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减成本又怕被取缔 90%罗里冒险超载

2020-08-05  阅读 112 次

要减成本又怕被取缔 90%罗里冒险超载
报道/摄影:郑德伟

要减成本又怕被取缔 90%罗里冒险超载

几乎90%的罗里业者曾超载。营运成本日益倍增运输费却没调整,90%的罗里运输业者冒险超载,由于担心被取缔,业者促请政府重新检讨罗里运载顶限。

基于政府不允许调整运输费,罗里运输业者为了赚更多,只能让罗里司机冒着随时被执法人员扣捕的风险下超载,赚取更多收入,否则将入不敷出。

多次争取调高顶限

《》向罗里运输业者了解情况,获悉业者十多年来多次向陆路交通局及交通部申请及争取调高罗里运载顶限,惟都不受理,同业们无奈继续超载。

他们表示,运输业大部分是以重量来计算运费,若重量不大却数量较多,则以车程来计算。

业者坦言,既然无法从量(运输费)取得收支平衡,就从质(超载)着手,然而违法超载让司机面对执法人员扣捕,最终业者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业者透露,不法集团雇用“狗仔队”来跟踪执法人员,就是罗里司机为了躲避执法人员的产物,随着陆路交通局及警方联手展开“铲除探子特别行动”,让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正视罗里超载问题,并探讨调高运载顶限。

要减成本又怕被取缔 90%罗里冒险超载

由于载着数十吨的货物,一旦发生车祸经常酿成人命伤亡,罗里超载成为执法单位及市民关注的课题。

森美兰罗里公会署理会长·石金源

没充分利用载货空间

罗里运载顶限提高的课题,从时任交通部长敦林良实、丹斯里陈广才,到拿督斯里廖中莱,谈了十余年都没有下文,让同业感到气馁。

现在的罗里配备符合欧洲的标准,而且配上碟式刹车器及气压煞车器,加上每半年到电脑验车中心检验,安全极有保障,因此现在检讨吨数是理所当然。

现在业者面对的问题是,拥有100%载货空间的罗里,却只能用50%的空间及能力载货。

同业们的成本提高幅度非常大,轮胎、罗里维修费、零件、过路费等一直调涨,业者有意调高运输费却被政府阻止,更被冠上垄断的罪名;若运载吨数不提高,司机及业者将无法支撑,因此超载成为唯一解决方法。

超载情况确实存在,一些罗里超载100%,可能承载量20至30吨的罗里,却载了60吨的货物,为了找吃而没办法。

没有人愿意做犯法的事宜,只要政府提高运载吨数,司机宁愿每年缴交较贵的执照申请费,也不要面对超载引发的各种问题。

要减成本又怕被取缔 90%罗里冒险超载

政府有意调高罗里运载顶限。

森美兰罗里公会理事·石传霖

载25吨沙石不成问题

政府基于道路和桥的素质,透过各部门如道路安全局、工程局、陆路交通局、交通部,以各种理由拒绝罗里业提出调高运载顶限。

载沙石的罗里,根据规定只能载15吨重量的货物而已,但根据罗里的轮胎承受程度,一般上运载25吨不成问题。

一般罗里的执照是5吨,空车的重量已将近4吨,这意味着该罗里最多只能载1吨的货品,因此普遍上运输业都是超载。

至于增加罗里运载顶限是否会引起道路安全问题,我觉得没任何问题,因政府会有专人根据各种方程式来计算罗里运载的顶限,包括各型号罗里、多少个轮胎可分别运载重量及增加的吨数。

其实根据我们同业统计,政府对罗里运载顶限似乎看法错误,因轮胎越多可承受的重量越大,但政府的看法却背道而驰,因此今次重新检讨这项问题倒适时宜。

其实运输业非常艰难,不超载的话每月所得不多,唯有多载一点货物,回酬较好,但却提心吊胆,司机做工心里也不踏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