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芜菁专栏》一张张的郭董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

2020-06-10  阅读 677 次

《芜菁专栏》一张张的郭董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郭董的选举支票,一张接一张

近日郭董提出 0 - 6 岁幼童,将「全额由国家扶养」。话才刚说出口,就被同党竞争对手朱立伦打脸:「一年高达 2500 亿的资金,该从何处来?」

《芜菁专栏》一张张的郭董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

郭董亦不甘示弱,怒斥其他政坛人物「毫无想像力」。他声称他的幼托政策「不需动用政府预算,将建立台湾『大数据基因健康工程』,以创新的方式来自筹财源」。

很可惜众多父母们开心不到一天,郭董就换了个说法 :「将徵收富人税,组成『国家主权基金』来赚钱养小孩」。

空泛的说法,让人有异常似曾相识的感觉。郭董芭乐票一直开,说法转变之快,似乎跟不久前发大财的同党竞争对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芜菁专栏》一张张的郭董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郭董的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

这世界上有国家帮人民养小孩的吗?当然有。欧洲许多国家确实有「政府一路照顾国家幼苗」的政策。那幺,郭董的说法听起来好像也不是不可行?

但,看事情不能只看一半。首先该问的第一个问题是,钱从哪里来?欧洲优厚的福利政策,是以高税率(普遍在 40% 左右)的基础上建立的。而反观台湾,实质税率几乎可说是全球最低,仅约 12%。

于是,我们要来探讨一个根本的问题:国民辛勤努力所赚取的经济果实,应该主要由政府来主导分配?还是更多由个人来决定怎幺花用?

钱是我们辛辛苦苦赚来的!我们有权自行决定,该怎幺运用自己收入;我们有权自行决定,该怎幺把钱花在自己孩子的教育资源!赚多花多,赚少花少,端看个人能耐,结果也自行负责。
我们更多相信政府。我们决定,将赚来的大部分的经济果实交给政府,并由政府主导,将我们上缴的钱重新分配,统一提供服务,给孩子们合适的教育环境。我们也相信,这样做能够达到更公平的结果。

前者更着重个人的选择自由、主张个人的能力发挥,个人也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起责任。后者更着重社会的公平,主张将经济果实重新分配,以达到「没有人掉队在后面」的理念。

我们必须说,这两个相对的价值观,都有各自的道理,并无所谓好坏。

台湾和美国类似,比较倾向于「小政府主义」。台湾的实质税率,以全球标準来看,是相当低的。个人所赚得的财富,多数是留在民众自己身边自行运用;民众自己决定花费该如何分配。

有些人比较重视学校教育,将多数的资源投入孩子的学费上面。有些人认为该有更好的家庭生活,所以将养育小孩的资源放在家庭互动上。如上所说的,台湾普遍倾向于「小政府主义」,相信自己能够更有效率地运用手边资源,比政府的效率来得更好些。

《芜菁专栏》一张张的郭董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

我们重申一遍:相信个人,或相信政府,两个价值观都有各自的道理,并无绝对的好坏。但,只有一点是颠扑不破的事实,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台湾可不是拿根棍子往地上戳,就会冒出石油的王道乐土,没有不缴税又政府事事包办的这种好康。

回到郭董的议题上来。我们该问的是,个人是否愿意加税,来让国家负起养育下一代的责任?

郭董提案1:「加徵 #富人税」是否真的更公平?

郭董前一天才在讲「大数据健康工程」,后一天就改口说要加徵富人税。「大数据健康工程」太虚无缥缈,很难谈得上是个可行的解决方案;而加徵富人税的部份,我们在这得要提醒郭董,他对富人税有着太高的期望了!

前些日子,郭董才说要拿富人税当财源,来恢复年改短少的军公教年金。这几天,郭董又说要拿富人税当财源,来支应 0 - 6 岁儿童全面托育的政见。支票是几千亿几千亿的在开,富人税的数字却没个準确的说法,郭董的选举政见显然不是太负责任。

《芜菁专栏》一张张的郭董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

而加徵富人税真的是政府财政的万灵丹吗?倒也未必。

我们并不反对向高所得阶层多徵一点税,毕竟这是兼具税收数字与公平性的做法。而事实上台湾早就有累进税率制度,有钱人的税率高得多,经过蔡英文政府税改,低收入的负担也减轻不少。而目前台湾大多数的福利政策,都有设定排富条款,让福利资源能给到更需要帮助的人身上。

