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活西藏、尼泊尔、印度六千公里

2020-07-13  阅读 235 次

旅活西藏、尼泊尔、印度六千公里

现实虽然磨人,但只要心中有所想,就有继续的力量!

只有提起勇气走出去,生活才能改变、理想才能实现!

旅途的颠簸,更能让我看清世界的真实,自己的真实!

出发去西藏了,虽然已不是第一次,但心情更兴奋。乐的是过程──因为坐的是越野车,可以自在的走走停停,期待直接跑到那风光如画里去。对于西藏,人们难免有很多神秘和唯美的幻想与描述,或肤浅的猎奇心态。但如你能先抛开许多成见,或是人云亦云的迷思框架,亲自走进这地方跟里面的人们相会,去多了解发掘他们的精神文化,便能发现,她就是那幺纯粹的纯洁和乾净,不夸张不神化也不需矫情。

庆幸初去之时,我什幺都不懂,毫不预设也没过多的幻想,那里的善良藏人亲身告诉我,西藏是怎幺个无尘,笃定和自然的地方。人们在黑实的高原红脸色下,都有难以置信的真诚笑容。因为对藏人来说,山和湖都是神灵的居所,河流山川以至一块小石子,万物都有灵。所以他们对大自然,即使一花一草一木,亦常存一种敬畏祟拜与保护的心,与自然为善,所以亦与人为善。这信仰已俨然流在他们的血液之内,成了一切力量和幸福的来源。

在路上

旅活西藏、尼泊尔、印度六千公里

这次去,坐的是越野车,走川藏线进去:从成都出发,经甘肃,阿坝,若尔盖,碌曲,青海格尔木,安多,最后到拉萨。照片中的那些高山,雪地和平原,终于都可以亲自用脚踏遍,身在其中,那种兴奋自是难以言喻。曾经把肥脸紧紧贴在火车窗口上,想亲身走进风光如画的大自然里,去做个画中人,曾看得出神的那些飞快而去的无人之景,如今都彷彿是我的了。

无论是荒凉之地,或下雪,或黑夜,我幻想自己是个拓荒者,一直在路上,一直在找乐土。大清早出发,天虽然已有些霞光,但仍是重重的鸽灰暮色。车走在寂静的公路,一直从市区开往无人之地,背后的房子楼层遂渐远去,换成荒芜的平原。

越野转山

西藏之所以为世界背脊,是因为它为青藏高原的一部分,平均高度在海拔四千多米以上。所以,脚步要踏在那高原之上,才算真真切切的走了一趟天路。眼晴想旅行,荒芜无际的平原高山壮阔震撼,但作为背包客的天堂,西藏的美,不只在浩瀚之景,反映在眼目之内的雪亮银光,那份出尘,也洗人心。

一路上看到不少玛尼石堆,这在西藏很常见,湖边、山上、路边……石头上面都刻了六字真言。教徒经过都会再用小石子去推叠,有祭神和祈求如意吉祥之意。这小小的石子,亦代表着藏人对大自然的敬畏。就如每个人都有故事,所以每块小石子,也拥有灵性与特别的意义。送重要的礼物,甚至定情,都用一块喜欢的小石子去代表自己。

▼玛尼石堆

旅活西藏、尼泊尔、印度六千公里

我从小就很喜欢漂亮的石头,有收集的习惯。却不知这小小石头里面,原来藏着这幺有意思的故事。石头都有生命,所以满是石头的山是活的。对藏人来说更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转山可以「修来世」,洗清以往的罪孽。

扎西德勒!

高冈之上,人烟稀少的圣湖神山,于旅人来说,总是祕景。在山中的人们,不单只是纯朴,也像清澈的湖水一样,所以有不同于别人的纯洁。眼眸里的坚定和澄明,看了似被摄入那最纯白无瑕的世界。地灵,所以人杰。圣洁的土地,指引人们重新发现,或去寻找彼此的美善,摆脱俗世的各种扭曲。

一路上,看到好多羊和牛,还有戴头盔的牧民,整车人如获至宝,又叫又跳的跑下车去打招呼和拍照。而牧民们也乐得给我们当模特儿,更自动摆出好多帅气姿势。

画家司机眼下的世界,是挥洒用画笔和色盘去拼贴的。他拿着个大相机,却不知怎幺用。我其实也不大会,只是教他简单的手动光圈快门,他便立刻练习。所以一路走来,看到湖,看到动物,看到任何我觉得有趣的,都可随时请画家大哥停车去拍照。其实我哪会拍照,只是除了文字,我也喜欢透过镜头,去看地平线另一头的人们。而他们,也透过我的镜头,正对你微笑。

▼蓝天白云,似是伸手可及。

旅活西藏、尼泊尔、印度六千公里

※札西德勒:札西德勒在藏语里就是吉祥如意的意思,看到藏族朋友们别忘记说声札西德勒!他们大都会开心回应。

日光之城

拉萨的年日照数在三千小时以上,日照非常充足,所以冬日的白天,在大太阳之下,亦是非常温暖。所以夏天时的拉萨,更配得上日光之城的美名。

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有最好看的蓝天浮云,所以是很多旅人心中的天堂。而她也是我的旅行启蒙地:毕业旅行曾有过三个月的新藏之旅。因此这日光之城于我,并不只是神祕的追寻,或是她的盛名,而是对这城市有太多的情意,所以举足轻重。

▼雄伟之下,这日光之城住着很多不同的人们:默默为生活修行,努力向上,希望有一天能走到天梯的顶端。

旅活西藏、尼泊尔、印度六千公里

淡季时,下午整条街人不多,我一个独佔安静的青砖,在阳光下来回巡逻;眩目的豔阳,使得所有东西都披上一层彩虹和朦胧的金光,舒服温暖得想跟肥狗们一起蜷曲在街上午睡。也使得迎面而来的人,都美好得如天使般发光。就算虚幻,我也愿意骗自己如此去看世界。

当然稀稀疏疏的人群对商贩来说,并非件好事,但我自私地高兴着。不过,选择来这边过生活的人,也不是什幺善男信女,这些人不忙生意,都在店内自得其乐,玩狗耍猫。

有时乾脆拉下门关店,大家到朋友的酒吧喝酒煮菜去,弹个小吉他唱唱歌──都是性情中人。这群人,是我们的理想。将生活发挥得淋漓尽致,将日子过得悠闲逍遥,故又有不少旅人来此寻找心中想望,或只是纯粹过过生活。

走下主播台,不顾一切去流浪,看她如何用215个旅活的日子,全程陆路走遍喜玛拉雅山!

相关连结:Into the Wild . 吴蚊蚊浮游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