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坦克》长荣罢工:资方专政劫余的废墟经济

2020-06-10  阅读 690 次

《思想坦克》长荣罢工:资方专政劫余的废墟经济

本文作者为卢郁佳,原文标题:长荣罢工:资方专政劫余的废墟经济,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长荣航空罢工以来,长荣挟财团实力,狮子搏兔全力以赴,一面之词淹没了所有电视报纸。宣传机器一开动,立刻无情重演护家盟反同婚、反性平教育的造谣洗脑。

例如报导网友抱怨罢工取消长崎航班,未能见祖母临终一面,结果长荣并无长崎航班。或是声称长荣薪资远胜华航,又把长荣某一年「发四个月年终奖金」的极端状况说成常态,煽动网民骂空服员「贪心」、「公主病」。

长荣谈判寸土不让,称是「向股东负责」;那幺谈判寸土不让导致营业损失 25.1 亿,长荣需要向股东负责吗?股东会问责长荣高层、要他为造成罢工损失下台吗?这时又不需要「向股东负责」了。显见自助餐式的「向股东负责」是假,将它等于「不用向空服员负责」才是真。

《思想坦克》长荣罢工:资方专政劫余的废墟经济

而长荣拿股东来打空服员更是荒谬,罢工八大诉求,非只薪资一项,劳工更要求限制资方滥权,避免高层继续做出不顾空服员死活的日常决策。权力改革不费分文,长荣一样嗤之以鼻毫不理睬,还牵拖股东呢。

《经济日报》报导称「交通部官员透露,长荣的企业文化是不接受胁迫的,有意见大家可以谈,但要用胁迫方式逼他们让步,恐怕很难,以至于双方协商多次,一直难以取得共识。」罢工前工会向长荣已协商二三十次毫无结果,叫做「有意见大家可以谈」?

事实是长荣不但不吃硬、更不吃软,这叫做「资方谈了也当劳工在放屁」。这叫做「劳动部放任长荣违法秋后算帐不管事」。这叫做「长荣想干嘛就干嘛,全国没人挡得了」。

Tia Chen 等多位前空服员脸书文章的亲身经历证词「过劳航班」、「累到椎间盘突出」、「巧立名目扣钱」、「永远都在共体时艰」、「非典肺炎和油价飙高时,资遣快退休的资深空服员」、「要砍人时,锁定对象故意搜行李、跟飞,以逼人辞职」⋯⋯在在说明长荣对内的独裁,才会导致航班不顾人命、冒强颱起飞。

长荣航空明明有充足空服员未参与罢工,却取消航班以煽动社会愤怒。报导已指出长荣意在杀鸡儆猴,集中火力,一次镇压集团内各企业未来的罢工,譬如航空事业体的长荣航太、长荣航勤、长荣空厨、长荣空运仓储等。长荣此举显示,其集团企业的劳权状况,也值得劳动部与媒体调查了解,更需要吹哨人。

《思想坦克》长荣罢工:资方专政劫余的废墟经济

这种窒息式的控制并不陌生,早年台湾工厂也曾限制女工加班上厕所,以致孕妇劳累到在工厂厕所产子。纺织出口从业者、作家顾德莎,生前以小说《骤雨之岛》留下她目击台湾产业外移的内幕,诤言让读者有幸目睹当年,产业的黄昏,是怎样造成的:

老闆自肥,骗员工共体时艰

「全办公室的人都知道,韩先生(老闆)每一笔订单都汇出一笔 8% 的佣金到国外去,8% 是当时政府规定的国外佣金上限。合理节税和移转资产如果不是基于贪念,大家都能当作没看见,但是当年底结算绩效奖金时,韩先生一脸苦相,直嚷着:『今年没赚到钱,大家忍耐一下,明年一定给丰厚的奖金。』像狼来了,讲了几次,他也失去了耐心。」

巧立名目,剋扣薪资

成衣公司里,「那三个设计师也很忙,她们不断被总设计师(老闆)挑剔设计出来的款式、尺寸比例,花很多时间修改,常常不能如愿设计出自己原创的样子。因为总设计师总会在她们的设计上把一些元素减去,加上她自己的想法。后来秀兰(出纳)才知道,设计师应徵时有一份业绩抽成,是按照她们设计的款式销量计算的,经过总设计师修改的款式,抽成率要减去一些。」(〈江湖〉)所以公司的设计师流动率高。

「大家都知道公司的创业代表作,其实就是去日本买下一整柜的春季新装(冬装成本太高)回来台湾之后,一件一件拆解、打版,找接近的布料做出来的,那些衣服成功地一再追加,让总设计师和总经理这对年轻夫妻存到第一桶金。」(〈江湖〉)亦即总设计师虽然赚钱成功,并不代表她有设计能力。挑剔员工的设计,不是基于她有眼光实力,只是滥权玩弄员工、掠夺员工薪资。劳资权力悬殊,设计师就算设计出色也只会被乱改一通。就算老闆挖角业界畅销设计师依莲,来了老闆也一味贬低依莲。既留不住人才,也无好设计,甚至没有稳定的设计品质。