但是,排富条款一般是以税率 20% 为界线。这样的界线,其实大致是落在专业工作者的身上,例如工程师、医师、律师、会计师等「师」级的缴税户。而郭董再三强调的富人税,其实也多半落在这些高薪酬的专业人士身上。

从社会现实来看,这些人其实充其量也就是中产阶级的上半段。有排富的福利没有他们的份;现行税制,再加上郭董计划中的富人税,这些人可是一毛都跑不掉。比这更有钱的资产家阶级,多半有充裕的资源,能够研究税制里面的漏洞,合法避税;甚至如果把钱放在海外的租税天堂,以台湾的执法资源,是很难去追蹤的。

郭董提案2:「主权基金」?没有你想像的这幺神!

至于郭董提到的「主权基金」,是否能够赚得足够的报酬率,来支付养育幼儿的费用呢?

或许我们应该先了解一下主权基金的功能:主权基金一般就是国家拿手上拥有的资产,包含外汇存底、国有资产、自然资源(石油⋯⋯)收入等,到全球资本市场上面投资,期望能够得到比国内经济成长更高的报酬率。

主权基金真的有郭董所说的这幺神吗?也未尽然。

如果是一个富人拿手边用不到的闲钱去玩期货,赚了当然一本万利,赔了心疼也有限。但是国家拿老百姓的血汗钱去投资,就得顾虑到风险的问题;拿去做高报酬的部位,能够日进斗金当然好,但是这世界上没有稳赚不赔的投资,基金经理人也不是哆啦A梦,发生亏损的时候,政治责任谁负?这点是得想清楚的。

第二就是,主权基金规模愈大,能够找到够规模又适合的投资标的,所谓「够大的池子」,就愈少。股神巴菲特近几年就常有「找不到够深的池水来养大鱼」的烦恼;个人企业家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以整个国家为支柱的主权基金?

而现实世界中,我们常看到规模较大的主权基金,多数来自石油大国,像阿联酋、沙乌地阿拉伯、卡达等等;还有就是政治上比较集权的国家,例如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等。

要知道,石油随挖随有,短时间内不会匮乏,是能够真正拿来当作抵押品的实体资产,国民往往也不把它当辛苦钱。而比较集权的国家,在投资发生亏损的时候,老百姓也比较不会向政府究责。

外汇存底不等同于国家的小金库!

台湾现在也有主权基金制度,财源主要是台湾数量惊人的外汇存底。那幺,外汇存底拿来成立主权基金,有什幺必须注意的地方呢?首先,台湾的外汇存底,多数是台湾人对全世界各地做生意赚得的美金。台湾人会将美金换成新台币汇回国内,换掉的美金就成了国家的外汇存底。

此时央行,会用一部分的外汇存底(以国际结算货币的美金来计价)作为準备金,来发行国内货币,也就是新台币。换而言之,新台币的发行基础,与新台币在国际外汇市场的价值,与央行所持有的外汇存底息息相关。

挪外汇存底做主权基金,就得注意到一件事,就是投资发生亏损的时候,观念上,新台币能换回来的美金就变少了;换句话说就是新台币的价值变低了。

再者,台湾的外汇存底,是台商赚到的美元,向央行换成新台币所得到的。台湾人既做出口生意,也做进口生意,例如用美元向世界各地採购生产设备、原物料与大宗民生物质。换言之,台湾随时都会有把新台币反向兑换成美元的需求。

《芜菁专栏》一张张的郭董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

这也说明了为何台湾并未成立大型的主权基金,只有像台杉这种规模不大、着重在新创事业与政策性产业发展的项目。绝大多数的外汇存底,还是拿去购买美国国债,一方面赚取稳定的利息,二方面美国国债的流动性也不成问题。

因为归根究柢,外汇存底的拥有者是台湾人民,是台湾人民随时有可能动用到的钱。央行必须保持足够的流动性,让台湾人能够随时把美元提领出门做生意。如果把外汇存底拿去进行高风险的投资,一旦鉅额亏损,就有产生美元储备不足的「挤兑」风险。

台湾人,您是要选择给郭董加税呢?还是拿着外汇存底,冒着高度投资风险,到全球资本市场大捞一票呢?

《芜菁专栏》一张张的郭董选举支票,真的可行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