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张图睇中国社会信用评分系统

2020-08-11  阅读 256 次

最近,中国社会信用评分系统上了挪威媒体的头条,这系统将于2020年全面实施,对香港有没有影响? 我们不妨用 5张图了解一下这社会信用评分。

图1:中国社会信用评分系统是甚麽?

社会信用系统为每个公民的社会信用评分,高分有奖低分要罚,中国政府说系统是要「树立诚信文化理念」。

图2:怎样计分? 如何得高/低分? 低分的惩罚

据中国国务院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反映社会信用的行为主要分3类:

•       和传统信用有关的商业行为(Traditional input):如是否如期付税

•       社会行为(Social input):如是否参予公益

•       网上言行(online input):如是否散播不可信的消息和言论、网上购物习惯

上图用投入和产出概念说明行为(投入)与分数并奖罚(产出)的关係。

图3:惩罚信用低分的例子

图4:「芝麻信用」– 有参考价值的私营企业的「社会信用」系统

中国目前有8间私营企业为客户的「社会信用」评分,阿里巴巴是其中一间,中国政府一定会参考他们的演算法来制订将来的社会信用系统。阿里巴巴有400万用户,是世界上最大的网购平台,旗下蚂蚁金服「芝麻信用」用客户资料库和5个评分维度为每个客户的「社会信用」评分。「芝麻信用」不透露其信用评分如何计算,只说是个「複杂的演算法」,并拒绝接受BBC採访;更称「每天玩10小时电子游戏的,可视为无所事事的人,那些经常购买纸尿片的,可被视作是父母,这类人会更有责任感。」评分随意主观和不可测,效度和信度都站不住脚。

图5:江苏省睢宁县  - 官方的先行者......

虽然2020年才全面实施,但已有地方政府试行施行:江苏省睢宁县 2010 年试行「社会信用制度」,以 1,000 分为基本分,此外, 重庆市政府已将系统纳入了各区县的目标考核。

活在panopticon(环形监狱)?

中国社会信用系统,用分数决定是否「可信」,不单严重不公地限制和剥夺人民的生活权,大数据涵盖政治立场、犯罪纪录、交友圈、购物习惯等资讯,侵犯个人私隐,系统将成为中国全面监控公民思想与行为的工具;但更严重的是,系统令人民自我审查和彼此监控,扭曲人性。

为免低分,人们会对自己的言行自我审查,这正正是法国哲学家傅柯(Michel Foucault)提出的panopticon自我纪律的社会理论  - panopticon是一个环形监狱,周围有一个中心井,狱卒可随时监察囚犯,久而久之,无论有没有狱卒在中心井监察,囚犯也会自我修正行为 ;panopticon象徵一个政府无须出手,被管治的人民也会自动自觉自我纪律的社会。

不过,社会信用更可怕的,是人们为免株连,会unfriend 低分的朋友家人 ,甚至举报朋友家人的「低分」行为, 成为一个彼此监控的社会。

社会信用系统将令这些文革歪风重现。当年,共产党手上也有每个人的档案,2020当信用系统全面运作时,高科技和大数据令中国政府更如虎添翼,每个公民的一举一动无所遁形,他们的档案会更厚。但历史会重演吗?

「芝麻信用」鼓励用户向朋友炫耀自己的信用分数,而百合网  - 有9千万用户的中国最大婚恋联谊网,和芝麻信用合作,让信用分数高的用户出现在显眼的版面,也有越来越多用户在约会档案中标示其信用分数。对于洩露属于个人隐私的信用分数,看来他们不单不在意,反而炫耀,他们对信用分数正面的态度,令人难以乐观。

但这社会信用系统远在中国,和香港何干?

香港的中资企业也有「高分和低分」名单吗?

近年,共产党的党委和纪委进驻在香港上市的国企,据《南华早报》最少有19家,包括鞍钢、建设银行及中石化等,在营运、人事及发展策略上,这些党委有权向董事会提供意见。 这发展不由人怀疑,党委和纪委会否要求企业主管呈交一份政治光谱偏黄,甚至不够红的「低分」员工名单?要裁员,在「低分」名单找?要晋升员工,在「高分」名单找?还有,党委进驻会延伸至中资企业吗?

如果有一天党委进驻中资企业成为事实,随着在港的国企及中资企业日渐强大,员工日增,为保饭碗,那幺,员工会出现panopticon的自我纪律,特别在社交媒体吗?香港将是甚麽光景?

说到底,中国这社会信用系统本末倒置,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所以,有评分权的,不是政府,是人民 ;人民给中国政府信用评分才对!

附:共产党的党委进驻工商银行(1398,在香港上市的国企)

工商银行(1398)在2017年通过的公司章程修订,便加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