借牌开业

小说中,出纳秀兰交了五万块签证费给会计事务所,居然又有位老先生来要签证费。原来,老先生当初「应该是特考取得会计师资格,在税务机关任职,退休后,因为外省腔太重,要自己接记帐代理应该很困难,所以就把执照租给人家开业。」(〈江湖〉)借牌的会计事务所单看发票凭证记帐,帐目不实,整天喝花酒,最后乾脆捲了签证费潜逃。

买配额借名出口

「外销到有纺织品配额限制的国家,必须有出口配额,如果没有配额,可以到纺拓会竞标。到纺拓会投单竞标,是用单价比赛,为了能抢到配额,用一点技巧改订单的单价,再和贸易商协商把多出来的钱以佣金的名义退汇出去,几乎成了不传之秘。一些规模较大、管理成本较高的工厂,慢慢竞争不过以外发弹性扩充产能的中小型企业。大工厂眼看报价竞争不过,就把配额借让出去。」「借名出口就牵涉到做假交易,这会重罚。」(〈江湖〉)但却是常态。

恶性竞争、大厂纷纷关闭,低价抢标的小厂竟也跟着关。「八○年开始,许多华侨设立的工厂开始外移到一些免税的小岛国,八五年之后,就听到越来越多的台商工厂偷跑到中国设厂。」(〈骤雨〉)小厂发包给家庭代工降成本,依赖军眷聚居,工厂只要开车把衣服送到眷村篮球场,代工头妇人就会招呼邻居取走,约好日子代工头再把成品搬上车。但十几年后,眷村改建,军眷打散居住,代工头五、六十岁,不会开车,也没有车,无法分发衣服。各人租屋在没有电梯的公寓楼上,也很难搬上搬下。原本一天可以收回三、四百件,这时剩下一百多件。人力不足,交货延迟,国外抽单严重,都转单到中国。

企业无法提升品质从市场赚钱,就只能从特权和降成本赚钱,甚至从业外投资赚钱。无心于市场,「台湾的经济环境变成一句顺口溜:『上层玩外汇,中层玩股票,下层玩大家乐。』」(〈六月雨〉)

层层圈租,上下其手

贸易商出口前派人去代工厂验货,随机拆箱检验品质,或是规定做生产线上抽检。代工厂的厂长「为了不影响生产线的进度,常常十一点就把他(验货员)拉去吃饭,又找一些人去卡拉OK唱歌,下班前才载他回工厂。他当然懂得潜规则,只要不是太离谱,很爽快地签准『出货许可单』」。(〈骤雨〉)

报关行的业务,发觉货柜场的风气腐败,「他亲眼看着报关行的业务把手伸进纸箱里,抽出要出口的鞋子、皮包、衣服、皮带、手套、高尔夫球具、化妆品、计算机、圣诞灯饰,只要不是半成品,都有人拿。有经验的还会确认外箱的〔口麦〕头,专拿知名的品牌。他从来不敢做这件事,同业看他自命清高的样子,联合起来孤立他。他感受集体的不友善,知道自己不适合那种环境。」「台湾钱淹脚目,自己的脚也站在钱潮当中,那些被灌水的报关费,那些被拿走的商品,都只是溢漫过去的水」。(〈栀子花〉)

以上我们从《骤雨之岛》中看到了什幺?戒严高压禁止劳工抗议,使得劳资阶级权力悬殊。即使老闆滥权掠夺,中饱私囊,因为政府袖手旁观,不保障劳工反抗的权力,所以员工敢怒不敢言。那幺员工能安心发挥所长,从代工转型品牌、产品或服务高价值转型,让公司挟创新优势争霸国际市场吗?当然不。公私机构员工既然无法从自己付出的才智得到合理回报,传统出路就是在自己职权範围内,学老闆捞点油水自肥。

老闆偷员工的钱,员工偷客户的钱,验收的偷交货的钱,报关的偷客户的货品。

劳资权力既不平等,企业之间的竞争也不平等。无论是大厂特权垄断配额,或是小厂割喉杀价竞争,都在劣币驱逐良币,倖存者没有品质竞争力可言。产业外移,虽有美援结束、薪资上涨、劳退保险、环保法规、税制上路等因素,但权力关係才是产业无法升级转型的主因。

现代商业是民主发展的结果。极权,对商业是毒药。正如中国华为高度依赖美国晶片,是因为中国的商业环境并不正常,华为壮大是建立在极权政府的补贴上,而不是阶级平等、发挥创造力。台湾的产业发展,是建立在政府对劳工见死不救,导致劳资权力悬殊,所以企业利润不是建立在转型创新上,而是建立在压榨劳工上。台湾一方面产业外移,一方面引进低薪外劳取代本劳,完整保留了劳资权力悬殊的传统结构,无人可挑战资方霸权。

《劳基法》修法,蔡英文总统说「劳工要自己去找老闆说」。民进党立委林静仪说「修法最重要精神,是要让劳工知道「有工具必须去用它。劳基法是劳工的刀,若连在老闆面前晃一下这个动作都没有,就算给你枪也没有用了。」」《劳基法》修法,究竟给了劳工什幺,是刀、枪,还是投降的白旗?但看长荣罢工见分晓。

台湾产业的内部权力关係,一直没有改变,发展也无比艰难。产业外移二、三十年后,今天留给台湾的结果是什幺?

