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西装并不是正式服装? 跟着礼宾司长学正规国际礼仪

2020-06-18  阅读 132 次

其实西装并不是正式服装? 跟着礼宾司长学正规国际礼仪

我被任命为位于加勒比海的圣文森国大使时,知道那是个很炎热的地区,因此备了很多夏季的服装。果不其然,真是个热到不行的国家;一年当中最舒服的季节是冬天,因为白天温度可以降到摄氏二十六度,晚上更佳,可降到二十三度。可惜好景不常,舒服的温度维持不到三个月,然后又是闷热的热带天气了。

记忆中,我在圣文森的日子,都是穿着透气的短袖服装;但是圣文森的官员,尤其是男士们可就辛苦了;因为圣文森曾是英国属地,因此跟着母国的制度,必须穿西装打领带才合乎礼。即使是日正当中的大热天,且是室外的活动,例如开幕、破土、农产示範等活动,官员们无不穿着西装亮相。只见他们挥汗如雨,西装透溼了一大半,有时活动的时间过久,西装溼了又乾,乾了又溼,真是其情可悯。在正式场合,Dress code(服装规定)是西装,虽然热气笼罩,但如果不如此穿,可就失礼了。

反观我们在亚热带的台湾,似乎没那幺在意这种穿衣礼节。我自圣文森回国后担任礼宾司司长,时常陪外宾拜访国内各单位。有一年行政院规定公务人员不必穿西装上班,这在国内是容易执行的,毕竟台湾夏天闷热难耐,有此规定,大家乐意遵守。但是对于我们礼宾人员可就不好办了;为了礼仪,我们到机场接机,男士们还是必须西装上身直到当日行程完毕。

我还记得我陪同外宾拜会行政院时,外宾是西装革履,主人反而短袖衬杉迎客;而且为了节省能源,冷气开的小,我们吃足苦头。后来经过我们反应,结果是冷气开的大些,但主人依然故我。因此我每次事前都要向外宾解释,这是政府的节能措施,无关乎「礼」。真是东西文化两样情。

「西服」顾名思义就是源自西方的服装;正式服装是大礼服,又称燕尾服(White Tie)、早礼服(Morning Coat);一般称的小晚礼服(Black Tie, Tuxedo)则是半正式服装(Semi-formal)。

西装(Business Suit)严格说来是非正式服装(Informal),因为在以前的正式典礼都必须穿上礼服,在日常聚会或办公时穿的是普通衣着。时至今日,大礼服反而是乐团指挥、演唱家甚或是魔术师表演时的穿着。早礼服更似乎只在王室或欧洲贵族之间尚存的衣着;直到日本安倍首相率阁员宣誓时,全体阁员一律着早礼服出现,我才恍然原来日本西化以来,政府官员仍然一直维持穿着早礼服宣誓就职的传统。

西装虽名为非正式服装,却必须同一块布料剪裁,且同时穿着上装与长裤,不能任意搭穿。早年礼宾司发出的请帖上,如果服装栏写的是「便服」,老前辈会告诉我们这便服指的是西装,而不是一般认知的休闲装;此乃沿袭英式「非正式服装」的说法。但还是有很多人把「便服」与「休闲服」混淆了,因此请帖只好不用便服,逕注以「西装」,简单明了。

欧美人士在正式场合,会清楚注记 Formal Attire(正式服装),这时就一定要穿着 Dress code 赴会,否则极为失礼;因为不必等别人纠正,自己就受不了别人讶异的眼光,恨不得学鸵鸟挖地,把头埋下去。

我在讲授礼仪课程时,常会以一张经典照片举例,那是二○○七年英国伊丽莎白女王访美,与小布希总统在白宫国宴时的合照。全世界的人都说小布希总统是来自德州的牛仔,眼神中总有那幺一丝调皮捣蛋爱促狭的慧黠;但是女王来访,在国宴的正式场合,他也必须规矩的穿上燕尾服,和第一夫人罗拉的长礼服甚是匹配;伊丽莎白女王更是戴上钻石王冠盛装与会。

其实我们祖先在上古时代就非常讲究穿的礼仪。孔子曾称讚大禹在平时穿着朴素,但礼祭时必着高尚礼服,且戴堂皇的礼帽,以表诚敬;这段话就记录在《论语.泰伯篇第二十一章》:「禹,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

现代人最正式的场合大概是婚礼了,不论英国查尔斯王子与黛安娜王妃的世纪婚礼,或威廉王子与凯蒂王妃的大婚礼,一般庶民大众也极重视婚礼场合。有些新郎会租小晚礼服,搭配美娇娘的白纱礼服;但更多的时候,新郎会穿正式西装出场,宾客们也都穿戴最好的衣服赴盛会。我女儿和女婿就特别从美国回台湾拍婚纱照片,照片上他穿小晚礼服,和日常穿休闲服的样子截然不同,宛若风度翩翩少年郎,令我也刮目相看,果真人是需要衣装打扮。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