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歌迷送有味内裤‧秀女卖唱‧父母护驾

2020-06-23  阅读 140 次

变态歌迷送有味内裤‧秀女卖唱‧父母护驾(槟城)古代歌女多身世悲惨且受尽欺凌,而许多来自小康之家的现代歌女则多是为了兴趣而踏上舞台。据悉,这些“赚钱买花戴”的“Show Girl(秀女)”到吊花场卖唱时,不但不陪坐,有者更有父母到场捧场及护驾,因此,即使台下的客人对她们心怀猫猫之意,也毫无“揩油”的机会。天生爱唱歌的23岁“秀女”陈俐绢是从十六七岁起开始在歌台客串演出,而自她展开跑歌台接秀生涯后,她的父母就全程兼任她的司机兼保镖,除了管接管送,同时也在台下监视好色歌迷的一举一动,以免爱女吃亏。不过,虽然陈父陈母防得滴水不漏,但仍有一些变态兼疯狂的男歌迷把七八件穿过的“有味”内裤送到她家,以向她示爱,把她吓得花容失色。出道7年的陈俐绢向来洁身自爱,下台后顶多和支持者握个手,从不坐下陪客人喝酒,客人若想对她毛手毛脚,还得先过她的父母大人这一关。毛遂自荐上台演唱陈俐绢接受《》的访问时披露,她的处女秀是在10岁那年“上演”,而她当时是在瞒着父母的情况下,向歌台老闆毛遂自荐上台演唱。“当时,我是在和家人到访位于乡村地区的伯父家时,要求表姊带我去看歌台表演。过后,我就请求歌台老闆让我上台唱歌表演,结果,他在让我当场试唱后,就叫我当天晚上开始上台表演。”为了应付这项仓卒的演出,她急急忙忙挖出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并向邻居借鞋子,可惜,她只唱了一个晚上就被父母发现。由于母亲反对她上台唱歌表演,所以她过后就重当乖乖女,安份守己不再上台。爱女心切的陈父为了一解女儿的歌唱瘾,遂自掏腰包买了一套卡拉OK机,让她在家唱个过瘾。过了一段时日,陈父眼见女儿爱歌成痴,遂乾脆花钱让女儿学歌唱。“其实,我从来没想过要以歌唱作为终身事业,我只是单纯地喜欢唱歌,且想有个唱歌的平台而已。在上了中学之后,歌唱老师就建议我到歌台表演,以加强我的歌艺和胆量,而我是在徵得父母的同意后,才在不影响课业的情况下,偶尔上台满足我的表演欲。”直到毕业后,她才正式转为全职歌手。为此,她也曾花了不少口水说服父母。“我当时告诉父母,我的记忆力不错,所以学业成绩也还算不错,但是,若我想要靠学业成绩闯出个春天,那幺,我就须加倍努力,并读更多书。不过,如果我献身歌唱事业,那幺,我就能马上赚钱,并利用这些钱为将来做打算。父母在了解我的想法后,就不再反对我上台唱歌。”歌迷夜守住家偷窥所谓“人怕出名猪怕肥”,年轻貌美的陈俐绢在歌台唱出知名度后,歌迷骚扰事件就不断“伴随”她左右。而最让她苦恼的还是,一些过度热情的歌迷不断把枇杷膏等杂七杂八的东西送到她家,另一些变态歌迷则在深夜躲在她家门口偷窥她,把她吓得寝食不安。她披露,这些歌迷不只躲在她家门外“守候”她,有时还不断按门铃骚扰她和家人,让她全家人不胜其烦。纸封窗避偷窥“有一天半夜,我的父母都已熟睡,只有我独自一人在客厅看电视。我偶然抬头时,赫然发现窗口有人的倒影,当我定睛一看,对方正好也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结果,我被吓得立刻跑回房间,第二天就用麻将纸封掉窗口。”为了保护全家,陈俐绢母亲特意找了摄录机,偷偷把偷窥者的样子摄录下来。“如果偷窥者做出更过份的举动,我们就会把这些摄录证据交给警方。所幸,对方过后就没有进一步行动,而在我们搬家后,对方也就不再出现。”常接骚扰简讯此外,她也不时接到恶意骚扰的电话简讯,而这些简的内容可说是不堪入目。“很多同行也都接过这类简讯,而在接了无数则这类简讯后,我们大概都已掌握发简讯者的身份,不过,只要他们不太过份,我们都不会太在意。”怕母操劳减接夜工陈俐绢从兼职歌手转为全职歌手后,她的母亲因爱女心切,每晚都陪她“上班”,以免她被歹徒盯上。不过,由于陈母早上还有工作,因此,她在“陪工”不久后,就因为不够睡而频频生病。后来,陈俐绢因疼惜母亲,而减少接太夜的工作,以免母亲过度劳累。父辞职接送两母女甫出来跑歌台,难免会遇上尴尬难堪的场面,甚至遭到酒醉的客人欺负,不久之后,她的父亲也因为担心她们的安全而辞去原来白天的工作,专任母女俩的司机。“其实现在唱歌台也算安全,不像大家以为的複杂。只是刚出来唱歌的时候,因为不熟悉状况而比较辛苦。以前我还曾接过午夜一两点的工作,现在我都不接了,唱到12点就回家休息。”“在咖啡店、夜店等地方唱歌,开始常会有一些带着“猫猫之意”的客人,但是几次之后,客人也知道歌手的尺度,不会进一步做出强迫的动作。几次之后,我们就知道怎幺避开这些场面,对于有趁献花‘揩油’的客人,我们也懂得怎幺避开。”专注跑歌台“此外,由于我们都要赶场,所以下台后都没时间坐下陪客人,最多也只是握个手而已,所以客人也都了解。”其实她也曾唱过半夜1点之后的“夜场”,也就是到吊花场所驻唱,不过,由于表演时间太夜,加上可能会遇上酒醉得客人,因此她最终还是减少驻唱场次,专注跑歌台,或跟着所属的娱乐机构到国内外跑秀。客人点歌不会唱被喷水在这些複杂的场合中,她的父母再怎幺保护她,也难免遇上难堪的时候。她曾在一场歌唱秀中,因为不会唱客人点的一首歌,而遭对方恶作剧半小时。“由于那首歌我不会唱,我就道歉说我不会唱了,可是他竟然在接下来半个小时里,一直拿吸管喷冰水到我身上来,直到我下台后,他还叫我爸带我过去向他道歉。”双方和解成朋友由于她当时还年轻,所以她想也不想就当场拒绝那名客人的要求。“我在台上就已经道歉了,但他还是一直为难我,所以我坚持不再向他道歉。”后来,她的父亲亲自出马和对方谈,最后双方和解收场,过后双方还成为朋友。“出来跑久了之后,慢慢就会学会面对这些问题。毕竟只是为了赚钱而已,没有必要起纠纷,要如何处理这些状况,最终还是要看自己的应对方式。”‧2009.09.1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