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鸡排店可以只卖鸡排,但书店不能专心卖书

2020-06-15  阅读 562 次

今天下午,文化部就要举办第三场出版产业系列座谈,主题为「独立书店的理想与实践」。看到这个题目,我的脑袋里面跑出两个画面,一是投影萤幕上一定有拍的很漂亮的书店照片,二是现场会有人指导独立书店应该如何经营、突破困境。前者用来引导媒体就「实践梦想」下新闻标题,后者则是对这些书店从业人员下指导棋,表示文化部已释出关心;但独立书店最想要通过的「图书统一定价(批价)制」这档事儿,绝对不会有结论。

那要是官员在会议上表示「图书统一定价(批价)制」确定会过呢?

啊就拍拍手表示支持啊啊啊啊!不然还能怎幺办?

好啦,回到正题。昨天晚上和独立书店朋友们谈天,提到一直以来都有许多人建议他们要多角化经营,把书籍当作核心,然后去发展其他如饮品、课程、纪念品等外部效益,才有办法可以好好生存。有朋友当下回应:「为什幺卖书要玩那幺多花样?我家附近好几家鸡排摊,都活得好好的,品项才几样,也没看他们『买鸡排送红茶』、『开鸡排学程』、『新鸡排打七九折』,或是举办『回头鸡排展』,那为什幺卖书就什幺都要做?」

老实说,不是只有「独立书店」遭遇这样的景况,就连「大型通路」或是「连锁通路」也不能专心卖书了。难道每间书店都必须变成大型卖场,什幺都卖什幺都不奇怪吗?

我们身处在一个讚扬「达人」的社会:每次便利商店要推出新的微波食物,就要从日本找来大师来站台。此外,不管是什幺食物广告,十之八九都要强调为了某些师傅为了製作一个简单的食物(或是寻找某一食材),而甘愿历尽千辛万苦的「达人态度」。

如果专心一志的达人受到肯定,那为什幺书店不可以专心卖书,非得兼卖咖啡、纪念品和课程才能生存?为什幺经营书店的业主,会变成一开口说出职业就十分害羞,动不动就要听一些从未经营书店的他者下指导棋?为什幺没有人过问这些书店业者的专业是什幺?我们是否真的在乎他们的专业,还是其实我们也仅是贪图他们身为商店这个载体(能够让我们买书、卖书),而不是他们的选书专业?

仔细想想,其实我们很需要各个书店达人的选书专业啊。

与其自己找个半死,不如直接和书店老闆讨论,告诉他们自己的需求,例如「我现在失恋了可以推荐我读一本哭到灵魂出窍的书吗?」或是「我很恨一个人,所以我要变成一个让他看了会后悔的名模,可以推荐我可以减肥又能养生又能够把我的心情整个焕然一新的书吗?」我想,他们一定可以直接推荐你一本地雷度很低的书啊啊啊!

除了个人需求,全台湾有那幺多间学校或社区的图书馆,既然每年这些单位都要添购新书,负责的人员有没有办法与「邻近书店」(不管是独立书店或是传统书局或是大型通路)合作,委託他们来为图书馆开立荐购单或是适合该社区、环境的书单,每年定期更新图书?每个学校的导师,能不能请求附近书店支援,为班级建立一个很酷又很棒的班级书柜,并定期更新呢?

提到学校,在《书店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