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守护世遗

2020-06-11  阅读 489 次

【10年守护世遗【10年守护世遗【10年守护世遗【10年守护世遗【10年守护世遗【10年守护世遗

今年乔治市入遗10週年的主题是『承先启后』。见过乔治市入遗前后的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经历过1990年至2000年的乔治市风云变色,2000年后的老城凋零,2008年与乔治市一起掀开生命中光辉一页,再面临过去10年乔治市入遗挑战。他看见过程中的得与失,见证居民与传统手艺流失,但也见证这城市在来来往往中如何注入新活力。

面对过去的沧桑与转变,如何守住现有的世遗光环?曹观友以全新身份看乔治市,焦点依然放在居民身上。

绿化古蹟城 打造优生活

访问过程,曹观友并非全程以官车代步。其中一个行程,他在槟岛市政厅执法员开路下,与槟岛市政厅主席尤端祥一起骑Link Bike(乔治市共享脚车)到2017年9月才提升完毕的打铜仔街公园(Armenian Park)。从他的景贵街18号老屋出发,取道可以遥望光大行政楼的沓田仔街。。

绿意盎然的公园对面,是复修中的一级古蹟:穆斯林商人赛阿拉塔斯大宅(Syed Alatas Mansion),目前用途为槟州伊斯兰博物馆。

赛阿拉塔斯大宅与打铜仔街公园,是首长机构与阿加汗信託基金、国库控股子公司Think City的合作计划之一,名为“打铜仔街综合方案”,护遗之外,也提升在地人的生活品质。

曹观友说,他接下来要做的,是如何软化、绿化这个古蹟城,吸引居民回流。

他认为,乔治市已跃上世界舞台,但这里始终是居民为本的地方,因此游客觉得舒服,居民也要觉得舒服。

“打铜仔街公园是一个先驱计划,这些年我们也完成许多后巷美化计划,增加舒适的步道,让这个城市更为宜居。”

拟发展成文艺中心

艺术方面,乔治市壁画举世闻名,曹观友似乎不满意于此。

“壁画是表面的艺术。很多人认为乔治市有潜能与空间,发展成为文化艺术中心。我们在这方面逐渐提供硬体与软体上的设备,已知的有社尾艺术中心、汕头街五间半老屋,但这些计划都还未完成,所以人们认为我们这方面做得不够。”

爱文化遗产 光顾老行业

老行业能否竞争,也视乎是否继续有新客源上门。游客及本地人在乎老手艺的传承,珍惜非物质文化遗产,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回来光顾老行业的服务。

曹观友这些年来,其实也一直坚持做老行业的顾客。曹观友十年如一日,过去几十年来只习惯去乔治市夜兰亚珍一间不起眼的传统理髮店——皇宫理髮院。

这家理髮院的摆设与气氛,还停留在80年代的古色古香时光。店内保留着大量古早的理髮用具,例如颇考功夫的旧式推剪器、梳子,老闆也掌握旧时代的冷热烫髮技术,店内摆放《漫画周刊》、《老夫子》等书刊。岁月在此只留下泛黄。

“人口老化,也是这个城市的问题之一。”皇宫理髮院的理髮师兼老闆林超震,也70岁高龄了。夜兰亚珍是以广东社区为主的老街,他习惯以广东话与曹观友话家常,乡音在老店萦绕,街坊情更浓。

理髮过程中,曹观友问老闆,你的孩子会继承这间老店吗?林超震摇摇头说,不会,他们都有更好的发展与出路,怎要守住一家老店。

“他们对理髮也没有兴趣。”林超震说,有天他无法继续剪下去时,皇宫理髮院总要告别乔治市。世事变幻,有天,曹观友也可能失去他最喜欢的传统理髮师。

违法修老屋 城内失特色

曹观友认为,保住城内老屋后,目前比较头疼是业主及租户先斩后奏,在没有取得准证的情况下,违法复修老屋。

“我们一直通过乔治市世遗机构,召集承包商、业主、租户参与讲解会,也加强槟岛市政厅的执法,近年个案有减少,但不按规矩走的人还是有。”

爱好古蹟的非政府组织,也长期收集违法复修的老屋例子照片,批评州政府执法不严,导致老屋“花容失色”。对此曹观友说,州政府很感谢他们的监督,但很多时候事情须由多层面去看,州政府也自有一套管制违规修老屋的机制,例如乔治市特别区域蓝图、槟岛市政厅的技术监督小组(TRP)、地方政府的古蹟指南等。

