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培育JimmyChoo缺政府资助‧槟百年鞋业走向夕阳

2020-07-16  阅读 833 次

曾培育JimmyChoo缺政府资助‧槟百年鞋业走向夕阳(槟城22日讯)已故戴安娜王妃的御用鞋匠周仰杰(Jimmy Choo)扬名国际多年,然而,他的家乡的槟州鞋业公会近几年却不敌中国鞋业,且在缺乏政府扶持下,逐渐式微,当地的製鞋厂从原有的65家减至约10家。1980年代末至90年代是周仰杰的事业转折点,时尚杂誌《Vogue》在长达8页的专题报导中,重点介绍这位获得戴妃赏识成为御用的鞋匠。就在此时,中国开始成为世界鞋业生产的中心点,在成本竞争下,大马鞋业开始处于劣势,这也是槟州鞋业没落的起点。槟州鞋业公会主席谢全昌说,原称为革履行的槟州鞋业公会将于今年迈入100年,早在自由港时代,也是鞋业最兴盛的时期,可惜如今已逐渐走向没“鞋业公会在最旺盛的年代,会员人数约四百多人,如今我们只剩下150名会员。80年代槟城的製鞋店有65多家,如今只剩下约10家。”他指出,即使在全马各地,製鞋业者也逐渐减少,一些关门大吉,一些则转型改生产树胶鞋。谢全昌接受《》访问时披露,鞋业没落的原因除了不敌中国的成本竞争之外,另一个原因是由于缺乏政府的扶助,尤其在资金及人才培育方面。製鞋店65家减至10家“大马的鞋业拥有悠久的历史,在业界内也有一定名气,若获政府的扶持,绝不会没落成今天的夕阳行业,而且还可能会有不错的景象。”他说,目前国内许多鞋厂是小型或家庭式,寥寥无几的大型鞋厂则主要生产塑料鞋,其余男女装时尚鞋都是由中小型鞋厂所生产。“手工鞋和机械化鞋各有优势和劣势,手工鞋的价格昂贵,若要购入机器及电脑化生产设备,必需有庞大资金。”虽然政府有提供微型及中小型企业资金贷款,但许多厂家的申请都被银行拒绝。他指出,除了资金外,本地製鞋业者所面对的另一个困境是人才问题。为了解决问题,鞋业公会已开始“自助”,每年针对年轻的学院生举办鞋子设计比赛,希望培育更多像周仰杰的“鞋王”。仅大量生产树胶鞋槟州鞋业公会主席谢全昌指出,目前国内能够大量生产的鞋子只有树胶鞋,其他时装男女鞋只能以中小型方式生产。可是,和其他国家的鞋厂规模及成本相比,我国的鞋业厂家难以竞争,因此逐渐成夕阳行业。早年槟城的鞋子曾扬名四海,许多外国游客来槟必买鞋子,即使早在马新仍为一国之际,槟城鞋业也是区域内的先驱。可惜的是,随着时代改变,许多年轻人无法忍受学习製鞋的艰苦,加上本地鞋厂在成本竞争上处于不利地位,本地鞋业渐渐没落。60年代扯线鞋最着名谢全昌是从父亲谢泉盛手中接下製鞋棒子,目前他是P e nIsland Footwear(马)私人有限公司的老闆,所生产的鞋子主要销往国外。“这一双被踩在脚下的鞋子,製作过程可是繁複多工,再怎幺机械化,依然必须辅以人工处理,从外形设计、裁剪纸板、皮革、内里,都需要技术精湛精细的工匠。”从鞋样纸板、分块处理、以纸板裁剪出鞋面对不同部位,再按照纸板裁“画皮”。各部位缝合前,还得在皮革折合处“削皮”,才能让缝合处密合,一些更讲究的鞋子还另缝一道保险线,让鞋子更加美观舒适。看不到缝线痕迹“一双设计複杂鞋子,有时甚至需多达10片皮革块,才能缝合成一只鞋子。由于皮革会越拉越长,製鞋工匠还得了解‘皮性’,才能製出舒适的鞋子。”据说,60年代之前,槟城鞋业最着名的是看不到缝线痕迹的扯线鞋,这也是英国人喜好的高档皮鞋。当时即使是熟练的鞋匠,一天只能製造一双扯线鞋,有人须两天的时间製造一双鞋。Jimmy Choo师傅黄三才13岁学艺80岁的黄三才是鞋业老前辈,也是槟城香港鞋店的创办人。早在70年代,他被认为是槟城鞋王,当时许多人都争着来拜他为师。大马鞋王周仰杰JimmyChoo当年就是他的门徒之一,后到英国进修并取得辉煌成就,在国外扬名。黄三才是于40年代之际开始当学徒,从13、14岁开始打拼至今。如今他已退休约30年,仍然被认为是槟城鞋业的老前辈。“早年学艺之际,业界内还是以传统学艺方式,学徒从打杂到出师,得耗上好几年时间,后来我向老闆争取到‘实习’的机会,才得以在短时间内掌握製鞋技术。”他说,当时製鞋都是以学徒拜师的方式,新进学徒还得从打扫、买菜及煮饭等打杂开始,慢慢以“偷师”的方式学习製鞋功夫。“当时学徒来到老闆的店家,没薪水、吃睡都在老闆家,也没机会动手做鞋,就是看而已,这样看了3年。革履,即皮革製成的鞋之意,以前的皮革材料价格可不便宜,所以学徒很少机会可以真正动手做,只能在一旁看工匠做。“可是,如果你没有真正动手做,一直看并没有用,只有真正动手才能掌握做鞋的技术。幸好当时的老闆愿意让我动手做。”推广树胶屎黏鞋他说,当时做鞋分不同“部门”,鞋面、鞋底、男女鞋不同,当争取到老闆的同意让他动手后,他努力地全方位学习,结果3个月就成功独立製出一双鞋子,并获得老闆的认同。“鞋面有很多奥妙之处,比较难,製鞋底却比较简单。当我掌握製鞋功夫后,就到巴生向一名来自中国的客家师傅学习。”他指出,与早期的製鞋程序比较,如今製鞋可说简单很多。当时没有化学胶水,只好用煮过的蜡黏贴,干后再缝线,非常麻烦艰难,一个师傅一天只能製两只鞋子。他曾一度放弃鞋业,跑到怡保割胶,发现树胶屎(干树胶)更适合黏鞋,回到製鞋业后积极推广,让製鞋程序变得更加简单。直到后来市面上出现黏性更强的化学胶水,製鞋程序变得更容易。‧2012.02.2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