报导者网站的专题《废墟少年》一书,报导台湾逐年遽增的高风险青少年。卫福部统计,高风险家庭通报数三年内从两万五千户变成近三万户,牵涉四万三千位未成年人。这四万多人,承受家庭失业贫穷、离婚、犯罪,从小设法自立。

劳保局统计,有投保的少年工和童工,每年至少三万人以上,不算没投保的。书中受访的十五岁起就代喷农药的少年工纳豆,没父母照顾,兄弟俩养全家。他们喷农药完全没有防护设施,中毒呕吐发冷也只能喝点牛奶解毒。如果韩国瑜实现竞选总统政见开放巴拉刈农药,他们可能活不到二十岁。

教育部统计,105 学年度,国中有三千余位中辍生,高中超过两万三千位,因为他们读不起私立高职。

警政署统计,十二岁到十七岁少年人口下降 21%,少年刑事犯罪人数不减反增,毒品和诈欺罪十年间从近八百人增加为二千七百余人,成长 2.5 倍。少年观护所和少年辅育院人数上升近两成,贫穷使他们沦为贩毒小蜜蜂、诈骗车手、收簿手,把他们赶去偷窃、抢银楼、讨债、重伤害,甚至杀人。

2005 年建立高风险家庭通报机制后,儿福高雄中心第一个承接政府委託案,主任张开华观察,近几年入案的家长,毒瘾和精神疾病的比例明显上升。但是全国九十九位访视员,要追蹤十四万名精神病人。每人平均三百五十到四百名个案。

劳工的政治失败滚雪球扩大,如果我们放任源头恶化,经济萎缩,家庭贫富、文化资本、城乡差距等多重压迫互相增强,世袭阶级劣势,下游代价可以昂贵至此。就算从现在开始,用二十年、花数千亿数兆预算去救,也许能遏止事态恶化,但我们付得起吗。

《废墟少年》苦心收集上述数字,让读者看见,压抑劳工权益的结果,就是家破人亡,几万人世代为奴。也许一位废墟少年若获正常家庭栽培,就能发挥所长,赢得诺贝尔物理奖,同时有个美好满足的人生;但现实是辍学打工度日,就在工地搬水泥被倒塌的水泥墙压死,包商潜逃,家人还得不到赔偿。我们赔得起这位少年原本该有的人生吗?

怎样改变源头?

支持罢工。

不要说欧美了,日本能产生经济奇蹟,和引以为傲的产品,都源于近代富山纺织厂的女工罢工。历代各有英雄才人,各地一波波抗争,镇压随之而来,但他们的牺牲提升了劳工意识,促使政府提升劳动权益,劳工才能专注于提升设计和製造品质,不断升级转型、赢得各国喜爱。

你喜欢搭飞机去日本旅游血拼吗?日本今天成为台湾的购物中心、美食品牌、时尚、家电、生活器物、零食泡麵、温泉旅游等消费重镇,是因为罢工和社会运动改善劳资权力关係所致。你觉得日本火车服务準时可靠,服务优良吗?那也是国铁罢工的成果。

如果你想要台湾更好,那幺在长荣财团铺天盖地猎杀罢工的悬殊情势下,请用所有方法,让劳工支持劳工的决心团结起来被看见。我们为自己罢工是遥遥无期,支持别人罢工却没有危险。香港人为反送中出了多少心力?罢工成功是台湾经济繁荣的必要条件,绝不亚于反送中抗争决定香港未来的法治自由。要击退不惜耗资数十亿银弹的财团巨兽,光靠劳工赤手空拳怎能成事?

长荣空服员罢工的劣势告诉我们,罢工需要公正独立媒体发声,需要社运团体串连援助、声明支持。如果支援网络积弱不振,台湾劳工永无天日。

罢工要到总统府陈情,我们每个人应该加入游行,怒吼要政府别再装瞎违法。是劳工统治台湾,还是财团统治台湾,民进党政府必须向人民交代。

《思想坦克》长荣罢工:资方专政劫余的废墟经济

不要忘记每个劳工都是消费者,消费就是权力。团结群众告诉长荣,八大诉求你不听,万人八年不搭长荣。

他们曾经争取,曾经得到,现已失去,更多人正在重新争取。台湾已没有现成可捡,只有通过罢工,行于火中,淬炼出新的共同体。

长荣罢工空服员正走在火中,你可以给她一杯水救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