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2020-06-08  阅读 916 次

我要退休了。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我听别人说过,总有一天会有人告诉我们,你们打不了啦,你们不够好了。在球队里是多余人物,速度还那幺慢。当你还年轻,做着浮夸的梦,有着不断膨胀的野心时,听到这话无疑会很害怕。我反正永生难忘。

那幺,听到这话之后我怎样了呢?保持野心,设定目标,努力训练,留住梦想,制定计划,把自己推到极限,超越普通,超越期待。我的儿时英雄是Isaiah Thomas,每每想到他,我总会说,‘OK,我现在还远远比不上他呢,但假如未来五到十年内我每天都提升自己,为什幺不能达到他的水平呢?’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上帝给我的最棒的礼物,就是让我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充满热情地奋斗——想象自己在攀登阶梯,慢慢爬升接近自己心中的英雄。这样的癡迷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与她聊天,珍视她;与她战斗,也被她击垮。她应该是我在生涯里最该感激的人。

虽然比起篮球我更看重家人和孩子,但有了这位朋友,我才得以成为今天的自己。这种一刻不停的追逐教育了我,也挑战了我,她给了我一个无法替代的任务。我很感激,因为我懂得了关于自己和生活的珍贵道理。当然,我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我生涯取得的成功离不开无数人的帮助和指点,我无法一一点出他们的名字,但我还是想提及一些。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Don Nelson(注:前小牛队主教练兼总经理,其子Donnie Nelson与Nash在大学时期成为好友)一直坚持我要得分,当我倾向于传球时他就说:“你不投篮的时候真TM自私!”或者说:“假如你TM是个统治级球员,就去统治!”他要求我保持侵略性,这是我生涯里取得突破的拐点。

Mike D’Antoni改变了篮球,担得起这种名号的人可不多。难怪我在他手下打出了巅峰表现,他从不会管教过多,躲在传统规矩背后。他完全配得上一个冠军。

在我新秀时期,运球走过板凳席时Danny Ainge(注:前太阳总教练)总会坚定而骄傲地说:“去挑他!”这样的鼓励对于新秀的自信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我还记得我跟Dirk还默默无闻的时候。他经常在一起吃晚餐时对我说:‘我们两个犟脑袋如何在联盟里生存呀?’不管怎样,我们站住了脚,成就了一些东西。我们一起享受了那幺多胜利和美好的时光,但在我看来,最有意思的经历就是在生涯早期时,比赛结束后的深夜里我们一起玩HORSE投篮游戏和单挑的时候。Dirk和达拉斯最终夺得了冠军,我真的不能更为他们感到高兴了。

Michael Finley在巅峰时期两次进入全明星,那时候我和Dirk还是队里的菜鸟。在那之后Michael再也没进过全明星,但我们队在他的带领下从西区倒数走到了分区决赛。你知道那种无私有多幺珍贵吗?他是我真正的朋友和队友。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我从小就非常敬Jay Triano,他是加拿大国家队的明星后卫。在我高中时是他给我发出了邀请,在雪梨奥运会时他也是国家队总教练。他对篮球的热爱和比赛中的斗志是无双的,在他手下打球的乐趣太多了,能在奥运会代表加拿大出战也是我生涯最棒的经历,而这一切都要源于他的领导。

Rek对我生涯的影响也比任何人都大。他是我的理疗师,是我的共鸣板(注:指被用作试探意见之人),是我的伙伴,教练,大哥。一级棒。

Alvin Gentry执教出了一支非常棒的太阳,被人低估,但无比犀利。他在教练、朋友和教条主义之间找到了完美分界线,能为他效力是一种享受。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我的妹妹太棒了,一位手足所能拥有的仁慈和风度她都具备,她给我的支持是无限的。

我的弟弟跟我在每项运动上都互相竞争,从小我们在各项体育上都有偶像,我们也在不停竞争和比较,你永远也不会成为像我一样强的运动员的——但哥们儿,你已经很接近了。(注:Nash的妹妹乔安读大学时曾是女足校队队长,他的弟弟Martin是职业足球运动员,曾入选过加拿大男足。)

