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路》 是修行、是沈澱、是祈福

2020-06-11  阅读 978 次

《遍路》 是修行、是沈澱、是祈福

第一次知道「遍路」,是读了松本清张名作《砂之器》。书中父子因为麻疯病饱受世间歧视,父亲因而带着儿子穿上白衣戴上斗笠「遍路」了起来。对那个时代、那对父子而言,是一场捨弃自己的名字、告别亲友、边乞讨边流浪最后病死路边或深山,与世诀别的旅行。很多年以后,每每想起,还是觉得这样赎罪方式未免过于悲伤沉重。

再次遇见「遍路」,则是读了《遍路:1200公里四国徒步记》。这是一本宛如「公路电影」的行旅记,但却不是豪迈颓废、放蕩不羁的,而是温柔坚定、轻快飞扬的。

作者小欧因为一部讲述遍路的日剧,触动了她多年来想寻找一种方式,来给每天庸碌活着的自己一些人生的提示。于是乖乖牌女生最后毅然地踏上一千两百公里的遍路古道,出门找人生意义!

而在小欧的字里行间里,遍路变了,它不再是赎罪的仪式,而是每踏一步便对自己更肯定一些的坚定礼。虽然不是亲身走过,随着文字的推展,「这条路会让你见识脆弱、体验虚无,而它也会肯定你的信心,教你看清能耐。然后它会陪伴你,成为你的一部分,伴你步上真正的人生路。」钦佩她的体悟之余,也彷彿鼓舞了同属乖乖牌的自己。

再次阅读本书(再回到遍路道上),此刻脑海里响起约翰丹佛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遍路,不再是与世诀别的仪式,而是每每想起,世界上有条可以陪伴自己,令人安心的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