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2020-06-15  阅读 202 次

採访编辑:王怡蓁
美术编辑:张语辰

生产力 vs. 购买力

中研院经济所的杨子霆助研究员,分析实际数据发现:实质GDP仅能反映国内生产数量,不代表国民消费能力,特别是近15年来,台湾经济仰赖「资通讯产业」出口,其生产品价格在全球竞争下越来越低,而大众想消费的民生物品,却因「原油价格上涨」越来越高,这造成「实质薪资」的成长大幅落后「实质GDP」的成长。若要突破关卡,强化发展以人才价值为主的产业,是改变现有困境的方向之一。

为什幺台湾GDP持续成长,薪资却没有跟着成长?

近15年来,台湾经济发展有个很奇特的现象,就是实质GDP(亦即实质产出)持续成长,但实质薪资却停滞。根据主计总处的资料,在2002年以前,每工时实质GDP与每工时实质薪资成长趋势类似,但2002年以后,实质GDP持续成长,而实质薪资的成长却几近停滞。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在2002年以前,劳动生产力与实质薪资的成长走势其实是亦步亦趋。然而2002年以后,劳动生产力仍成长,实质薪资成长却几近停滞甚至为负。(

许多人认为这个现象代表经济成长果实分配给「受僱劳工」的比率越来越少,即「受僱人员报酬」占「国内生产毛额」的比重(亦即劳动报酬份额)下降。但我们检视实际资料发现,劳动报酬份额的确从1990年代初期开始下滑,但在实质薪资开始停滞的期间,亦即2002年以后,就停止下降趋势,在42%上下波动。换句话说,劳动报酬份额的变化可能难以解释近15年来为何台湾「实质GDP」与「实质薪资」会出现这幺大的成长差异。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多数人「直觉上」认为这反映劳动报酬份额下滑。但根据资料显示,劳动报酬份额在2002年后停止下降趋势,且在42%上下波动。因此,劳动报酬份额可能并非造成「劳动生产力」与「实质薪资」成长脱勾扩大的主因。(

首先,大家通常只关注当期领到、可以立即用来消费的「薪资报酬」。但随全民健保、劳退新制的实施,「非薪资报酬」的比例越来越高,例如劳健保、退休金提拨,也是「劳动报酬」的一部分,但却没算在实质薪资之内。忽略这部分的变化,会高估实质薪资成长「落后」实质GDP成长的幅度。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劳动报酬包含「薪资」及「非薪资报酬」。非薪资报酬包含:雇主为员工支付的保险费、退休準备金提拨、资遣费、职工福利金等等。此图显示,「薪资报酬」比例逐渐下降,代表「非薪资报酬」比例一直上涨。(

更重要的是,很多人忽略「实质GDP」与「实质薪资」其实是两个不同的经济概念。实质GDP衡量的是「生产力」,旨在估算国内「生产」数量,而实质薪资则衡量「购买力」,代表劳工薪资所能换取的「消费」数量。为了跨年度比较,实质GDP与实质薪资都是排除「物价变动因素」后产生,如此才能正确比较各年间的国内生产力(亦即实质GDP )、与劳工购买力(亦即实质薪资)。

因此,这两个经济变数在计算过程中,是除以不同的价格指数进行物价调整──「GDP平减指数」」与「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前者代表的是「生产品价格」,后者代表的是「消费品价格」。台湾大约在2002年后,GDP平减指数(生产品价格)出现衰退(下图绿线),而CPI(消费品价格)持续上涨(下图黄线),我们发现这让以CPI进行物价调整的实质薪资的成长「大幅落后」以GDP平减指数进行物价调整的实质GDP的成长。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台湾从2002年开始,GDP平减指数一直下跌,然而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却持续上涨。也就是说,我们生产的产品变卖成现金,越来越不够买到想要的东西。(

