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2020-06-23  阅读 838 次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发现时间之美  记下时代轮廓

早前走进Vacheron Constantin在香港举行的One of Not Many晚会,突然间感到有点像回到2014年的9月。当年品牌是香港的Watches & Wonders展览的一分子,却遇上本地佔领运动,事隔近5年,One of Not Many晚会举行时,又正正见证着另一件香港社会大事;作为一个腕表品牌,Vacheron Constantin确是见证着城市、时代的变迁。

品牌早前在香港以品牌广告标语One of Not Many(卓尔不群)为主题举办展览暨酒会派对,超过150位来自香港、台湾和韩国的东北亚洲区朋友和客户聚首一堂。

贯彻One of Not Many精神,品牌邀请3位来自香港、台湾和韩国的艺术家合作,各以其独特创意方式展现品牌3大标誌的Overseas、Fiftysix与Patrimony腕表系列,品牌在今年日内瓦高级钟表展上推出的Traditionnelle Twin Beat万年曆腕表,更是首次在亚洲区亮相。

与港台韩创作人合作

活动在香港中环核心地段、历史悠久的毕打行举行。毕打行的历史建筑本身充满艺术气息,吸引不少现代画廊、精品店舖进驻,Vacheron Constantin亦因此选择在此举行活动。多年来,Vacheron Constantin创造了一个独特的钟表世界,工坊製作限量的时计作品,确保非凡卓越的品质。

为了体现这种精神,品牌与才华洋溢的创作单位合作,他们不断精益求精,拥有放眼世界的视野,以及创新及创造的精神,与One of Not Many的精神不谋而合。今次的创作单位包括来自香港、韩国、台湾的摄影师麦憬淮、设计师梁兑旿和音乐视觉艺术家颜伯骏。

为了突显Overseas系列象徵的旅行精神,扎根香港的建筑师兼摄影师麦憬淮探索香港城市繁忙喧闹展现的活力与身处大自然当中静谧恬适的愉悦,对他来说,真正的探索不仅是发掘山川地貌的旅程,也可以是日常生活中一些经常被忽略的事物。

「摄影令我认识美学。每张照片均蕴含多重历史意义以及多元文化,我觉得一个永恆的设计亦如是,而这也是在当代城市生活应有的态度。」麦憬淮说。他将香港的霓虹灯城市夜景和大自然风景画面,创作成光影变化的装置艺术。

驻居首尔的空间与时尚生活设计师梁兑旿则从韩国的传统石塔和月亮圆缺中发现时间的永恆与均衡之美,对应Patrimony系列的简约纯粹设计。他表示:「时间使人类超越数字。它是一条概念的通道,引领人们向前迈进。石塔与月亮带领观众去到一个地方,在那裏,时间停驻下来,与大家分享时间的价值及意义。」

至于来自台湾的音乐视觉艺术家颜伯骏认为,节奏既是时间故事,也是风格,它为人的生活定调,也是一种情感的表达。「节拍是一种由时间所创造出来的艺术。节拍是一种数学的美学,透过準确地计算快与慢之间的速度,从而掌握当中的规律。节拍可说是一种由理性构建而成的情感。」他以自己居住的台北的生活脉搏为题,将在台北街头拍下的风景录像,切割成24个同心圆,分别代表24小时,配合精心挑选的音乐曲目,演绎Fiftysix系列的时尚风格。

接近「永久使用」的万年曆腕表

派对上另一焦点,是首次在东北亚洲区展示的Traditionnelle Twin Beat万年曆腕表。无论在功能性或创新方面,堪称表坛一大突破,皆因它是一枚真正更为接近「永久使用」的万年曆腕表。这枚由佩戴者自由切换模式的双重震频腕表,万年曆功能採用暂态跳转显示,拥有5赫兹高频活跃模式与1.2赫兹低频静待模式,模式切换期间不会影响走时準确性(专利正在申请中)。

当用家佩戴时,万年曆腕表会处于高频活跃模式,与现代生活的快速节奏步调一致;当腕表毋须佩戴时,品牌自行研发的3610QP机芯可被调校至低频静待模式,降低运转速率以保证至少具备65天的动力储存。品牌便在会场上以心跳投影装置来呼应腕表的设计。除了别开生面的装置,会场内也特别供应以刚获奖的香港本土品牌「白兰树下」毡酒调校而成的3款鸡尾酒。

至于活动高潮,则是本地乐队Rubberband的压轴表演。One of Not Many是Vacheron Constantin的全球宣传主题,音乐界是品牌其中一个聚焦的合作领域。品牌在挑选音乐合作单位也显出其独有品味,在首尔一站的One of Not Many活动上,品牌便找来笔者也很喜欢、国际知名的韩国乐队Hyukoh表演,至于香港一站,则由Rubberband作表演嘉宾。

「记载了凶险,伤势也不浅,脚踏这里这一天。历史中结算,一心走出错地点,干下远征一遍。」Rubberband选来成名作《发现号》压轴,几句歌词正好呼应我们所身处的时代环境,对香港人来说感受特别深。无论是Vacheron Constantin的腕表,或是这些来自音乐、摄影、艺术、设计範畴的不同单位,大家其实都是以自己的方法记下时代的轮廓,每个人都可以是One of Not Many。也像腕表的零件一样,单独一粒螺丝一个小齿轮或者不能做到什幺,但只要结合起来,每个零件发挥自己的作用,便可以变成一枚腕表,见证和推动时代更替。

电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