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2020-07-13  阅读 238 次

很多朋友问我:「世界上有那幺多国家,究竟尼泊尔有甚幺触动你,令你愿意为他们做那幺多事情?」

官方答案是:「尼泊尔人民很善良淳朴」、「尼泊尔这个国家很美丽」、「尼泊尔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尼泊尔……」等等。

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尼泊尔人们无论遇到甚幺情况,都总能以笑脸面对。photo credit: Pink Lee

真实的答案是:「其实甚幺原因也没有,或许是缘分吧!」事实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能让我与尼泊尔有那幺深厚的渊源!

2006年,在当财经记者的我,胆粗粗首次独自背包,第一站就挑了西藏。这是命中注定的一趟旅程,在那里,我甫下飞机就哭了;看到藏民五体投地朝拜,烂身烂世却奇乐无比的眼神又让我哭了;一句「当你紧握拳头,你拥有的只是一点;但当你放下拳头,你拥有的却是全世界。」把我当头棒喝唤醒了。

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当年乳臭未乾的我,自己跑到了西藏|photo credit: Pink Lee

遇到其他背包客说要到尼泊尔,我又胆粗粗要跟着去,可是没有携带特区护照的我可怎办?我竟然找到同事在公司里取我家的后备锁匙,再交给好朋友到我家里拿护照,再立即把护照用快递寄到拉萨东措青年旅馆!

就这样,坐公共大巴从拉萨到日喀则,甫到达日喀则就发高烧,睡了一个晚上,翌日还是继续坐通宵巴士连夜赶到中尼边境樟木,昏沉睡了一个上午,再与同行的两个大陆背包客和一个韩国背包客过桥过关,再在边境坐了5个小时的士直抵加德满都。那时的加德满都还是王国,奉行君主制,由于内战频仍,不时宵禁,游客也很少。

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与其他背包客徒步走过分隔中国和尼泊尔的友谊桥。photo credit: Pink Lee

这次与尼泊尔的邂逅虽只是短短一个星期,却在我脑海里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从此,我的命运亦已再不一样。

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当年在尼泊尔虽然逗留时间不长,所遇到的人和事却是记忆犹新。photo credit: Pink Lee

2008至2010年的两年三个月环游世界,没有选择再游尼泊尔,或许时机未到吧。不过当我于2011年再出行时,第一站便选择了落脚加德满都。其后在博克拉逗留期间,竟遇上了年轻小伙子Amrit刚成立的儿童之家Edventure Nepal,自此就与尼泊尔结下了不解缘。

问我可有刻意挑选尼泊尔的儿童之家去做志工?可没有。曾在蒙古和哥伦比亚的儿童之家当过志工,两地的小朋友均十分触动我,总是希望回去探他们,可却从来没有实现。反而,博克拉这所儿童之家却让我不断回头。是甚幺触动了我?我只能说是缘分。同时间,这个地方亦变成了我的家。

,尼泊尔发生百年一遇的大地震,不知算是幸或不幸,我竟也在首都加德满都,幸运逃过大难,睡了数天帐篷,便开始与朋友在震央Gorkha派发紧急援助物资,为了助当地村民自力更新,我们更展开了Gorkha的学校重建项目,并继而在香港成立了非牟利组织「Light On 烛动」。

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第一届「Light On 烛动」的董事与执委成员,全部皆为仆心仆命的志工|photo credit: Pink Lee
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尼泊尔UNESCO古镇Bhaktapur虽受损严重,幸运地其主庙仍然耸立|photo credit: Pink Lee

明年第一季,我们打算开始重建,并计划主要使用Gorkha当地村民、尼泊尔的学生和国际志工作为重建的主要力量。

我们不认为,抛下一堆资金,聘请大量工人,快捷地把学校重建完成,拍拍手离开就是帮忙。正如很多于尼泊尔从事慈善团体的当地人也说,如果村民不需要任何劳力便能取得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他们又岂会懂得珍惜?

要让他们学懂在灾难后如何重新站起来,他们需要的不单是物质,更是自力更新方法。对我们来说,若只需放下捐款便离开是何等容易,但我们着重的是过程,而不是目标。建学校固然重要,但如果有方法让当地人一同参与,好让他们建立归属感、学懂如何保养有关建筑物、以及让他们与国际上关心和支持他们的团体或个人联繫,那我们再花一点努力和劳力又有甚幺关係。

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我们在Gorkha的学校重建计划。photo credit: Pink Lee

此外,利用当地和国际志工也是很实际减省成本的做法。尼泊尔差不多有一半人口均在国外,而由国外国民电汇回来的款项亦是尼泊尔四大经济支柱支一。山区的年青人争先恐后地到马来西亚、中东和韩国等地打工,是以要在山区找到足够劳动力去重建亦非易事。

既然引入志工能加强情感上的联繫又能节省成本,那何乐而不为?

