行做书店。(洪昊贤摄)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隐藏于新蒲岗工厦里的精緻书店。(洪昊贤摄)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本地作家的书籍介绍。(洪昊贤摄)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书介文字。(洪昊贤摄)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书店气氛安静,适合消磨一个下午。(洪昊贤摄)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经典企鹅丛书系列。(洪昊贤摄)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二手书里夹着的书籤。(洪昊贤摄)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坊间不易买到的大型书籍。(洪昊贤摄)
新蒲岗Bleak House  清明堂经营细节
自行设计的海报。(洪昊贤摄)

清明堂书店是英文书店,英文名Bleak House取材于狄更斯的《荒凉山庄》(Bleak House)。《荒凉山庄》讲的是一宗由诉讼案而起,拖延了二十年的故事,正好与店主Albert本来的职业互相呼应。略显古风的中文名「清明堂」也与法律有关:「问过一些历史教授说中国朝代里,有哪些朝代的法律系统最特别,他的回答是『明』和『清』。」

在美国出生和成长的Albert,恐怕没有想过在香港开书店竟然这样困难。在他的童年记忆里,父母居住过的香港是一个狭促而人多的城市。去年回流香港,在美国做律师的他决定转行开书店。一切见于细节:书店无论选书、装修还是书店设备,处处都见Albert的用心。人生路不熟,Albert自己打点书架、装修的事宜,清明堂则落址在人流不多的新蒲岗。

「清明」时节雨纷纷

2016年尾才搬到香港,Albert的广东话至今仍未流利。虽然父母都是香港人,他却不常回来香港,关于香港的童年记忆更是少得可怜。「只记得人很多,很急,很迫。」除了这些不太友善的印象外,他只记得小时候在美国旧书店中买到的《老夫子》。回流香港,除了因为妻子有工作的变动外,也因为想要多陪伴年事渐长的爷爷。

人在异乡,即使不再是异客,对于上一辈的居住地却不免仍有想像。Albert说在中国节日里他特别喜欢清明节,「清明节讲上一辈,讲尊敬先人,我自己很感兴趣。」搬回香港不久,爷爷就过了身,住院期间他同时也在处理书店的事宜,所以「清明堂」是个百感交集的名字。


做书店难过做律师

十月开始做装修,书店一月才开始营业,书架、选书甚至书籤的设计都是Albert一手一脚做。「以前行书店,以为书店很容易做,但最初连定价钱都不懂。」英文书店大多集中在中上环等地,九龙区的确不多,清明堂选址在新蒲岗颇为令人意想不到:「这里租金压力没那幺大,而且环境相对较静,适合开书店。」

清明堂环境清静,书店中的每一项细节都仔细得像「跟case」。书店设有供于查书的电脑,网站上列明每一项图书的详细资料及非常仔细的种类划分,其中每项书的书籍介绍都是他自己撰写。越洋而来的外文书全部经过Albert谨慎的选择:有坊间难觅的大型绘本、儿童漫画、艺术类书籍、Penguin经典丛书以及一些较难找到的老书,而「香港」的专题书区也有比一般书店更多的香港历史类书籍。此外,店内还专设了一个书区展示本地作家的新书及本地文化杂誌。去年香港面临「书店寒冬」,Albert笑说他不清楚这些,但知道香港一直有一定的阅读人口。「而且二手书店英文书少,开书店未必无法生存。」曾在西贡和愉景湾摆过书摊,他说香港仍然有不少人喜欢纸本书。

清明堂也贴满了艺文活动的海报,有时亦会免费开放给本地作家做活动。对Albert来说,独立书店所提供的不只是买卖书籍,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可以集中精神的艺术空间,「有书在手,其实就要迫你集中。」开业不够半年,「虽然有读者认为比较远,但人数暂时尚算满意。」Albert笑说想不到做书店比做律师难。这次造访也看到少量的中文书,Albert说回来后一直想重新开始学习中文,子女回港后也在本地学校读书。离开书店前看到墙上的松木板钉满了书籤、名片和车票之类的纸张,Albert说这些纸张来自那些收回来的二手书,他希望有一天能看到这些书籤物归原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