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业务员存钱圆电影梦柯汶利拍杀女童案反映社会冷漠

2020-07-08  阅读 435 次

当业务员存钱圆电影梦柯汶利拍杀女童案反映社会冷漠初见柯汶利,一身乌黑装扮,从头髮、镜框、耳环、衬衫、手鍊、手錶乃至裤子鞋子,皆以黑色为主调,宛若一名黑骑士,低调庄重且严肃。彼此自我介绍后,原本僵硬的脸庞线条,亦随着他爽朗的笑声而变得柔和。他的声线低沉而充满磁性,说起自身经历时,总带着一丝自嘲与故作潇洒。他与电影之间的不解之缘,需从初中一参加校内戏剧社时说起。当时,他只是舞台上的一名小配角。但随着舞台经验渐增,他导戏的才能亦被戏剧导师发掘,并且开始担任戏剧导演。成为一名优秀导演的念头也在他心中悄悄萌芽。然而,他在梦想路上跌跌撞撞数次,如同一块璞玉,经过多次打磨方才成型。中学毕业后,他心怀梦想,来到了繁华之都吉隆坡,并先后在剧团、广告公司担任职员。但不稳定的收入亦让他深感梦想既近且远。几经思索,他唯有把目标放在商业广告导演上。他说,这是最能兼顾理想与现实的工作。为了完成梦想,他萌生出国留学的念头,但高昂的学费与生活费始终让他却步。赚够钱离金融界出国留学他就如同水一般,每每碰壁时便会改换跑道,但终点却不曾改变。为了当一名商业广告导演,他需出国留学,更需努力工作赚取学费。横在他面前的天堑,他靠着一股“傻劲”与见步行步的心态,一件件的解决。为了存钱,他离开生活费高昂的吉隆坡,回到出生地槟城,并且担任银行业务员,专门招揽信用卡、个人贷款与房屋贷款客户。为了圆梦,他花了两年时间打拚,业绩蒸蒸日上,主管甚至还打算帮他加薪升职。在金融业内一帆风顺的他,最终却毅然决然辞职,并且报读台湾师範大学侨生先修班。“凡事莫忘初衷,我因想存钱出国留学才从事业务员。既然我已存够金额,那为何还要留恋金融业呢?另一点,就算我在台湾庸庸碌碌,一事无成,大不了再回到马来西亚,再次担任业务员,反正我能‘卖’嘛!”观看大量艺术片进修柯汶利执导的电影《自由人》是于台湾拍摄,电影是以“台湾最年轻死刑犯”的真实事蹟为主轴。“除了拥有呼吸的自由,我一无所有。”这是这部电影想要传达的想法之一,因为在钢铁丛林中,自由,显得如此奢侈。由于该部电影精準把握人与人之间的疏离感与不信任感,因此备受台湾观众喜爱。但让他们惊讶的是,这部电视电影竟是由一名异乡人——来自马来西亚槟城的柯汶利执导。在前往台湾读书时,他对于拍摄电影的技巧只是一知半解。然而,因为课业要求,他需观看大量以往在马来西亚未曾接触的“艺术片”。“和许多马来西亚80后一样,我从小也是观看港产片长大的,例如王晶、周星驰、成龙等人的电影。这类电影节奏轻快,而像王家卫的电影,则较难吸引当时年纪尚幼的我。”与一般人看电影的方式不同,他习惯“逐格逐格”的观看,在每一个画面中,观察导演的运镜手法、色调搭配、场景转换与演员肢体表情等画面。除了上课,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宿舍中观看电影,对于电影的理解亦与日俱增。加入室友夜读行列侨生身份,对于初到台湾的柯汶利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由于每一间大学开放给侨生的名额有限,学生间的竞争亦相对提高。“偶尔午夜梦醒时,我发现室友们挑灯夜读时,总会在瞬间被吓出一身冷汗,然后马上加入他们的阅读行列。”皇天不负有心人,最终他成功考获世新大学口语传播学系,后来更攻读台北艺术大学电影所。“当时,选择担任广告导演是现实与梦想的折衷。但在大学的这几年,我对于电影的热情却从未消减,反而越来越旺盛。我知道,我最想做的始终是一名通过镜头说故事的导演。”或许是内心的慾望驱使,也是为了补足过往的遗憾,每一项课堂作业,他都尝试拍摄成一段完整故事。他说,他希望每一个作业都可以是他的作品。后来,他拍摄《自由人》时,亦怀着同样的心情。当时他尚是学生,虽资源有限,但因不想浪费学姐陈昱俐费心改编的剧本,遂手捧剧本四处邀请业界人士加入拍摄工作。他说,最坏的打算也是被对方拒绝而已。《自由人》的成功,除了是台前幕后一众工作人员的心血促成,同时也有着他的“傻劲”在幕后不断推动。屋屋相近 人心疏离短片重视节奏,并需在有限时间内呈现出高潮起伏;长片则重视结构,除了高潮起伏,更需注意剧情的起承转合,头尾相连。擅长拍摄短片的柯汶利,如今正与台湾名监製李烈合作,拍摄他出道以来首部电影长片,剧本是改编自曾在台湾轰动一时的“杀女童”命案。“那是一段母亲寻找女儿的故事。女儿约13岁,在放学回家步入公寓后便突然失蹤。母亲无法透过监视器获得答案,只好挨家挨户询问,却始终得不到消息。直至她来到最后一间住户,对方却没有应门。心生疑虑的她,遂决定报警并请求警察搜索对方住家,最终发现女儿的尸体被掩盖在床上。”他说,有记者採访这件事时发现,该栋公寓的所有住户都曾经听到女孩的求救声,然而,他们多因为担心受到牵连而置之不理。讽刺的是,当嫌犯被警察带出公寓时,住户们纷纷作势欲殴打嫌犯,仿彿为女孩打抱不平般。“我希望通过电影表现社会的冷漠无情。以往,邻居们碰面会互相问好,但如今房子间的距离虽然越来越紧密,住户们互相挨着彼此居住,但人与人之间的关係却比以往更疏离,人心也比以往更为冷漠。大学时期,我也曾搬家数次,亦藉此观察到这类事情正不停发生在生活周遭。”拟拍海啸题材展示各族友好除了逗留在台湾拍摄电影,柯汶利之前亦曾应梁咏琪之邀,执导她专辑内的两首主打歌的音乐录影片。虽然他目前的发展动向以海外为主,但内心仍有着返回马来西亚执导的想法,并希望拍摄关于海啸的电影。“这部电影并非传统的灾难片,而是带有一丝寓言、魔幻的电影。故事讲述数个不同种族的小孩,因为受到海啸侵袭而被捲到一个荒岛中。我希望藉由孩子们如何在荒岛上生活,寻找回家的路为出发点,讲述马来西亚各族友好的一面。”为了使故事完善,他一再修改剧本,至今仍未成型。此外,他亦透露,这部电影需要强劲的后期製作技术,必须仰赖可靠的技术团队。由于他尚未寻得合适的技术团队,这部电影只好暂时搁置一旁。‧2017.03.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