进一步探索GDP平减指数下降,但CPI却上升的原因,我们发现这个现象反映台湾贸易条件的恶化,亦即「出口商品价格下滑」与「进口商品价格上涨」。过去20年来,台湾产业结构有很大的转变。在1998年,资通讯产业占工业产出的比重大概是16%,到了2014年,已提升到42%;但很不幸地,我们押宝的资通讯产业,竞争十分激烈,产品价格在这段期间也跌掉了50%,这可能是我国生产与出口产品价格下跌的重要因素。而消费与进口商品价格的上涨,则是由于原油价格在2002年后的飙涨所带动。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近20年来台湾的出口主要依赖「资通讯产业」,2000年之后由于资通讯产业激烈竞争,资通讯产品价格下跌约50%,以致台湾整体输出的产品价格也随之降低。(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随着原油进口价格上涨,输入的物品价格也跟着上涨。(

总的来说,过去15年台湾的生产力虽然增加(亦即实质GDP成长,见下图绿线),但却是奠基在生产越来越低价的产品上,而民生消费物价因为原油价格飙涨,越来越贵。因此,如果我们将GDP改用消费品价格(CPI)做物价调整(见下图黄线),则会发现台湾国内生产所能换到的消费量(亦即GDP的购买力)也如同实质薪资在2002年后出现停滞现象。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2002年后,实质GDP虽持续成长,但却是奠基在生产越来越低价的产品上。若GDP改以CPI调整物价,藉此反映GDP的购买力,可以发现如同实质薪资,早已停止成长。(
「重新分配」能缩小薪资与经济成长的差距吗?

大家会很直观想到「分配问题」,也就是经济成长果实没有分配给劳工。但从前面提到的资料来看,劳动报酬份额在过去15年其实没有太大变化,而且不论是薪资或GDP,只要是从购买力(即以CPI做物价调整)的角度来看,都是呈现停滞。所以要改善目前经济状况,问题的关键可能不在于GDP如何分配,而是在于如何把GDP的饼做大,发展附加价值高的产业,以摆脱低价竞争的循环。

同样依赖「资通讯产业」的南韩,也有这种情况吗?

南韩的工业与台湾有类似的问题,实质薪资的成长落后实质GDP的成长,原因在于南韩也是发展价格跌很快的「资通讯产业」,但南韩整体实质薪资的成长却没有落后实质GDP的成长太多,差别在南韩的「服务业」经济表现很强。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台湾和南韩工业部门类似,实质薪资的成长皆大幅落后实质GDP的成长,但南韩服务业不论是实质GDP与实质薪资都在成长,反观台湾服务业,实质GDP与实质薪资都是停滞。(

南韩的服务业,无论是生产力或是薪资都是明显成长的状态,也许跟医疗、教育、影视与观光产业外销有关。例如:招揽外国人到南韩进行医美服务,开放外国学校在南韩设立分校、吸引外国人来就读。

而台湾的服务业,不论生产力或实质薪资从2002年之后就几乎全面停滞。台湾政府可借镜南韩,从发展服务业来突破经济困境。加强发展附加价值高的产业,把GDP的饼做大,才有机会提高薪资。

台湾的服务业大多依靠内需,如何扩大服务贸易,像是吸引外国观光客来台湾消费。另外,台湾也许可以有条件地开放,让更多外国人来消费医疗服务,但前提当然是要解决血汗医疗、医疗人手不足等问题。最后,台湾教育法规的限制非常严格,国外大学没办法在台湾设立分校,所以国外的资金没办法流入、让教育环境的品质再提升。

税制改革,可以促进劳工就业情况吗?

2008年马英九竞选总统时,曾仿效美国提出「劳动所得税扣抵制(Earned Income Tax Credit, 简称 EITC)」作为政见。

美国是第一个实施EITC的国家,这个制度的前身是经济学家想推动「负所得税制」,就是如果你没有工作、或是工作所得为零,政府应该退你税、也就是给你钱,顾名思义变成负的所得税制。

「负所得税制」类似补助失业者津贴的概念,这个制度可以在「财政部」直接办理,不需要在「内政部」另设一个福利单位来补贴失业者与低收入户,让施政更方便,所以它能降低许多行政成本。但许多人会觉得,这个制度是让没工作的人不劳而获,所以引起很大反弹。因此,EITC改良「负所得税制」的做法,补贴未达到标準的工作者,但前提是「你一定要有工作」。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根据美国2007年EITC资料所绘製的图表。只要有工作收入的家庭就可以领到补贴,补贴的金额,与工作收入、家庭状况、子女数量有关。(

