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赚大钱诱投资‧贩卖机集团骗千万

2020-06-05  阅读 492 次

3年赚大钱诱投资‧贩卖机集团骗千万(吉隆坡)民联国会议员揭露,数家疑似来自同一集团的自动贩卖机公司涉及欺诈,以推销各式自动贩卖机为饵,及承诺3年内可获取丰厚回馈,利诱消费者投资。有消费者受误导上当,以致血本无归,损失数额超过1500万令吉。3位民联国会议员,即武吉免登区的方贵伦、泗岩末区的林立迎及雪州格拉纳再也区的罗国本,成功集合部份受害者,于今日(週四,6月11日)召开联合记者会,告发不法集团的行径。3人声称,这些自动贩卖机公司是在2007年开始活跃。根据统计,隆市受害人数超过400人,被骗金额超过500万令吉。他们推测,集合全国各地的受骗案例,金额应超过1500万令吉。回馈低补偿差额初时,受害者皆受邀出席公司的汇报会,以了解投资回馈的运作。公司则会建议消费者投资一笔金额,购买各式自动贩卖机,如饮水贩卖机、手机预付加额卡贩卖机等,然后公司会将贩卖机安置在人潮较多的地点,如轻快铁站、学校及医院等,贩卖机所得的盈利皆归消费者所有。公司也承诺,消费者一定会在3年内获取丰厚的回馈,如果回馈低于投资金额,公司愿意作出差额的赔偿。受害者见对方愿意附上合同签约保障,因此信以为真,纷纷付出1万至10万吉的投资金额,有者以现金付款或用信用卡还帐,大家希望可在短期内获利。可是,问题就在付帐后接二连三发生。有的是迟迟末取得贩卖机、有的是拿到贩卖机不久就故障,或是架设在人潮不多的地点,回扣性不高。背负大笔卡债消费者因此向公司投诉,追讨贩卖机、要求维修及搬迁等,结果公司管理层诸多藉口,最后不再接电话,有的甚至关门大吉避开追问。如今,受害者不但投资失败,也背负大笔卡债,银行定时向他们追讨债务,有者甚至被控上法庭。受害者有感遭到欺诈,已各自向警方报案,但未有结果。因而大伙集体向国会议员投诉,要求援助。有信用卡才能参与根据分析,受害者大都是中年且接近退休的族群,分布在孟沙、珍珠白沙罗镇等地区。另外,参与计划者一定要有信用卡,即便不能付现金,也可以用信用卡过账。64岁的杨振美指出,他是在2006年出席公司的汇报会后,深信此项投资可作退休金,因此以信用卡分期付款的方式,赔上2万7000令吉。“公司先是把贩卖机安置在中央医院,刚开始还有300多令吉的收入,不久机器就坏了,我要求公司维修,但修了几次都不好,写信投诉他们也不理,之后电话也不接,最后公司就关门了,我再也找不到他们。”来自孟沙的维尼斯与丈夫共刷了4张信用卡,以2万1000令吉向公司卖下贩卖机。初期,公司答应让她先支付30%的款项,结果两週后却改口说,未付清款项,贩卖机就不能操作。维尼斯进而怀疑这间公司存有欺诈成份,并决定不参与这项投资计划,要求退款。公司也答应在两週后还钱,但日复一日,公司根本不愿赔偿。“不久后,丈夫和我先后发生严重车祸,急需一笔钱应急,但却被银行追讨卡债,甚至要提控我。投资目的只是要赚取孩子的教育费,结果却是血本无归,且满身债。”一些受害者曾自行向政府部门投诉,他们先是向马来西亚消费人联合会(FOMCA)、贸消部、政党高层,甚至到警局报案,但这些部门都未採取行动,反而互相推卸责任。另一受害者拉锡声称,他因为欠下1万3000令吉的卡债,曾向国家银行咨询详情及向上诉部门求助,但对方回应说,这是他投资错误自食其果,让他对政府部门非常失望。国会议员的话手法相似疑同集团方贵伦指出,这数家公司的行骗手法略似相同,相信是来自同一个集团。他们的行径已构成欺诈。“国会将在下週复会,到时我会要求内政部及财政部针对此事作出调查,并立刻採取行动。希望受害者儘快组成委员会,派出代表与我们到国会,向有关部门作出诉求。”诉讼难起作用林立迎指出,他获悉一些受害者自聘律师起诉有关公司管理层,且获得胜诉。但碍于对方是私人有限公司,若採取法律诉讼,对方可选择倒闭收盘,到时受害者就无法追回赔偿。也是律师的他解释,私人有公司的董事可以获得法律保障,因此诉讼的结果对管理层或董事无效。“其实,这些公司的行径可称上商业刑事,警方可以刑事法典402条文提控这些涉及欺诈的董事或代理人。只要警方採取逮捕行动,就能协助受害者追讨损失。”质疑警方没行动罗国本表示,2007年初期就有受害者向警方报案,他质疑警方当时为何未及时採取行动,反而还让这些贩卖机公司在这两年里继续行骗?他希望一些律师可自愿提供法律援助,协助受害者追讨赔偿。‧2009.06.1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