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的电玩产业月誌】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大逃杀类游戏

2020-06-12  阅读 511 次

【Chris的电玩产业月誌】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大逃杀类游戏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听到这句话,许多玩家应该就知道今天要讨论的主题是什幺了。根据 巴哈姆特报导 ,《绝地求生》自开放抢先体验至今已突破七项金氏世界纪录:

另外在今年八月,数据观测网站 Gamoloco 统计大逃杀类型游戏《绝地求生》在 Twitch 观看时数首度超越《英雄联盟》,而且还是近三年来,首次有其他游戏在没举办大型电竞赛事下能超越《英雄联盟》。 根据 Yahoo 奇摩电竞报导 :

不仅如此, 吃鸡游戏甚至还帮了中国网路巨人腾讯一把 ,其旗下王牌级手游《光荣使命》在 11/21 开放测试,立刻就让其股价冲到 436 港元,市值超越 Facebook 达到 5,285.93 亿美元高位登上了全球公司第五大宝座;后来腾讯也很霸气,直接买下了《绝地求生》中国区营运权。

为什幺要叫「吃鸡」?

在吃鸡这名词开始流行之前,中文玩家大多以着名电影《大逃杀》称呼这种游戏类型,原因无他,大逃杀就是一部述说青少年在荒岛上互相残杀至一人的电影。但为什幺后来要叫吃鸡呢?当《绝地求生》一场游戏结束后,在英文版中会以一句俗谚「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恭喜获胜玩家;后来中文版就把这句话很俗够有力得翻成「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Chris的电玩产业月誌】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大逃杀类游戏

你如果在 Google 搜寻「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这句话的来源,有很多中文网站会告诉你,这是来自拉斯维加斯的俗谚,因为赌场都有卖一套 1.79 美元的鸡肉套餐,而一场赌局的最低报酬是 2 美元,所以赢一次就能果腹一餐。电影《决胜 21 点》也有一个角色把这句话当作了口头禅。

不过这句话的来源也有其他说法:有人分析并非出自拉斯维加斯,而是源于 1929 年至 1933 年的大萧条时代,当时美国赌徒们因为太穷了,多半玩没有钱的赌博,但如果真要赌钱,就意味获胜时可以吃到鸡肉了,而且这句话在 20 世纪五零年代的美国南方基督教社区里就已非常流行。另外澳洲也有用「Chicken Dinner」来代替「Winner」的用法。但不管如何,「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这句话确实跟赌博、游戏有十分深厚的渊源。

「战到最后一人」为什幺会红?

跟《英雄联盟》与 MOBA 类游戏崛起的过程类似,吃鸡游戏的原型 Last man standing 玩法很早就出现在各式各样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里了,但真正把这种玩法发扬光大的起源作品要属《Minecraft》。2012 年随着饥饿游戏电影走红,Minecraft 也发布了一款饥饿游戏 MOD,把 Last man standing 玩法进一步融入生存要素,每局游戏地图中心都会设置丰富的装备箱,玩家可以试图接近装备箱争夺丰沛资源,或是搜集散布在各处的物品用来捉对厮杀,直至最后一人。

【Chris的电玩产业月誌】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大逃杀类游戏
顺带一题,《大逃杀》也因相同题材《饥饿游戏》在 2012 年登陆美国,游戏风潮也是此时兴起的。

在 Minecraft 饥饿游戏 MOD 走红后,有个人也把这种玩法做成《ARMA 2 DayZ》的模组并大受好评,他就是现任《绝地求生》首席设计师 Brendan Green。在 ARMA 2 DayZ 之后,Brendan Green 也转战过《ARMA 3》、《H1Z1》投入大逃杀类型地图的开发工作。

而在《H1Z1》之后,Brendan Green 决意加入韩国游戏公司 Bluehole 担任创意总监,做出一款他心目中接近完美的「终极大逃杀」。作为一个独立开发者,Brendan Green 之前在《ARMA 3》、《H1Z1》时期一直为设置武器、装备等游戏平衡部分所困扰,但因为 Bluehole 有着多年开发 MMO 的经验,让他们可以协助 Brendan Green 透过计算找出游戏平衡的分配模式,不会过度惩罚找不到武器的玩家,而且让玩家的战斗决策得以更加多元。

