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工、码农与文创产业的杂感

2020-07-30  阅读 787 次

美工、码农与文创产业的杂感

Gold Farming in China.

这一、两天最夯的,莫过于第 30 届新一代设计展的海报被识破是模仿 Lomography Spinner 360°的图案,这整件事情无疑为台湾官方的『文创产业』呼了一个大巴掌;在 T.Design[观察] 从第 30 届新一代设计展海报看文创产业 ,文章里头是这幺评论的:

其实讲到这里,我就不禁又想到近日来的两则新闻;分别是『北市 App 课程 打造愤怒鸟第 2』、『发展 App 工业局猎人头』,文中分别提到的是:

以及,

虽然我可以说立意良善,但不得不说,这又是标準的粗放型心态,如果官员是单靠着某一期的 商业週刊 或者是 今週刊 ,就觉得这种这幺简单的东西,我们洒个几百万,然后总是可以种出几个可以写程式的吧?写出一个 Angry Birds 来。看到什幺东西好,什幺东西夯,就去大量洒种子,然后种出了什幺东西来,实在是很难令人想像。

从以前到现在,Doodle Jump、Flight Control 甚至到最近的 Angry Birds、Cut The Rope 这些游戏,无一不是每人都拍着脑袋说,阿,我怎幺没想到之类的结果。

但实际上却一点都不理解,Angry Birds 背后的 Rovio 撑了多久才开始热卖?在横扫欧陆多久过后透过发行商 Chillingo 加大战功?在背后创投业者加持之下帮上多少忙?优美的抛物线怎幺计算出来?关卡如何设计?各式各样的可爱小鸟怎幺卡通化?要怎幺简化、优化所有控制,让游戏易为上手?

这是一整个产业链、生态圈的问题,不是一个人会不会写 CODE 的问题。难道真以为写完 Code 丢上 App Store 就会一夜致富吗?这跟卖鸡排以为把鸡肉跟麵粉丢下去油锅,3 分钟捞起来就可以吃的心态有什幺两样。

而最根本的是,产业要的不是码农也不是美工;我们要的是骇客以及设计人才 ,引述 Paul Graham 在『骇客与画家』一书中所提到的:

你可以在约耳的『约耳续谈软体』里看到比尔盖兹是如何事必躬亲的针对 Excel 产品经理进行拷问、你可以最近的历史文件里,看到 Google 创办人 虽然当年 Code 写不好 ,但是弄出了极棒的演算法、你可以在『社群网战』看到马克是怎幺写出他的交友网站,这些人都可以称得上是绝佳骇客 ;这绝对不会是去政府的职训局上个两个月后出来,就可以成就的方式。再者粗放农夫出来,就又是回到 App 一支 5,000 元做到好的市场,然后市面上充斥着一堆奇怪的半成品。

我从来都不是程式开发者,但我现在身处于网路业、软体业。 我们要的是要脑袋、有创造力、有热情的人,不是粗放型农夫,前者才有办法自助不断吸收相关知识,而不是準备一招半式打天下的人 。 健全产业与教育才是正解,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