为此,我们已决定于来年的农曆新年假期开始带领志工团到Gorkha重建,项目名称为「诸觉亮之旅」。何解「诸觉亮」?因为重建又岂止是帮忙地震后的灾民那幺简单,通过亲身到当地体验落后的生活环境,并学习如何生活得像一个当地人以及如何在一无所有下活得快乐无比,这绝对是一趟我们这些城市人的自身醒觉之旅。

旅居世界七年,我选择这样重建尼泊尔... 诸觉亮之旅(尼泊尔学校重建工程)photo credit: Pink Lee

今个农曆新年假仍未有任何计划的你,可有想过一个白色又有意义的假期?

被喜马拉雅山环抱的雪国尼泊尔刚遭遇了百年一遇的7.8级大地震,近一万人丧生, 80万间房屋被摧毁,很多学校亦已然倒塌。

「Light On 烛动」现正于震央Gorkha进行学校重建,当地村民需要的不只是一双手,更是外界的爱和支持。在城市中长大,未曾遭遇任何天灾的我们,藉着这「诸觉亮之旅」,不单可以从尼泊尔人身上学到「如何在一无所有下活得快乐」,这更是一次自身的醒觉旅程。愿诸位心灵醒觉,并燃亮重建希望。

只需两天假期,就能利己利人,何乐而不为?至2月12日,Light On创办人李慧琪Pink将在尼泊尔与你渡过这趟心灵之旅。

即使你未能参与,亦欢迎捐款予我们的重建项目,请电邮予treasury@lighton.org.hk查询。

详情:

日期:(周六)至2月12日(周五)

地点:尼泊尔

早鸟优惠费用:3900港元(不包括机票,所有费用在扣除直接成本后将拨捐有关学校重建项目)

早鸟优惠截止日期:

名额有限,额满即止。过了早鸟优惠后,费用将为4500元。

在申请前,请务必阅读整个项目的简介,并请填妥报名表作实。

工作简介:

~清除瓦砾

~协助重建

~与当地社区和学生文化交流

报名程序:填妥报名表格

成功申请者将会收到我们的电邮通知。

查询:volunteer@lighton.org.hk

注意事项:

    参加者需于晚抵达加德满都,以便翌日清晨6时出发;诸觉亮之旅将于晚上结束,建议购买翌日机票回港,2月13日将提供选择性的加德满都一日游供参加者。费用包括加德满都两晚住宿费、于Gorkha的五晚食宿费、当地交通费和2月12日半天游费用 。不包括机票费用、保险费、签证费及其他旅游及个人开支。余下收益将全数拨捐有关重建项目。参加者需要自行安排购买机票,建议选择乘搭同一航班一同由香港出发。Light On会于出发前举行简报会。

带队者李慧琪Pink之简介:

旅居世界七年的Pink,曾经任职财经记者,跟许多营营役役的香港人一样,每天上班下班,「打份牛工」;后来2006年一趟西藏的独行背包之旅,启发了她于2007年首次参加一个蒙古孤儿院的工作营,其后更于2008年放下香港的一切,向世界出发,由拉丁美洲、欧洲辗转至印度、尼泊尔,寻找生命的意义。从2008年至2011年的心灵成长历程,都一一记录在她两部非一般的着作《The Travel Within: 拥抱印度I》及《拥抱印度II》。2011年,她开始在尼泊尔博加拉的儿童之家Edventure Nepal当义工 ,协助联繫国际义工到儿童之家服务。自2008年以来,她在世界浪游达七年之久,2014年她于内地出版《你的生活不该如此,带上心灵去旅行》,并于同年四个多月里,于中国二十一个城市、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共举行了五十一场《你的生活不该如此》新书讲座及心灵成长课,以散播爱心种子。

2015年4月,她刚于尼泊尔举办完一个与香港义工机构义游合作的儿童之家工作营,正準备迎接下一批于4月26日举行的另一个工作营,便在加德满都经历了近百年一遇的7.8级大地震。她逃过一劫后,便与其多年于尼泊尔建立的人脉,展开救灾工作,派发逾8吨粮食予灾民,现在则展开了学校重建计划。她七月份回港,便成立了非牟利政府组织「Light On 烛动」,长远会争取成为慈善机构。现时「Light On 烛动」在长洲办有一慈善Light On Cafe,售卖尼泊尔有机咖啡、草本茶和民族精品,收益全拨捐赈灾之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