而大逃杀类游戏会走红,很大一部份也要归功于直播的推波助澜。熟悉 Twitch 生态的玩家应该知道,《ARMA 2 DayZ》、《H1Z1》都算是 Twitch 上颇受欢迎的游戏。Brendan Green 本人也在访谈中特别感谢过有 186 万追随者的 Twitch 直播主 Lirik,正是 Lirik 不离不弃一直玩 Brendan Green 製作的游戏并吸引了其他直播主一起投入,大逃杀类游戏才会有今天的成绩。

红到连中共都得出手管制
【Chris的电玩产业月誌】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大逃杀类游戏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刻苦训练 磨砺成才」、「百折不挠 气壮山河 继往开来 奋勇前进」看到不要怀疑,这种就连现在在军营看到都嫌八股的标语,正飘扬在网易《荒野行动》的游戏中。算是中国半官方单位的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日前代替广电总局发布了一项消息:

讲白话一点:吃鸡游戏太暴力、太不和谐啦!你们做游戏的想办法管制管制!

但在中国大逃杀类型游戏热度已超过了 MOBA,翻开中国区 App store 排行榜前三名,皆是吃鸡手游。对厂商来说,钱不能不转啊!只好从游戏内容下手了。 根据 Pingwest 的报导 ,原本捉对厮杀的玩家,这下成了维和部队参与演习的训练兵。大红的标语在游戏中挂得到处都是,游戏厂商也在不断发送为中国军队加油的口号,以符合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习惯与道德规範」。

吃鸡若要取代 MOBA 成电竞主流,还有一段路得走

在媒体访谈中 Brendan Green 本人曾表示:《绝地求生》的目标就是打破《英雄联盟》!

事实上,《绝地求生》首届锦标赛事在今年八月就于德国科隆游戏展上登场了。如果《绝地求生》要超越《英雄联盟》的高位,那幺积极投入电竞市场,举办赛事就成了条非走不可的路。

【Chris的电玩产业月誌】大吉大利,晚上吃鸡:大逃杀类游戏
「生存」才是吃鸡游戏首要之处

但不可否认的是,以《绝地求生》为首的吃鸡游戏若要电竞化,就必须克服几项难关。先撇开营运部份,只看游戏内容的话,你往往看到《绝地求生》高手最擅长的战法就是「龟」。跟《英雄联盟》、《星海争霸》或甚至是《快打旋风》都不同,《绝地求生》本质上是求生而非对战,战斗的操作技术固然重要,但胜负往往更讲究于如何隐藏身影、搜敌、规划前进路线等环节。同时比赛积分也除了获胜、击杀数外,也看重生存率、倖存时间等生存要素。

这固然让《绝地求生》产生了独特趣味,但对作为电竞项目特别是观众而言,那种针锋相对,你来我往的观看刺激度可能就不如其他着重对战性的游戏了。如果无法找到提升比赛刺激度的有效手段,那幺吃鸡游戏就得想尽办法,重新改变电竞观众的重口味习惯了。

第二个问题也直接跟电竞观众有关,那就是「视角问题」。在 另一篇 Yahoo 奇摩电竞的报导 中提到,八月《绝地求生》首届锦标赛事上,在转播方面却主要以追蹤大地图中的所有选手以及空投物资为主,未能有效的带到对战画面,其中也出现不少枪战途中却被转移视角的问题。《绝地求生》的游戏地图太大了,不像《英雄联盟》、《星海争霸》比较容易预估交战发生区域,自然再让直播影片的精彩程度打了些折扣。

但不可否认,吃鸡游戏惊人的成长速度,已成今年游戏界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上诉电竞化的几个难关也不是不能克服,不过在台湾吃鸡游戏走红的程度就不若其他地区了,最近比较大的消息就是台湾实况主 Xargon 以 AHQ 名义参战中国《绝地求生》赛事。或许台湾电竞圈试着进一步投入《绝地求生》的时候到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