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病父失业‧八口欠债过年‧我们叹苦他们更惨【筹足,停止筹款】

2020-07-18  阅读 424 次

母病父失业‧八口欠债过年‧我们叹苦他们更惨【筹足,停止筹款】(吉隆坡)妻子患上产后忧郁症无法工作,54岁的建筑工人必须一人负担起6个孩子及家庭的各种开销,一家八口住在一间环境未及良好的单位,靠着他每月微薄的收入,生活勉强过得去。然而,去年一场经济海啸,使他连续3个月没有接到工作,无法準时缴交屋租及水电费,结果欠下约2000令吉的债务。年关将近,大人小孩都为添购新衣新鞋及年货而忙碌,但对他们一家八口来说,今年的新年不只无法添购任何年货,还必须在债务中度过。十多年前,担任建筑工人的符亚财与现年48岁的张玉清结婚后,生下6名目前年龄介于1至13岁的孩子。一年前,他的妻子张玉清患上产后忧郁症后,便留在家中看顾孩子,无法工作,全家开销全靠符亚财一个月千多令吉的收入来支撑。没吃午餐肚饿就喝水本来这样的收入,在省吃省用的情况下还能足够糊口。无奈过去几个月受金融海啸影响,符亚财连续3个月都没有工作,顿时无法支付家中的各种开销,连续欠下了3个月的屋租及水电费,总数约2000令吉,这还不包括妻子因忧郁症而问诊的款项。符亚财一家住在增江北区廉价组屋的其中一个单位,据记者所见,他们屋子里的情况非常杂乱,不只传来阵阵酸味及尿骚味,孩子们也没有良好的学习环境,屋内3间房犹如杂物房,客厅则成了他们吃饭、睡觉、做功课等活动的场所。对于家中目前的情况,符亚财说,他是在这个月才开始有工作做,所以只好尽自己所能,去负担家中的开销及所欠下的费用。“虽然日子难过,但依旧必须生活下去,只要不饿死就好了,许多人比我还惨。”他说,为了节省开销,他都没有吃午餐,只吃早餐,放工时买一些简单的菜回家煮给一家大小吃。“下午那餐没吃,肚子饿就喝多一点水。”现在的他,只希望能够儘快把所欠的费用都还清。他还自豪地说,虽然他欠下这些杂费,但他并没有向人借贷。骨肉分离 妻忧郁症不再送儿到孤儿院一家八口住在一间拥有3间房的组屋单位,全家平日的活动,包括吃饭、睡觉、做功课等都挤在一个小客厅里。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生活环境,符亚财曾试过把其中4名子女送到蕉赖9英哩的孤儿院去,可是最后却因妻子的忧郁症发作而把孩子接回来。“当时妻子不能接受孩子离开他们,最后导致忧郁症发作。”他补充,现在孩子大了,应该也不想要到孤儿院或福利局去。对于新年的愿望,他表示不敢想,只希望一家大小都健康平安。长女没考UPSR听不懂国语辍学由于患上忧郁症的母亲不太管他们,符亚财的长女符美云在小学六年级的小六评估考试中缺席,今年新学年开课时,她也只到中学报到,唸了3天便没再上学去。记者跟她聊到这件事时,她却对记者的询问沉默以对,直到记者询及她是不是因为听不懂国语才不愿去上学,她才轻轻点头。不过,她始终不肯透露自己为何缺席小六评估考试。据记者了解,除了最小的儿子之外,符亚财其余5名子女都是自理,母亲甚少管他们。【6子女档案】长女符美云(13岁)── 身上及手上有着小时被滚水烫伤的疤痕,性格显得羞涩,显得自卑。次女符凤明(12岁)── 聪明懂事,显得比较稳重,看起来更像老大。三子符凤豪(10岁)── 好动顽皮,性格看起来有些许叛逆,常爱到处去玩。四女符凤玲(9岁) ── 活泼天真,长得较同龄的孩童矮小。五子符凤安(7岁)── 活泼好动,长得较同龄孩童矮小。幼子符凤兴(1岁)── 还不会行走,由母亲照顾。採访手记生活虽苦但感情密切记者是从爱心养老院院长林振全那里得知符亚财一家的情况,然后前往採访他们一家。整个採访过程中,符亚财绝口不提“苦”字。对于自己的工作、经济、家中情况、债务等,他都没有抱怨,也没有申诉,更没有主动要求协助,显得异常乐观。他是关心孩子的,从他即使欠钱也要为孩子报读学校,以及买读书用品如校鞋、校服等给孩子,便可略知。可是,他显然不认为目前的家中环境对孩子的生活及成长过程会造成甚幺样的影响。这还能称之为乐观吗?他的妻子在访问进行时,也只是与幼子一言不发地坐在一旁,对记者的询问大部份都只是维持缄默。虽然他们一家的情况在外人的眼中并不好,然而从他们的互动了解到,他们的感情非常密切。记者不时探问符亚财是否愿意让孩子们被送到福利机构收留时,他却拒绝直接回答,只是以妻子及孩子作挡箭牌,直称他们不会答应,惟记者却从他的言谈及表情中,发现其实不捨得孩子的是他本人。‧2009.01.2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