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良享 「特朗普亢奋」第一期来到尾声

2020-07-24  阅读 261 次

王良享 「特朗普亢奋」第一期来到尾声

美国财政部最新数据显示,中国10月减持美国国库债券413亿美元,为第5个月减持,现在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总额为1.1157万亿美元,创2010年7月以来新低。日本于10月份亦减持美国国债45亿美元,现在日本持有美国国债总额1.1319万亿美元,超越中国成为美国最大债权国,亦是日本今年首次成为美国最大债主。同期内中国外滙储备减少457亿美元等值,与中国沽美债数目颇接近,反映大部分减持套现的美元是人民银行于市场上买入人民币沽美元,自然是沽掉手头上持有的美债套现。

特朗普当选后的美元强势令人民币与日圆都走弱,自11月4日至今,兑美元,人民币贬值2.5%,日圆则贬了13%。日圆大贬一方面反映环球风险胃纳上升,另一方面则反映日本退休基金及保险公司趁美国长期利率上升(10年期美国国库债券孳息率同期上升0.8%),大幅买入美国债券以弥补日本国债的零息无收入。人民币贬值原因有四:第一,国内企业继续提早偿还美元贷款,同时不将美元收入结滙;第二,国内民众增加买入外币,于年底前用掉5万美元购滙额度;第三,国外投资者对中国是否结束L型经济走势持观望态度,不贸然投资中国;第四,市场对特朗普的反全球化宣言作对沖,恐怕特朗普若真的对中国货物实施高达45%的入口关税时,会大幅拖低中国经济增长。

「特朗普亢奋」令人惊讶

「特朗普亢奋」在他当选后的半日内爆发,自11月9日至今,旧经济股份集中的美国道指升8.5%至历史新高,新经济股份集中的纳指升4.7%,日本日经平均指数升13%至一年高,中国上海A股升过又返回原位,香港恒生指数表现最差,期内下跌3.4%。

笔者于美国大选前曾撰文指出,特朗普胜出,美股下挫后是买入时机,但亦只限于基建、商品及银行股,原因是特朗普的5000亿至1万亿美元基建承诺,及取消金融「恶法」如「伏尔克法规」(Volcker Rule)的决心将受重视。但投资者的短期反应及速度,以及集中的选择性实在令笔者亦感惊讶。自11月8日至上周五,高盛及摩根大通股价分别已上升31%及21%,卡特彼勒(Caterpillar)与雪佛龙(Chervon)的股价俱上升10.5%。科技股则大落后,苹果电脑只升了5%,谷歌与Netflix都原地踏步,亚马逊(Amazon)与Facebook却下跌约3.5%。

联储明年加息或多于3次

此外,市场对特朗普减税方案所带来的财政问题却完全视而不见,在联储局主席耶伦于12月15日加息后的鹰派言论影响下,美滙创下14年新高。耶伦于加息后的记者会中声称,联储局有一部分委员有将积极财政政策可能引起的通胀增速,计算入利率预期当中,其实可解读为有更多委员包括她自己,并无计算特朗普财策效应,换言之,若经济与通胀增速加快,联储局明年加息可能多过3次。再者,耶伦更加澄清并无说过支持「高压经济」等言论。至此,联储局似乎已经进入「按章工作」阶段,就如笔者两周前所说,不要再跟着央行走了。

特朗普政策或令财赤大升

笔者认为,市场的「特朗普亢奋」第一期差不多完结,美、日股市短期可能有回吐。特朗普的百日维新计划内容其实早于10月底已发表了初稿,市场亦已就减税、增加基建及放宽管制作出即时反应,现在仍有悬念者就是美国与贸易伙伴的关係究竟要恶化至什幺程度,特朗普会否为因欲进一步巩固其民望而挺而走险,首先在国会通过确认中国及一、两个与美国有较大贸易盈余的国家为「货币操控国」,从而对其实施「惩罚性」关税。由于市场已对人民币作负面的对沖,接下来应该开始担心美国财赤及国债上限问题。若国会通过特朗普减税方案,美国企业税率将从35%调降至15%,加上企业资本投资的津贴,未来10年美国政府每年将减少收入约3000亿美元左右,美国财赤明年将从现在佔GDP的3%上升至4.3%。

美国财赤上升与环球通胀上升,是2004年至2006年美国连续加息17次但美元不升反跌的原因,亦因此帮助了美国不太痛苦地过渡了次按风暴,希望各大国明白,若美元从现在再升30%,势必再重蹈1985年广场协定前的覆辙,美国在环球巨大不平衡下成功连结其他四大工业国央行于市场作干预,沽美元买其他货币。在民粹主义抬头的今天,要G7、G8或G20国家有联手行动,谈何容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