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欠债自杀还被抢‧趁死打劫

2020-06-25  阅读 344 次

商人欠债自杀还被抢‧趁死打劫(霹雳.打巴8日讯)一名二手承包商因週转不灵而第三度向多组阿窿借贷二十多万令吉,却无力偿还,他相信不堪遭阿窿以恐吓手段逼债的压力而离家出走,并致电妻子表明要自杀。结果,他在失蹤5天后,被发现在偏僻的油棕园内吸废气自杀身亡,而且身上的钱包与证件均不翼而飞,不排除有不法人士在死者自杀时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趁火打劫”偷走死者的财物。家乡在霹雳宋溪但住在雪兰莪梳邦的死者梁家康(40岁),生前从事建筑业的二手承包商,他被发现时相信已死亡3天,且身旁还有半打啤酒,他是不是在自杀前曾喝酒壮胆则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证实。疑喝酒壮胆寻短见打巴警区主任宋萨指出,宋溪警局是于週日傍晚约6时接获公众投报,指发现一名华裔男子倒毙在一辆停放在油棕园内,并已上锁的蓝色掀背式花蝴蝶轿车内。警方赶抵现场后,发现车内还有6罐啤酒,并发现一条塑胶水管从死者车子的排气管连接到车内,死者身上并没有留下受到綑绑、刺伤或割伤的痕迹。他说,由于死者身上没有钱包和证件,不排除有窃贼在死者死后趁机偷走。“警方无法从死者身上或车内找到任何身份文件,仅查出车主是一名来自雪州梳邦的华裔男子。”另一方面,至于死者为何从梳邦驱车上百公里返回家乡附近,并在偏僻的油棕园自尽则不得而知。死者遗体较后被送往打巴医院太平间解剖,家属在下午已办理领尸手续,并把他的遗体运到富贵纪念馆打醮。死者遗下妻子杨杏莹(39岁)和3名孩子,分别是14岁长女,12岁次子和4岁幼儿。阿窿要家属摊还本金死者的妻子杨杏莹週一在打巴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时指出,丈夫是因为生意週转不灵,包括无力支付供应商和外劳准证,在走投无路才去借阿窿。就在她接获丈夫自杀身亡的恶耗后,大耳窿还是不断致电向她追债,对方甚至表明,就算她丈夫死了,家属至少也要摊还本金。她说,丈夫曾于今年1月和6月两度向大耳窿借贷,第一次是十多万令吉,第二次则是二十多万令吉,而在丈夫第二次借阿窿时,丈夫已向她坦诚再也没有能力还这笔债,她于是通过银行贷款助丈夫摊还债款。“我曾致电阿窿要求他们别再借钱给我丈夫,因丈夫再无还债的能力,想不到丈夫还是跑去借第三次。”离家隔天致电要自杀死者的妻子杨杏莹披露,丈夫是于本月3日离家,并在隔天打电话向她表明可能会自杀,而且不会再回家。她担心丈夫的安危,原本在週一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求助,讵料当天凌晨2时便接到警方的来电通知指丈夫轻生的消息。此外,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和投诉局副主任林炳顺说,死者已矣,他呼吁大耳窿高抬贵手,别再骚扰死者家人,待家属办好丧事后才商讨解决方法。张天赐:曾通过一名拿督求助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指出,死者梁家康出事前,曾经通过一名拿督于上週五联络他,对方透露死者面对阿窿债困境,打算向他求助,但他当天因有事要办,双方约定週一会面,不料他週日即接获死者自杀的消息。“如果上週五我接见他,他或许不会自杀,他会走上不归路,是大耳窿逼债造成。”他指出,他也收到另一个消息指儘管死者已去世,但大耳窿并没有就此罢休,反而继续向死者家人追债,他谴责大耳窿的讨债行径非常可恶。恐吓掳儿烧屋搬家避阿窿杨杏莹从事外劳仲介,她是于上週五开始接到阿窿讨债的恐吓电话,对方声言準备上门泼漆和放火,甚至以拐带孩子作为要胁。她相信,阿窿联络不上丈夫,才打电话向她追债。杨杏莹为了本身及孩子的安全起见,已举家搬到亲戚家暂住避风头,并向警方备案。她坦言,因为工作的关係,很多外劳和客户会随时联络她,她不能关掉手机避开大耳窿。自称合法逼迫还债家属不堪阿窿骚扰死者家属週一晚上在灵堂谴责大耳窿追债手法低劣,不但自称是合法放贷公司要死者家属代为还债,更污衊家属谎报死讯。死者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姑姑在灵堂外对记者指出,最近3天家属不断接到大耳窿的讨债电话,有者在得知死者死讯后,直斥家属撒谎,不相信死者已逝世。“我们今天开放灵堂让记者拍照,是要证明给大耳窿看,家康确实已经自杀去世,如今我们已无能为力,希望他们不要再骚扰我们。”她说,最近有一名大耳窿跑腿不断到他们位于首邦市的住家按门铃骚扰,屋内的人不肯开门相见,对方就致电给屋内的亲属,自称是合法放贷公司的代表。“对方说,就算家康已经去世,我们所有亲戚也一样要为家康扛上这笔债务,还威胁除了对我们不利外,连左邻右舍也不会放过。”她也谴责大耳窿们日夜24小时不断致电骚扰死者亲属,已对亲属们造成精神和情绪上的困扰。死者的遗体是在週一下午,从霹雳州打巴运回吉隆坡富贵纪念馆设灵,并将于週三中午12时30分举殡,安葬于士毛月富贵山庄。‧2013.07.0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