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疑性侵3岁儿‧父见手淫报警

2020-07-18  阅读 168 次

母疑性侵3岁儿‧父见手淫报警(槟城1日讯)3岁儿子在厕所模仿成人手淫,震惊万分的父亲追问下,从儿子口中得知疑是分居的妻子疑吸毒后乱性,性侵儿子,他愤然向警方报案。不过,受邀协助调查的治疗师表示,负责医生指男童的说法反复,一时说妈妈性侵,一会又说是爸爸,令这起性侵儿童案存有许多待解的谜团。这起骇人听闻的3岁儿疑遭至亲性侵事件,是在威省一带发生,槟州福利局也在父亲报警后,介入调查。槟州福利局主任祖基菲受询时,证实接获此案。伤心的陈姓父亲(28岁),来自威省一带,和现年23岁妻子在4年前结婚,目前已分居一年。两人正办理离婚手续,3岁儿子抚养权暂归母亲,不过,父亲会在每週六与週日带儿子回家聚天伦。他声称,有一次他带幼儿回家,发现牙牙学语的儿子在厕所自慰,并有明显的生理反应,他震惊又生气,立刻追问儿子到底是谁教他这样做。儿脸色憔悴不睡觉“我不断的追问,儿子才告诉我是有人交代他要天天这样做(自慰),之后,儿子还向我与我姐姐说是妈咪‘喝’他的咕咕Bird(性器官)。”从儿子的描述中,他怀疑分居妻子曾替儿子口交,因此,儿子才会有样学样的在厕所模仿这个动作。他说,他的儿子曾告诉他,见到妈妈拿着一个罐在房间吸白白的烟,所以,他怀疑是他的妻子在吸毒不清醒情况及亢奋情况下,才会发生这种事情。“虽然我没亲眼见到,但确确实实是从只有3岁大的儿子口中听到这一些话。我相信小孩子不会说谎。”这名父亲说,他在约3个月前便察觉儿子和平常有些不同,儿子看上去很疲倦,脸色非常憔悴,而且还常常不肯睡觉。直至一个月多前,在他把感冒的儿子载去医院检查后,惊见儿子回家后在厕所自慰,隔天就立刻到诗布朗再也警局报案。父证据不足男童抚养权归母陈先生声称,警方和福利部接报后曾安排案中的3岁孩童到医院检查,福利局在上週五才告诉,因为证据不足,所以已将儿子归还给妻子。“我觉得非常气愤和痛心,我并非要争取儿子的抚养权,只是希望儿子能在一个健康而安全的环境下快乐长大。”他说,就算双方不适合抚养孩子,他情愿福利局能把儿子安排入儿童之家,确保儿子的未来获得保障。他透露,报案过后,儿子在医院检查的那一个月,都是由妻子和儿子的外婆照顾,而他要看一眼儿子,也得经过福利局官员的批淮,每次只能见儿子5至10分钟。他悲愤地说,他一心只想保护儿子,不过,福利局在全程的调查中,一次都没和他会面做出交谈,对他的态度也一直都不友善,让他很委屈。父曾吸毒警不相信口供陈先生坦承,他受教育不高又有吸毒前科,再加上他马来话不灵光,偶尔激动时语气会差一点,也不擅于表达,也许就因为这样,没人愿意相信他的话。不过,他爱子心切,不希望孩子的未来受到任何的伤害。他强调,他报案只为保护儿子,但因数年前他曾吸大麻留有案底,因此警方并不太相信他的话。他对此感到非常不满。“我有拍下儿子自慰的照片,是希望能当成证据,不要再让我的儿子受到伤害。”不介意孩子住儿童之家只要儿子安全,父亲不介意儿子入住儿童之家。“我从来不介意儿子由谁来抚养,前提是儿子得过得幸福。但是,现在儿子在妈妈的那儿都可能受到伤害,如果我无法取得抚养权,我倒情愿让儿子住进儿童之家。”“上个星期负责治疗我儿子的精神科医生才问我和家人,是否同意让儿子住进儿童之家,我们还说这不会是个问题,那知几天后的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儿子现又回到他的母亲那里。”“儿子的未来如何是好?如果他说的话全都是真的,那我这个父亲非常没用,不能保护到他,我真的很难过很痛心很绝望!”姑姑:侄儿讲述遭性侵经过3岁男童的姑姑也投诉,她从弟弟处听到这惊人事件后,不断哄骗侄儿说出事发经过,的确听到侄儿说:“妈咪喝我的咕咕Bird”这番话。她透露,之后警方与福利部官员向侄儿问话时,侄儿也说了相同的话,因为事态严重,所以侄儿才会被马上安排住院调查。“我还记得,当时面试的警方是马来人,听不懂侄儿的话,还大庭广众之下问在旁一名医生:‘Apa diacakap?’(他说甚幺),当时医生也如实回答。”她说,她和弟弟一样对结果感到悲痛和不满。