屋租统制法 人口纷外流

回顾来时路,这几年间乔治市也迎来风云变色的改变。1997年,国会通过废除屋租统制法令,法令在生效。由于过渡期太短,租户无法及时调适,逼迁、人口外流现象大量发生。

曹观友正好在1999年首次中选为丹绒区国会议员,成为老城的人民代议士。

他还记得,晚上,槟城自救会(SOS)灵魂人物黄文强在二条路办烛光请愿会,见证了屋租统制法令正式进入历史。

他认为,当时乔治市老城人口外移的现象,迟早都要发生,屋租统制法令废除不是单一原因,只是加快了步伐。

他说,截至1999年,屋租统制法令已落实超过30年,这30年间,槟州经济起飞,社会结构改变,也改变了乔治市的家庭结构。

“1990年代末,开始很多年轻人到工业区上班,或投身旅游业。阿依淡、峇央峇鲁一带建起许多廉价屋计划,更吸引老屋下一代迁往城外生活。”他说,当时的老屋也不是很好住,除了面对残破问题,不少老屋上层住着20、30人,下层是人家做生意的地方,72家房客的戏码几乎在多家多户上演。

10年最欣慰 看残屋修好

谈起往事,曹观友说他这10年来最欣慰,是看到残破的老屋一间间修好了。

“根据州政府记录,2000年后,古蹟区开始人走楼空,约有600间老屋面临失修问题。到了现在,废置老屋剩下约50、60间,多是无从追查业主身份的产业,当局能做的是暂时围起来,避免危及公众安全。”

他说,2000年初期,每当下大雨后,乔治市常发生老屋坍塌事件。

“租金太低,业主以前是不负责维修屋子的。也因为租金太低,签署租约时,业主会向二房东索取一笔介于1万至3万令吉的‘打屋费’。这笔钱不是檯底钱,也不是抵押金,是一笔租户付给业主的保证租赁金。”

曹观友指出,当年这笔钱不是小数目,很多租户认为给了这笔钱,还要负责修屋子,很不值得,导致无论是租户或业主,都不想负起修屋责任,令老屋在数十年风霜中不堪一击。

州政府谋策   抢救活古蹟

无法阻止传统行业下一代另谋高就,但在减低租金冲击方面,难道州政府就不能做什幺吗?

他提到州政府一直通过乔治市世遗机构、槟岛市政厅,抢救还留在乔治市的传统手艺。

其中最为人知的努力,就是当局耗资300万令吉复修槟岛市政厅位于汕头街的5间半老屋,预计在今年中竣工,提供匠人、艺术工作者入住。

为对抗普遍高昂的租金,当局的计划是按照旧时代的二房东营业模式,把上层间隔成几间小房,让更多有志传承乔治市活古蹟文化的艺人,有能力及有更多空间入住。

访问期间一度随行的槟岛市政厅主席尤端祥说,乔治市旧时代的板隔房出了一名首长,将使这类“微型住宅”的概念更励志,鼓励更多年轻一代以板隔房为创业起点,传承薪火。

曹观友也透露,州政府通过槟岛市政厅、槟州发展机构收购一些老屋,做为守护古蹟遗产、控制租金的缓解方案之一。除了汕头街5间半老屋原本是槟岛市政厅产业,曹观友说槟州发展机构最近也收购海墘新路一间老屋,做为先驱例子。

古蹟区老屋多已达数百万身价,加上维修费不菲,他无奈说州政府也无法短时间大量回购。

300万令吉的乔治市共生种子基金,也是州政府早前宣布的利好计划,协助原租户继续长期住在乔治市。曹观友说,这项基金协助居民以较低的租金留在乔治市,已进入拟定申请资格与条例的阶段。

涨租无接班 手艺渐流失

乔治市入遗10年来,虽然及时抢修了老屋,但也开始丢失一些传统行业。屋租越涨越高,还有后继无人的问题,陆续有老行业业者不是逐年迁出乔治市,就是黯然结业。

“保住老城的躯壳后,用途是什幺?社会是改变的,你不可能祈求一成不变。古蹟爱好者若可以推动孩子们去继承老行业,那固然很好。但事实是,没有人可以确保老行业可以代代相传。”

曹观友认为,乔治市老行业的终结,不全然因为屋租问题,面对无人继承窘境的也不少,尤其是需要繁杂手艺的行业,例如打石、打铁、木工业等。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