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池厂“泄毒”引恐慌 仁嘉隆居民忧污染环境促迁走

2020-07-25  阅读 167 次

电池厂“泄毒”引恐慌 仁嘉隆居民忧污染环境促迁走 烟囱内部排气管之前有破漏,厂方已修复和换成铁质管。

仁嘉隆“毒祸”频传,继洋垃圾问题后,如今有电池制造厂被指污染环境,居民担心会慢性中毒忧心不已,促该厂迁离。

据了解,该工厂设在甘榜区,与新村仅约1公里之距,瓜冷环保行动协会揭发该厂疑在排污时有漏洞,疑是毒性“第二毒”的铅水和废气造成环境污染,居民声称健康和农作地大受影响。


无论如何,被指“排毒”的工厂并没有逃避责任,厂方代表今早在和居民举办的一场对话会解释该厂运作,但出席的逾50名居民皆不认同,要该厂迁出仁嘉隆。

电池厂“泄毒”引恐慌 仁嘉隆居民忧污染环境促迁走 靠近工厂的沟渠疑是受到污染,一片污浊。电池厂“泄毒”引恐慌 仁嘉隆居民忧污染环境促迁走 隔一条马路的沟渠生满藻类,甚至有小鱼游。

居民频咳嗽发烧感冒

居民说,不少居民咳嗽难止、呼吸困难以及发烧感冒,此外,当地方圆两公里内有五六间学校,逾4000名学生,而从开学至今有学生轮流请假,上课率大降。

居民也怀疑,当地农作地也受到污染,毗邻的油棕树枯萎或无法生长相信都和该厂息息相关。

出席话会的包括瓜冷环保行动协会主席陈贞兴、瓜冷县议会、村委会、县土地局、昔江港州选区协调官诺芝尼占等人。


此外,居民也不满环境局未派代表出席对话会。

电池厂“泄毒”引恐慌 仁嘉隆居民忧污染环境促迁走 逾50名居民出席对话会,抨击环境局批准高风险工厂在甘榜区设立。

陈贞兴:极度酸性含超标铅

毒废水污染地下水泥土

瓜冷环保行动协会主席陈贞兴说,苏柯比路(Jalan Sukepi)于去年11月,被发现含有极度酸性和含超标铅污水,居民私下检测发现,工厂附近受影响的大沟渠,至少3公里的沟水已成酸性pH 3至4度,因此马上向环境局投报。

他说,环境局调查后,工厂曾关闭两个星期,不过环境局不愿透露其他详细的处罚内容,例如多少罚款及厂家是否会被控上法庭等。

他说,居民也发现,工厂后面有废水出水口,排放不合规定的含铅废水,工厂左右和后面都没有排水系统,导致工厂的有毒废水直接排到附近土地,估计地下水和泥土全被被污染了。

他说,后来该厂重开,居民以为废水排放已经符合标准,但2月17日采样检测,再次发现工厂的废水含铅量依然超标,酸硷度也有pH2至3度。

更让居民惊讶的是,工厂后面石灰篱笆下方,有好几处的石灰相信已经被腐蚀,含铅污水从漏洞流出。

电池厂“泄毒”引恐慌 仁嘉隆居民忧污染环境促迁走 根据污水检测,沟渠的水质酸性度超标,达Ph3至4度。

铅粉尘需严谨处理

根据环保协会调查,这家工厂规模很大,一个月会热熔200至300吨铅块,也会把铅块加工成约30微米粉状,这些铅粉尘都需要严谨处理,避免铅粉尘污染空气。

据了解,铅属于重金属,在化学物质中是排名第二毒的剧毒,不只对发育中的小孩脑部伤害很大,孕妇也会影响胎儿,更甚的是铅会累积在体内,成为慢性剧毒,对肝肾功能影响巨大,也有患癌隐忧。

瓜冷县会:安全不达标

工厂营业执照吊销

瓜冷县议会基于该厂的安全措施依然不达标,上周五(17日)正式吊销该厂的营业执照。

县议会代表示当局暂时不会解冻执照,除非得到环境局的“绿灯”,才会重新发出执照。

无论如何,居民对县议会的回应表达抗议,声称无论是有心或是无意,该厂确实出现纰漏,而且已经造成环境污染,该厂不可以再继续运作,必须撤出仁嘉隆。

居民挞伐环境局

会上,居民也挞伐环境局竟然批准“高风险”工业设立在甘榜区,强调该区顶多只能允许中小型工业入驻,并撂下狠话,如果当局无法确认安全,将来发生任何事故,包括类似巴西古当污染事件或更严重事故,就必须负上全责。

电池厂“泄毒”引恐慌 仁嘉隆居民忧污染环境促迁走 被指污染环境的工厂派出4名代表出席对话会,惟居民不认同厂方的解释。

厂方:非刻意忽视排污破漏

发现问题即寻策解决

电池制造厂工程师阿兹米汇报时说,该厂承认从去年11月开始至今,多次出现预料不到的排污破漏事件,包括排水和排气,但厂方发现问题后已马上采取长短期方案应对问题。

“厂方并非刻意忽视问题,而是一时难以察觉,如今甚至已经成立委员会展开长短期解决方案,成员包括环境局代表和专业顾问。

电池厂“泄毒”引恐慌 仁嘉隆居民忧污染环境促迁走 阿兹米:厂方成立委员会展开长短期解决方案。

料火患后引起破漏

“工厂也设立一个自动过滤闸,一旦污水含铅指数超标时,闸门便会自动关闭,防止污水排出。

他说,工厂是于2011年兴建,2014年开始运作,一切设备皆符合标准,不过2017年曾发生火灾,相信泄漏事件便是这场火灾带来的手尾,全是无心之失。

他说,该厂有过滤污水和废气的系统,但是依然发生泄漏事件,调查过后,发现是地下排污道出现破漏。厂方调查这些破漏位置后马上挖开石泥,展开排污道维修工作,同时也把流出沟渠的污水全部吸走,避免污染下游地区。

他说,该厂也发现排气管破漏,马上换去更加坚固的铁制排气管。

阿兹米也感谢环保协会的监督,让该厂马上发现问题及采取应对措施,这也是对该厂的一项警惕,未来会更全面和留意相关问题。

避免成巴西古当2.0 ——瓜冷环保行动协会成●李志光

工厂已亲口承认出现疏忽,当局必须果敢对付,避免仁嘉隆成为巴西古当2.0,这些泄毒事件非常严重,厂方必须负上责任。

而且,这里是甘榜区,这种工业为何可以在甘榜区运作?

发执照单位须负责 ——居民●黄淑华(56岁)

我的家靠近工厂,该工厂似乎没有做足安全措施,连最基本分开住宅和工厂的沟渠也没有,导致一旦污水排出,便直接流入附近地段。

当局当初是以什幺标准发出执照?一旦发生事故,发出执照的单位须为典当整村人的安全负上全责。

咳嗽不止花2万医治 ——居民●陈芳玲(37岁)

年初至今,我和孩子们咳嗽一直不能好,前后花了2万令吉医药费,孩子的学校上两周甚至出现一班20多名学生集体缺课事件,因为大家都生病了。

我的两名孩子,分别是只有11岁的女儿和7岁的儿子,从新学年开始至今才短短3个月,缺课天数已经高达20多天,因为不断伤风、感冒、发烧与咳嗽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