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属于普通中国人的中国梦

2020-08-11  阅读 757 次

在上海的地铁一号线上,一位背着、拎着各种行李的农民工走进了车厢。尽管车厢还有很多空座位,但他还是选择不坐座位,显然,他已经形成了这个习惯,因为他的工作服上沾了泥灰。地铁门上是一则广告,“中国梦梦之蓝”,这位民工蹲坐在地铁车厢中不断重复这则广告词,“中国梦梦之蓝(难)”。有年轻人拿手机拍下了这段画面。

中国梦,已经成为了时下的流行词语,但中国梦到底是什幺?其实梦应该在每个个体的心里,在每个群体的实际诉求中,是一个个具象。九个头条网梳理了中国梦的7个版本。

1、农民工:一个地铁上的座位

上面这位农民工心目中的中国梦是什幺样的?他带着行李,可能是从城市回老家,也可能是刚刚从老家回到城市。

但我想,如果在城市生存,他心中“中国梦”的第一步也许仅仅是一个可以放心大胆去坐的地铁座位。一个座位,其实就是他和城市的距离。梦想再远点,也许是他的家乡有足够的可能能让他不用远离妻子、儿女异地打工。

2、毕业大学生:一个可以做饭的单间

走过搭建简陋的一个扶梯,到了一个只能猫着腰钻进去的小阁楼,开了一扇小窗,一张床垫直接铺在水泥地上。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成为了真正的“阁楼男女”。这样几平米几乎只放地下一张床垫和一个小小衣柜的房间,在北京、上海的房租也至少要500元/月。

毕业即失业,或者是非常低的起薪,让他们在大都市只能享受到这样的生活。尽管他们也出入在摩天大楼之间,每天穿梭在各种白领、金领之间。可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梦想是尽早可以换上一个可以自己做饭的单间。

3、企业家:一份安全感

地方政府要发展本地经济,鼓励企业家融资,企业家积极地为政府分忧解难。突然,政策变了,于是,曾经的政府座上宾,成了非法集资罪的犯罪嫌疑人。曾成杰一案让众多企业家“兔死狐悲”。

有人说,中国的企业家不是在监狱,就是在通往监狱的路上,原因可能是虚假出资罪、抽逃出资罪、出售国有资产罪、私分国有资产罪、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高利转贷罪、虚报破产罪、非法经营罪等些有中国特色的罪名。

身居精英阶层,企业家也有中国梦:一个更安全的经营环境。

4、留守孩子:生活在父母身边

超市失窃了,偷东西的竟然是一名10岁男孩,而帮男孩望风的则是他8岁的妹妹。最后,警方发现,这两个小孩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外地打工。

报告显示,全国有6102.6万农村留守儿童,其中205.7万为单独居住。对这些孩子来说,父母留给他们的是一个缺失的童年,在每天对与父母团聚的期盼落空后,他们表现出了各种问题。他们也更容易受到各种安全事故伤害。

与普通孩子一样,生活在父母身边,就是他们的中国梦。

5、恋人:不必为丈母娘的一套房要求结不了婚

结束了数年的恋爱长跑,两个人终于要结婚了,结果却拦路有出现了房子这一路障。

婚房问题成丈母娘和女婿矛盾的第一个爆发点,面对高企的房价,即使女儿通常不介意租房,但丈母娘却将买房当作是女婿要求的硬性指标。“丈母娘刚需是推动房价上涨的幕后推手。”并非戏说。全国仅不足两成的丈母娘面对高房价,表示愿意接受租房女婿。可动辄几万一平的房价,让这些年轻人如何承受得起。

不必为丈母娘的一套房要求结不了婚,是将要结婚却无房青年的一大梦想。

6、老人:孩子可以一年多回几次家

农村人与城里人:老有所养  

近日媒体报道,寒秋中,湖北宜昌一位八旬老人坐着轮椅、守着棺材露宿街头。因五位子女未就赡养问题达成共识,这位被赶出家门、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不得不在街头露宿了两个晚上。

对于许多老人来说,期盼子女的电话和回家已经成了他们的一项工作,但有多少老人只能成年累月独守空房?

不必要求乌鸦反哺,孩子可以一年多回几次家,就是老人最大的梦想了。

7、医生:可以更安心地工作

10月25日,因为一个微创手术,浙江温岭三位大夫死伤于患者刀下。如今患者杀医,已经不是什幺新闻了。而患者辱骂或殴打医生的事件,每天都在全国各地的医院里发生着。除了个体的因素,有人将之归咎为“一个医患双方都不满意的机制”。

医生在给患者看病时,需要在心里提醒自己: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尽管此刻彬彬有礼,但下一秒钟就可能成为一个可怕的敌人,轻则把自己告上法庭,重则结果自己的性命。

对医生来说,一个安全的从业环境,是他们最大的梦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