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 后家园全毁,他靠「黑金」2 亿产值救了国姓乡

2020-06-06  阅读 285 次

921 后家园全毁,他靠「黑金」2 亿产值救了国姓乡

那一夜,天摇地动,震醒了全台的人,震碎了全台的心。南投国姓乡住民用咖啡重建产业,展现震不倒的毅力;人数稀少的客家庄台中石冈,在灾后世代接力、重建家园;而台中东势十万房屋毁损,有人仍迟迟等不到「回家」的那一天。

921 地震前,槟榔树种满南投县国姓乡九份二山山头,这里逾七成的农民都种上槟榔树;921 之后,九份二山一夕崩塌,至少 180 公顷以上的槟榔园变成一片废墟,40 位村民因此丧生。

当年,面对满目疮痍的山园,槟榔农林言谦没想到,一株没被震倒、倖存的咖啡树改变了他,也改变了国姓乡。

如今的国姓乡一跃成为咖啡种植面积与产量皆是全台第一的乡镇;且还是全台第一个荣获咖啡产地认证标章的产区。今年,在农友与乡公所的努力之下,国姓乡咖啡成功前进总统府,成为国宴席间款待嘉宾的饮品。

不仅如此,国姓乡出产的咖啡豆,也是国内外各评鉴的常胜军。举例来说:乡内的「九二向阳高山咖啡」、「百胜村咖啡庄园」曾分别在美国咖啡品质协会评鉴(CQI)获得 86.08 分与 84.92 分的高分(国际分数平均落在 80~83 分),精品等级的咖啡吸引许多国外业者与玩家慕名而来。

而带领国姓乡从地震疮痍走出咖啡之路的关键推手,正是槟榔农子弟、现为国姓乡咖啡产销班第一班班长林言谦,他也自创「九二向阳高山咖啡」品牌。

林言谦表示:「槟榔树根浅,所以地震时容易倒塌。921 算是转捩点,让我开始注重水土保持与生态。」产销班第一班班员朱述明也记得,当时政府已开始不断宣导吃槟榔的坏处,槟榔消费族群也逐渐下降,地震前槟榔价格就渐走下坡,地震后槟榔产业更是一蹶不振。内忧外患之下,乡内的槟榔农也不得不转型。然而,转型说得容易,一路走来却辛苦崎岖。

像个傻瓜一股劲投入
坚持有机栽种,连获评鉴大奖

林言谦早在地震前就想转型,但没有明确目标。「崩塌的槟榔园里,发现一株咖啡树,于是想着危机也许就是转机,说不定是上天给我们方向,让我们转种咖啡。」

「我们就傻傻地把它当做一般农作物在种,由东山咖啡农技术指导」,林言谦妻子彭婕汝笑着说。没想到天公疼憨人,国姓乡的地理条件与气候营造出适合咖啡生长的环境:海拔形成的日夜温差大、湿气充足、排水良好等。

然而,「适种」不等于「产量好」,咖啡树在初种的前两年,由于根基尚未稳固,收成不会太好。就在林言谦夫妇好不容易熬到第三年,咖啡豆开始能够量产,挑战却紧接而来。「我们当时一种就是好几千棵,没有想到后面销售的问题」,再加上当时国姓乡公所并不看好咖啡产业,因此不仅没有适度给予机具、种植的实质帮助,更遑论推广,导致咖啡销路非常受限。

「最惨的时候,连续 2、3 年咖啡豆都只能囤积在仓库里卖不出去;而且是用槟榔在养咖啡树,槟榔树的收入都拿去支撑种咖啡的成本。」林言谦坦言,他一度怀疑是不是选错路,甚至想放弃。即使如此孤立无援,两人仍坚持用有机不喷药的方式栽种咖啡树。

夫妇俩的用心,反映到咖啡豆的品质,2008 年参加云林县古坑乡农会举办的「台湾咖啡节台湾精品咖啡豆评鉴」获得参等奖,一战成名,接着连续 3 年获得贰等奖两面、头等奖一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