上图显示,家庭年收入为零者无法取得补贴,不过有收入后可以拿到的补贴金额,最高点在家庭年收入为10,000美元左右的家庭,可以拿到约4,500美元的补贴,这笔补贴约佔低所得家庭年收入的45%,金额并不少。图表也显示,是否结婚与小孩数量也会影响补贴的金额,一直到家庭年收入达到40,000美元后,就不再补贴,只剩下课税。

在美国家庭中,男性大多数都有工作,女性则不一定,但此制度施行后,如果家庭收入变多,能领到的补贴也会增加,因而鼓励未就业的女性也投入劳动市场。

我想知道的是,这些美国家庭领到补贴后,他们的劳动供给会产生什幺变化?EITC多在每年二月发放补贴,我发现当这些家庭一次领到佔年收入近50%的补贴金时,他们的劳动供给产生变化,家中的女性就不去工作了,尤其在家中男性有工作的情况下。持续一段时间后,女性才又重返就业市场。

从研究中可以理解的是,这些领到补贴的家庭多是贫穷的家庭,他们手上的现金不足。因为现金不足,导致信用状况可能也不佳,所以也无法借钱,甚至可能到处负债。

对这些贫穷家庭中的妇女来说,工作也许不是她们的最适选择,但因为钱不够用,所以只好不断去兼职、打工,直到二月份拿到这一大笔补贴金,才能好好休息,等到钱花完了,才又必须开始工作。我的研究结果显示在这些低收入家庭中,手头可动用现金是非常紧绷的。

美国有些研究也发现,这些家庭在二月份拿到钱后,家庭消费金额变高;我的发现是劳动供给变低。这是一致的,没有工作后,休闲时间变多了,就会产生消费行为。无论是在消费面或是劳动面的发现,其实都反映了低收入家庭的困境,没钱就没办法消费、也无法在想休息的时候减少工作。

因此,若要实行EITC制度,不应该集中在某个月份发放补贴金,因为这些家庭就是缺钱,应该平均分散在每个月发放,让他们可以在需要时使用。

马英九执政后,原本也想实施EITC制度,财政部与内政部就去调查哪些人符合资格,从资料去看哪些人报的税很少、或是所得很低,结果发现有许多中小企业及工厂的老闆都符合资格,这显示了许多人报税不确实、隐匿所得。因此引起社会一片譁然与反对,取消了这个政策。

由于台湾的产业结构与美国不同,台湾有许多中小企业与自营工作者,在申报收入时也许不是那幺确实,导致无法用报税资料来了解是哪些人可以取得补助。也许政府应该用其他数据资料来作判断,先釐清领取资格,才不会有不公平的情况产生。

放移民、移工,是否会与台湾人抢饭碗?

台湾的人才一直出去,但很少人进来,这跟我们严格的移民政策有关。大家顾虑的是在「同一块饼」当中去竞争,但如果是邀请这些人来一起「把饼做大」,大家都能享有比较多的利益。特别是不要限制一定要「白领移民」,台湾用太多「单一的标準」做筛选。

如果一定要用学历跟薪资来做标準,像王永庆或郭台铭这些人在成为大老闆前,都不符合筛选资格。

开放多元的人才移居台湾,未来也许有机会替台湾带来新的发展机会,突破当今产业的瓶颈。儘管不知道会不会成功,但不同国家的人至少带来新的可能性。台湾面对少子化与人才外流的现况,需要借助移民、移工的智慧与人力,就像美国向全世界借大脑一样。

也许可以先把在台的外籍配偶政策改得更友善,基于人道的考量,这个部分应该民众的支持度会比较高,甚至让在台工作外国人的配偶也能取得居留证。当家人都在这块土地上,就会更无后顾之忧地、愿意一起在这里努力。

研究需分析台湾许多不足之处,会因此绝望吗?

薪水不高、生活辛苦,的确是台湾需要改善的地方。但台湾社会是很动态、很有活力的,人民有机会发声争取,甚至有可能作出改变,我相信台湾还是会越来越好。

为什幺经济成长、薪资却停滞?从数据分析台湾经济发展的突破点
「有些人会说台湾是鬼岛,但台湾不是没有希望。」杨子霆腼腆地说。(摄影:张语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