我的母亲也给了我莫大支持,在体育运动上她不断给我鼓励,虽然她个性强悍,给我了不少教训。不是所有妈妈都像她一样,我希望她能觉得我从来没有认为她给我的爱是理所当然的。

我的父亲也是足球运动员。小时候在家里后院,他总为我的独创动作鼓掌,他要我无私,从来没为我的进球惊讶,而是总说:“能看到队友从后方插上传球的视野不错。”或者是“你能投篮还传球的做法太无私了,我很骄傲。”我知道这是很难得的,我也很感激。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Jennie为我经营基金会已超过10年,她从来没有放弃我们的事业。我们从小就是好友,她的天赋是我如此信任她的原因。(注:Nash在2001年成立个人慈善基金会,帮助了很多弱势群体。)

我的高中教练,帮助我树立了对篮球的热爱,是他们开始塑造我的比赛,让我得以开启篮球生涯。

Ray也是我的高中教练,他还是我遇上的最好的教练之一。他让我懂得了纪律、专注、细节和準备。差不多在我高中毕业20年后,他还会发电邮批评我在对灰熊比赛的第四节第8分钟忘记卡位的错误。当我重看比赛的时候,才知道他没说错。细节啊。

Ken给了16岁的我与加拿大男篮合练的机会,就因为他觉得我有潜力。那四年之后的世锦赛里,我也成了他手下的先发控卫,这是我欠他的。

我在圣塔克拉拉大学的总教练一直鞭策我,他让我的精神更加坚强。那种强硬是我能克服无数困难的原因,他教会我永远不要放弃。

我的经纪人,也是我的大哥。他一直在给我支持。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人们是怎幺说那些有一双大手和矫健步伐的球员的?Amare Stoudemire两者兼备——是他让我在场上有时能化身艺术家。感谢你,大个子。

想到在太阳效力时期没能为凤凰城球迷带来他们应得的冠军,我就很心痛。是的,现在回过头看觉得我们的运气有点差,假如我多投进一个球,少一个失误,或者某个球传好点会怎样?但我一点也不后悔。球馆永远满座,地动山摇,那是我的人生之巅。谢谢,凤凰城。

当人们问我最喜欢的比赛或是时刻是什幺,我总是无法给出答案。所有的时刻都彙总成了一刻。我能想起的,总是那些好队友好朋友们。没什幺经历比我们一起打球的时光更珍贵了,这纔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凤凰城太阳的训练组总是提点我们的坏习惯,他们让我能顺利在场上继续打球,让我保持理智。哎,我们一起合作的经历多幺美妙!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当我签约湖人的时候,我有过雄心壮志。我想让这座城市燃起篮球之火,让球迷癫狂,所以我拒绝了条件更好的合约,想要在生涯末期冒点风险,说不定能获得更大收穫。但在湖人生涯的第二场比赛,我就受了腿伤,一切都不再一样了。

去年春天,当我回到球场时,斯台普斯中心的球迷都起立为我欢呼。那是我的黑暗时期,但球迷慷慨的爱是我在那段时间的最美好回忆之一。在网上有很多我的负面消息,但在现实中我遇到的人总是给我支持和爱。湖人很有风度,管理层和教练组给我了坚定不移的支持。

全世界的球迷在我的生涯中都给我了无数支持,真是难以置信。从小我日复一日的投篮,从来没想过会得到这幺多的支持和爱,这也是我动力的来源,谢谢大家。

我的女友在艰难时刻一直坚守在我身边,我知道自己的情况也让她备受煎熬,但假如没有她,我现在仍会在黑暗中摸索。

Nash退休自述-篮球不再

我想自己可能永远不会再打篮球了。这种痛苦和甜蜜交织的感觉让我现在就开始怀念,但我已经开始为未来将要学习的新事物感到兴奋了。这封信送给关注过我生涯的所有人,给那些仍对未来感到迷茫,不知自己立足之地的孩子们。

当我想到我的生涯,脑海中总会浮现那个拿着球,爱上球的孩子。他仍然存活在我的心里,他主导着我的故事。

最后,Laura、Bella和Matteo(Nash的两女一子),你们才是我的宇宙中心,未来我所有的重心都会放在你们身上,我想,没什幺会比这个挑战更令人兴奋,能让我收穫更多回报的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