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坐拥百家超市身价70亿 最悲剧女富豪欠款跑路

2020-07-16  阅读 467 次


曾坐拥百家超市身价70亿   最悲剧女富豪欠款跑路

2016年,中国女富豪李彬兰以70亿元人民币身家排名516位。2017年胡润富豪榜上,李彬兰的名字却消失了,还因欠款4850万元跑路,堪称最悲催女富豪。

李彬兰曾是有名的传奇女老板,是零售业鼎鼎大名的「铁娘子」,还是胡润富豪榜上常客,她开办的新一佳在短短十年内开了近百家门面,最巅峰时年销售额一度超过180亿元,还被称为深圳零售业三巨头之一;但是巅峰之后,新一佳却迎来了倒闭潮,如今也仅剩一家门面,却已改名为「悦汇购」,由深圳大晟集团接手,这也宣告了新一佳正式破产。

综合报导,新一佳的创始人李彬兰,是一个果敢决断、非常强势难对付的铁娘子。在创办新一佳之前,李彬兰曾经投资过万佳百货,后来她把股份卖给了万科,此举也让她赚了不少钱。


曾坐拥百家超市身价70亿   最悲剧女富豪欠款跑路
新一佳店面已被改名为悦购汇。

1995年,年仅30岁的李彬兰和广东核电集团一起合资创办新一佳,并在深圳开了第一家店面,由于当时深圳有大批外来务工者涌入,新一佳凭藉着物美价廉,迅速赢得消费者的喜爱。此后5年时间,李彬兰抓住发展势头,迅速在深圳布点,一跃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

2000年,李彬兰不满于本地市场,开始扩张到全国。2001年,新一佳已经在华南、华东和东北区密集布点。到2003年,李彬兰在全国20多个城市开了50家新一佳超市,年销售额也飙升到了50亿元人民币,一跃成为广东第一、全国第12的连锁超市。

截至2005年9月底,新一佳已先后在全国各地成功开设了连锁分店70多家;2007年,新一佳超市销售额将近168亿元人民币,位居广东省零售业第二名、连锁百强榜第14位,在全国的门店数达到了116家。鼎盛时期的新一佳让李彬兰跻身胡润富豪榜,2008年即同时名列胡润百富榜第152名、胡润零售富豪榜第5名、胡润女富豪榜第14名。

能够快速发展起来,与李彬兰的「铁腕」管理脱离不了关系。在此前的媒体报导中,她是「一个果敢决断、忘我投入并且很难对付的铁娘子」,据说会经常把下属骂哭,对内盗的员工开除起来也絶不手软。在每期出版的内刊《新一佳》上,专辟出一个栏目,用于刊登各地分店处理内盗的汇总情况,李彬兰几乎是发现一个开除一个。

她曾说:「对手下好,是给他们信任,给他们学习提高的机会,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而对于损公肥私的行为,在新一佳是没有任何情面可讲的。」而据新一佳超市的高层说,李彬兰除了铁血外,精力也十分充沛,需要有两个秘书轮流跟随她工作,否则一个人根本跟不上她的节奏。

由业绩带来的社会荣誉也为她降临。2008年奥运前夕,她成为长沙站传递圣火的火炬手。


曾坐拥百家超市身价70亿   最悲剧女富豪欠款跑路
新一佳在2008年后开始出现危机。

扩张太快扯后腿 迅速跌落神坛

但在最辉煌的2007、2008年过后,新一佳的各方面态势出现了滑落。因为扩张速度过快,经营和服务质量下滑,这让新一佳在辉煌之后,迅速坠落。

新一佳是广东开店速度最快、数量最多、经营面积最大的超市企业,以2003年为例,单一年就开了18家新店,但由此带来的问题却很难解决。相较于家乐福、沃尔玛等外资零售巨头的全国扩张战略,新生的新一佳并无数十年管理经验积累,且扩张点布局散乱,范围太广,使供应链、资金链、有效管理成为难题。

新一佳将分店开到10个省后,物流瓶颈开始显现。2004年时,新一佳曾设想自建覆盖全国的物流体系,但以当时的财力、物力,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无奈之下,他们只好采用折中方案——委托第三方物流,但当时的第三方物流服务成熟度无法满足新一佳对生鲜、水产品的配送需求。

盲目的扩张为新一佳现金流的紧张埋下隐患,一位深圳本地供应商表示,「目前新一佳几乎80%的门店都是不盈利的。资金紧缺也导致给供应商结款周期长。目前如果新一佳有招投标,我们都不会参与的。」

最终,新一佳只好频频关闭外埠门面,2008年前后,新一佳便迎来全国范围的关店潮。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新一佳鞍山店停业;2009年,新一佳东莞店、淄博店、西安店关闭;2012年,新一佳退出广东江门;2013年新一佳退出益阳、徐州、荆门等地。

新一佳的创新不足也是外界诟病的缺陷之一,一位消费者表示,「新一佳开店的时候,感觉不错,但是十多年来,装修没怎幺变,甚至越来越差。也没什幺特色,进驻的品牌也不怎幺上档次,其他超市比它更有优势。」

媒体曾评价:「当年,新一佳的进驻引起了轰动,但紧接着两年后,新一佳的规模便被人人乐超过」。其后益华百货、乐家超市、卜蜂莲花、大昌超市、乐购超市等相继加入超市竞争行列,商家进入了必须凭特色才能吸引顾客的时代。

为迎合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新一佳在2006年进行过调整,改变了以往相对杂乱的布置,重新规划一至四层商铺功能,如一层专设百货、二层专设生活街市、三层专设精品百货等等,可惜并没有取得太大成效。

2012年,由于电商崛起、运营成本增加、扩张的红利泡沫破灭,企业客流减少,利润下滑,出现了全国性的倒闭潮。外资巨头家得宝关闭在华所有门店, Tesco乐购、沃尔玛、家乐福等关闭多家门店,永旺、百盛、新世界百货等多家百货巨头也纷纷关店。

遭此巨变,诸多企业做出战略调整,积极应对,像是沃尔玛改造旧门店、发展山姆会员店,积极探索线上业务;家乐福强化集中采购,开建配送中心,上线电子商务;步步高力推门面升级,以跨境电商为突破口发展线上业务,然而新一佳却并无此类举措。

电商的崛起与外国巨头的双面夹击,未能及时调整业务的新一佳在消极等待中错过了起死回生的最后机会,也似乎已经走到尽头。

虽然在李彬兰杀伐果断的治理下,2012年新一佳的销售额曾攀升至180亿元,店面多达116家,百强排名最高时位列第14名,李彬兰还以身家超过了70亿元登上了财富榜。但李彬兰这样的强权,由于事事都要自己抓,导致放权不够,很多细节问题并没有做好。


曾坐拥百家超市身价70亿   最悲剧女富豪欠款跑路
在新一佳资金链断裂后,有许多供应商走上街头抗议讨债。

2016年,新一佳管理问题集中爆发,资金链断裂导致大规模供应商讨债游行活动,网上至今可见一张照片,人们拿着「1034万」、「120万」、「140万」的看板,向曾经的零售巨头抗议,在业界引起巨大轰动。

除了门店大量关闭、重组未果,让新一佳走到破产清算的地步,李彬兰还因欠款4850万被告上了法庭。但讽刺的是,李彬兰并没有想要解决新一佳遗留下来的这一堆烂摊子,在2016年跑路,并且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最终逼得法院以万元悬赏来找人。

新一佳的倒下,除了因电商冲击,最重要的还是其自身反应迟缓、管理不善所致;在创新大潮席卷、传统零售业持续低迷的环境下,如果还是墨守成规,就很可能会成为第二个李彬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