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如何欺骗我们环保只是个人责任

2020-07-13  阅读 322 次

新自由主义如何欺骗我们环保只是个人责任 

  我们不管多努力回收垃圾、自备餐具、家里装太阳能板,也抵消不了某些组织、某些制度,甚至某些国家对地球的危害。各种对付气候变化的生活建议,也跟这场全球性的危机本质脱节。

  我们经常听到许多环保建议:使用可重複再生的物品、多走楼梯少搭电梯、换省电灯泡、购买当地生产的蔬菜、购买环保节能电器、屋顶装设太阳能板,或是採取研究认为对抗气候变化的最佳方法:少生孩子。

  这些充斥在企业广告、学校课本和主流环保组织的建议不停告诫每个人,使我们过于相信与执着「全球暖化人人有责」,把环保变成「个人道德与否」的问题,某种程度是在帮祸害世界的罪魁祸首转移焦点。

  当我们忙着把生活变得「更环保爱地球」时,石化燃料公司轻轻鬆鬆就把这些努力化为乌有。你知道从1988年以来的碳排放情况吗?单单100间公司便占据了惊人的71%。大企业恣意污染环境绝非偶然,这是过去四十年反抗「集体主义」意识形态战争的结果。它取得彻底地成功,但现在扭转还不算太晚。

新自由主义如何欺骗我们环保只是个人责任

  柴契尔夫人和雷根主导的「新自由主义」追求两个目标:第一个是消灭任何阻碍私人权力的障碍;第二个是将其建立在民主的民意基础上。代表性政策包括私有化、放宽管制、减税和自由贸易协定。种种政策解放了跨国企业巨头,它们从中获取巨大利益,并把地球当成免费的污染排放场。

  大企业透过游说政客和企业捐赠、掏空民主国家、阻碍绿色政策实行和保持石化燃料补贴,极力避免社会对过度的企业权力进行审查和检视。在全球气候变化需要前所未有的集体行动之时,新自由主义成为了绊脚石。如果人类想快速减少碳排放和汙染,就必须改变自由市场的监管机制:例如将铁路、公营事业和能源网路重新纳入管制範围;规範企业逐步淘汰石化燃料;提高税收来负担应对气候变化的基础设施和可再生能源。

  然而,新自由主义不仅确保这些措施难以从政治面改变,还透过推崇利己主义与高度个人主义等方式从文化面着手。研究表明,现代人比以往变得更个人主义和消费主义。文化灌输着我们是消费者而不是公民,我们是自力更生的个体,而不是相互依赖的集体。人们便开始用微不足道的个人努力来处理一个庞大的系统性问题,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即使在新自由主义出现以前,资本主义的经济繁荣发展已经让人们相信「被剥削的结构性问题」(贫穷、失业、健康状况或缺乏成就感)是个人的问题。新自由主义将这种自责内化和放大,不停教育我们「你不该只是内疚和羞愧于找不到好工作、负债累累、压力太大或工作忙碌没时间跟朋友相处,你还得担起生态环境崩溃的重责大任」。

新自由主义如何欺骗我们环保只是个人责任

 

  当然,现代人应该减少消费、创造低碳的替代品、建立可持续的农场、发明更有效的蓄电方法和推广不浪费的生活方式。但是,只有当经济体系能为所有人提供可行选择时,个人的消费选择才会成为最重要的事。因为,如果没有实用的大众交通运输工具,人们还是会开车上下班;如果当地生产的有机食品太昂贵,人们还是不会放弃密集型的超级市场;如果廉价的大量生产商品仍无止尽地流通,人们还是会不停购买。这是新自由主义设下的骗局:说服我们用自己的钱包来对抗巨大的气候变化问题,而不是利用更有效的权力和政治。

  绿色消费也许能消除我们的罪恶感,但只有透过团结的大规模运动才有力量改变气候危机的未来。我们也必须先摆脱新自由主义赋予的思想禁锢:停止个人式的思考,不要继续纠结于个人环保行为的琐碎问题,而是对企业的胡作非为开始採取行动。

 (本文得以问世,有赖于MPlus×啧啧小额订阅计画的支持)

参考报导:Guardian

图片出处:Ian D. Keating@flickr、Jan Jespersen@flick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