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良享 A股未脱牛市二期

2020-07-24  阅读 374 次

王良享 A股未脱牛市二期

过去一周内,中国有3个重要公布,都对内地股市起了提振的作用。首先,中央政治局宣布,于10月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俗称「四中全会」;其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9月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指出,要「及时运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工具」,落实降低实际利率水平措施,及后人民银行于上周五宣布全面降準0.5%,并对城商行额外降準1%;最后,中美双方于9月5日发布声明,将于10月初在华盛顿重啓面对面谈判,而工作层将于9月中旬展开磋商,为此次谈判做好充分準备。一周下来,沪深300指数上升了5%,至4个半月高位的3970点。

美数据弱减息难免

另一方面,美国连续报出了偏弱的消费信心与製造业採购经理指数,令美国减息的压力愈来愈大,提高环球股市的风险溢价,也令人民币滙价从11年半的低位反弹至7.11,整体上也支持中国A股价格。8月份美国非农职位增长录得13万个的3个月低位,亦是4年来8月份最低水平,虽然工资增长较高及参与率回升0.2个百分点至63.2%,最终失业率亦会因找工作的人多了而职位少了而渐次回升,令美国联储局不得不在9月减息后再减多一至两次。

其实自从2008年环球金融海啸至今,各大国经济都少不了政府的「支持」。美国在2009年开始实施量宽,至2017年底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减税方案接力;欧洲央行于2011年希腊出事之后初期只作沖销式买债,托高信贷市场,最终亦不得不在2014年6月开始实施负利率,继而在2015年参加QE大军;日本于2013年实行「安倍经济学」,由央行实施量化与质化的资产购买计划,甚至包括「交易所上市基金」。金融海啸11年后的今天,德国经济出现负增长,日本的消费物价指数只上升0.6%,特朗普冒国债余额比国内生产总值还大之险减税,国内生产总值只在2014年反弹至5.5%,却是昙花一现,今年内预计GDP增长2.2%,只回到2007年时水平。

内地有空间政策刺激

大家可有注意到,中国今年内众政要对中国经济的说法,都是要有「忧患意识」,与美国联储局及特朗普不停夸夸其词唱好美国经济,可说是南辕北辙。亦因为这个忧患意识,令笔者今年初特别看好年内A股表现,因为中国才是政府有能力及有意愿以政策支持经济的少数国家之一。中国的能力来自中央政府财政的稳健,中国国债佔GDP水平只是37.4%,近年地方政府债务亦去芜存菁,中国有大量空间作财政刺激;另一方面,中国是少有几个实质利率仍属正值的大国,必要时仍有减息空间。中国的意愿是力保经济较高增长,以成就小康社会后的经济架构转型,跻身科技及服贸大国之列。

持续出招抵御贸战

中国企业在过去20年间崛起,藉着人口与政策红利壮大,但在过去5年内却受到工资上升、货币政策收紧及中美贸易战的困扰,步入整固期。国家政策其实针对过分扩张与收缩作出不少「逆周期措施」,包括2013年开始不鼓励买人民币作套息、至2015年8月带动人民币贬值;2015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调整槓桿,加快淘汰「殭尸企业」,有效化解过剩产能;2018年开始加大财政刺激,减税降费,6次调低存準率共4个百分点,2019年中美贸易战白热化时,中国于4月份调低增值税1至3个百分点、5月份调低社保费至16%及以下、7月份再作普惠性减费,再配合刚宣布的全面降準释放9000亿元人民币资金,中国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交替出击,将贸易战的杀伤力减至最低。

去年1月底,美国开始对太阳能板及洗衣机开徵关税,沪深300指数从4403.34点的两年半高位开始下调,最低于今年初见2935.83点,跌幅达33%。中国A股今年1月见底时,亦就是人民银行全面降準至13.5%后,沪深300指数之后最高反弹至4126点,升幅达40.5%,进入牛市二期。5月初中美贸易谈判中断,沪深300下调幅度为14%,认真来说未真正脱离牛市二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