因为忙了整个月,孩子的情绪已受到很大的影响,他们也天天往医院跑,又累又难过又无助。“上週五结论出来时,就一句孩子口供有出入,证据不足,孩子也没甚幺特别现象,所以只能让孩子跟母亲回家。”她说,她和弟弟的想法一样,他们都不想争甚幺,更没必要针对任何人。对他们来说,他们只想要孩子安全和健康,并能平安的长大。她希望有关当局能谨慎和公平去处理,能保障和保护到无辜的孩子。“我们现在很担心孩子的安全,如果这是事实,那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很危险很病态的情况。我们很无助,更不晓得能通过怎样的管道和方式来帮助这个孩子。”男童口供不一辅导师棘手男童的口供不一,一时说是妈妈性侵,一会又说是爸爸,让介入此案替男童进行心理辅导的治疗师也喊“棘手”。创意艺术治疗师梁茗思是负责这案件的心理辅导。她是在上星期接到医院通知要协助调查,不过经她向男童交谈后,她表示,这是一项非常“辣手”的案件。“第一,调查过程中,据说父母有在医院争吵,孩子情绪上已深受影响,因此目前他的供词一直有出入。不同的人面试会有不同的说法,一会说是妈妈性侵他,一会又说是爸爸。”再者,因为孩子身上没明显的伤痕,更是难上加难。“目前我已面试男童的母亲,下週三将与男童会面,再来才会接触他父亲。”她说,目前游戏治疗是可找出真相的其一方法,不过,还等男童情绪平静下来后,才能进行治疗和观察。男童母亲关心孩子梁茗思说,从男童母亲谈话看来,她的想法是,男童母亲虽受教育不高,但可以感觉到她有关心自己的孩子。“至于男童口供不一的情况,其实这就是大马在处理儿童虐待案件最大的问题。我在英国服务时,当地的面试过程都会全程录下,包括面试者也会经过特别受训。因孩童与成人不同,一旦面试者语气或过程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孩童有压力或恐惧,因而出现口供不一问题。”她说,一般上,如果调查结果是认为双方父母都不适合照顾这孩子,就会从孩童的亲戚中找出适当的人选,在别无选择之下,最后才会决定把孩童送入儿童之家。“因这案件很複杂且非常严重,我会加速处理。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帮这名男童度过这非常时期。”医生的话孩童有生理反应属正常针对3岁男童学习自慰行径,槟榔医院小儿科专科黄亦真医生表示,基本上,两至三岁孩童是有出现这种生理反应,这也属正常。不过,她说,这可能是一种无意间的反应,可能孩子觉得很好玩,就会玩弄自己的性器官。不管是男或女童常也会有这正常的举动。但她说,如果孩子有说出自慰的原因,比如是谁谁教我或是怎样,也许是他有看到一些画面,这就很难说了。男童会说谎保护自己卢源来专科医院精神心理专科医生李丹蕙说,一般上,3岁男童都不太可能特意去编造故事来说谎。针对这男童的情况,她表面的了解是:“孩子极有可能看到大人造爱时的画面。”至于后来男童的口供不一,她说,在过程中,孩子的情绪也会受大人的影响。甚至可能他觉得要讨好某人,要保护自己,就会开始说谎,为的就是不想被骂,这是孩子很正常的一种自我保护现象。福利局的话依法庭判决办事槟州福利局主任祖基菲週二接受《》访问时证实接获此案。此案目前由警方调查,孩童也被送到医院接受检查。他说,由于警方正在调查此案,因此福利局现阶段不会採取任何行动。他否认福利局曾经告诉男童父亲指当局因为证据不足才把孩子送给分居的妻子,他说,或许对方误会福利局的意思,因为福利局只是按照法庭的判决处理此案。“法庭此前将抚养权交给母亲,而父亲每週可见孩子两天,福利局也只是依照这个决定处理。”至于父亲指孩子曾经受到性侵犯,他说,这项指控是否正确就要看医生的报告。警方回应警无证据不能採行动威南警区主任沙菲恩警监受询时说,警方在接获投报后已经展开调查,但是基于没有证据,因此暂时无法採取行动。他说,目前还没有拿到完整的医院报告,警方也已经要求槟州福利局协助。“我们会在收集所有资料后,才决定要採取甚幺行动。”‧2011.11.0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