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选民政治思考标準改变‧民联势力动摇柔州民心

2020-07-13  阅读 738 次

新选民政治思考标準改变‧民联势力动摇柔州民心(柔佛‧新山7日讯)国阵向来把柔州视为稳如泰山的堡垒区,但随着民联于308大选抢走国阵几近半壁江山,加上马华前副总会长蔡锐明蝉过别枝加盟公正党后,柔州国阵及坊间开始有所“动摇”。目前,柔国阵一些领袖及时评人都认为,308政治海啸仍会在下届大选持续发酵,所以,即使民联无法在下届大选一举夺下柔州,但势力已开始渗入柔州的民联,势会动摇柔州民心,并很可能在下届大选夺得比308大选更多的议席。柔州时评人黄甦认为,柔州一直被视为国阵堡垒区,但这个堡垒并非牢不可破,308政治海啸对柔州政局构成了冲击,随着资讯科技网络的发达,新一代选民对政治思考标準已全然改观,分派糖果式的“假民主”模式不合时宜,国阵必须制定新竞选方针,迎战不容忽视的民联势力。马华问政姿态须加强“作为执政党,国阵毕竟有其特定佔据的优势,可是国阵即要争取其他族群的支持率,又要安抚党内偏激思想的党员,到头来可能顾此失彼。”他说,儘管柔州巫统的强大支持力量来自于郊区马来选民,民联在这几年的部署和良好的民生服务表现,传统票仓可能出现流失状况,巫统要极力想法设法巩固这批选票,也必须争取年轻知识份子认同,稳住大局。“至于马华面临的考验就更为严峻,马华在上届大选失去大批选票,华裔选民都在看马华的表现,特别是新一批刚登记的20至25%新选民群众。马华的问政姿态需要再加强,不能让人看扁或为了讨好而採取左右逢源的取巧手法。”他认为,308政治海啸在来届大选还会继续发酵,这是因为政策和选举制度仍存在不公平现象,像将民办学院提昇大学资格、教育和经济等措施等都受到局限发展,无法站在真正民主政治的方向来全面实施各项政纲。“来届全国大选,不论国阵或民联谁拿的选票或席位多少,重要的是他们的责任政治,必须是在贯彻国家机构的法治下,以人民的利益为先,严打贪污和滥权行为。”黄甦:民联争取北马人选票时评人黄甦指出,南马区有不少来自中北马一带到新加坡工作的选民,这批群众是民联积极争取选票的对象。他说,民联也在州议会不断质疑国阵的政策,积极关怀民生课题,这一点做得比马华出色。“问题在于问政不能单凭几个人的表现就有所改变,也不是凭几个反对党议员便能成事,民联能否在来届大选前栽培基础稳定的人才上阵,而这批候选人又能否独挑大樑,这些都是选民所关注的部份。”他指出,新时代选民的思维不同于年长一辈选民,他们的知识水平不断提昇,政治利益上争取和追求的是公平竞争,求变求新,无法达致选民要求的候选人,下一届选举自然会被淘汰,这是民主政治的自然摇摆定律。“现在时代不同,州内一些选民以往抱持妥协心态,不意味着他们将来不会改变,或许变化是缓慢进行,但只要它持续着,说不一定有一天动摇整个形势也说不定。”巫程豪:选民情绪定胜负行动党柔州主席兼士姑来州议员巫程豪认为,民联在下一届大选能否从308政治海啸再下一城,还须视选民“当时候”的情绪。儘管选民的心情难以捉摸,他仍乐观预测民联的国会议席将进一步增加,包括在国阵堡垒区――柔州。针对柔州情况,他指出,从历届大选到308大选来,柔州反对党在州内都具有30至40%的基本票,因此,胜败关键往往取决于20至30%的游离票。依据行动党自308政治海啸后进行的选后研究,民联票源大部份来自30至55岁的中生代选民,此外,308成绩更进一步凸显了年轻选民支持者的增加。他预料,执政与在野两方在来届大选势将通过争取新选民的支持来提高胜算。“据了解,从今年1月至6月首半年内,州内国阵和民联各别登记的新选民人数已达2万6000人。”他说,儘管柔州选民向来一面倒支持国阵,但下一届选举情况可能会改变,但他也不敢打包票,认定民联必能一举攻下柔州,毕竟在人力和财力等资源上,柔州民联远远不及国阵。国阵近年政绩不理想“不过,柔州民联‘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们有一定的人才,只要善用人才和资源,基本上问题不大。重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理念和政网,而且已达致一定的共识。”此外,他指出,柔州国阵近几年的政绩并不理想。“柔州政府是一个负债的州政府,即使大力推展的依斯干达经济区计划,发展也停滞不前。”他说,如果柔州继续“民不聊生”及生活水平滑落,州民不满的情绪将进一步通过选票来宣泄。曾亚英:国阵可保江山马华柔州妇女组主席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曾亚英预测308政治海啸将在下一届大选继续发酵,不过,她相信柔佛州政府历年的政绩,加上州内大部份马华人民代议士服务人民的表现,将巩固柔州作为国阵堡垒的角色,使柔州倖免于“政治海啸”的袭击。换句话说,她相信国阵在下届大选仍能保住柔州这个堡垒区。“年轻选民思维的转变,加上资讯传达的速度、广泛度和影响力,是引发308政治海啸的背后因素之一。”料续吹反风她认为,这股“新势力”仍会左右来届大选的方向盘。“年轻人在受教育的过程中,常亲身感受到制度的不公平,而他们出来社会工作后,又再领略国家机器无法平衡的运作方式。种种不满最终使他们通过手中一票来宣泄情绪,这是近年年轻人倾向支持反对党的一个原因。”儘管她预料反风会继续吹,但她坚信柔州情况不同于其他州属,仍有站稳阵脚的优势。“相比于其他州属,柔州政府可说是相对开明。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柔州政府每年都会在马华争取下,拨款给州内独中、华小和神庙等团体。此外,州政府每年也会拨出10万至15万令吉不等的款项给每一个马华区会,作为区内一些华团的活动经费。”她披露,国阵的“弱势”就是民联的“优势”,因此,一旦国阵政府发生任何行政的偏差,人民就会想要通过选票来“惩罚”国阵。“因此,拥有优势的柔州国阵在行事上还须谨慎为上。此外,柔州的选情,至今仍无法从各年龄层的选民来预测投票倾向。”根据她的观察,州内选举成绩是依据不同地区的个别“投票文化”摆动,有时甚至会出现极大反差,例如A区的年轻选民大部份是反对党的支持者,B区同样年龄层的选民却将票投给了国阵。‧2010.10.0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