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工程师到社会企业家 李家伦为年轻人寻索人生机会

2020-06-17  阅读 779 次

从工程师到社会企业家 李家伦为年轻人寻索人生机会 李家伦 Clive Lee(苏智鑫摄)从工程师到社会企业家 李家伦为年轻人寻索人生机会 成立社企——YES师友计划的学员拿着毕业证书与Clive(后排右五)合照。(受访者提供)从工程师到社会企业家 李家伦为年轻人寻索人生机会 拜访卡特——Clive早前出席美国亚特兰大的交流探访活动,拜访前美国总统卡特。(受访者提供)从工程师到社会企业家 李家伦为年轻人寻索人生机会 从工程师到社会企业家 李家伦为年轻人寻索人生机会 从工程师到社会企业家 李家伦为年轻人寻索人生机会

「我是家裏第一个考上大学的。」70后的李家伦Clive在香港长大及读书,对于学业,家人一直採取开放态度,从无施加压力。年少的Clive有空间按着个人兴趣,选择适合的学习方法,扩阔自己对人生的体验和想像;亦使他勇于在工作路上转换跑道,从工程师成为社会企业家,致力为年轻人和教育创新而努力。

循「做什幺最兴奋」筹办活动

中学时代的Clive,学业成绩一向中上。升上中六,下一步自然是专心準备高考,报考心仪的大学和学科。一次和当时学校的副校长戴瑞年面谈,却拉阔他对未来的想像。「『有想过将来要做什幺?人生要达成什幺吗?』从来没有人如此认真提问自己。」当时Clive的回应是——积极参与课外活动。在校内,同时担任学生会主席、副领袖生长和校报副总编辑;在校外,则热中参义工服务。「犹记得第一次的国际交流活动经验是在YMCA的会庆活动,担任交流营的小组导师。」Clive说。

升上大学,他仍维持这种生活方式。当时在香港大学修读电机电子工程系的Clive,接手筹办国际电机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的港大学生分会。「新组织没有先例可依,大家唯有循着『做什幺最兴奋』这方向策划活动。」这群男生发现,他们虽为工程系学生,却对实务操作一无所知。当时业界和学校的交流,亦不如今天般频繁,于是,他们向公司叩门,筹办商业机构考察;Clive还因而获提名出席IEEE的亚太区学生会议,大开眼界。后来,他们竞投到学生会议的主办权,招募百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工程系学生参加领袖营会,交流讨论。

「岂料第一天便遇上八号风球!我们原本大安旨意留守学校,后来发现课室亦要关门,唯有匆匆将参加者转移到宿舍,继续活动。」迅速的应变能力,得到当时IEEE主席的讚许;而这些「课外活动」经验,亦成为Clive日后在抉择人生前路时拥有的资本。

有人认为,上庄、做义工佔据私人时间,对学业事业无甚帮助,何解Clive如此投入?「以自己为例,这些体验令我在工作处事上更得心应手。我视义工服务为职涯规划的一部分。」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中电成为见习工程师。「搞活动和工程管理其实很似,都是涉及日期地点预算,以及如何将一项大project分拆处理,同时确保每个项目环环紧扣,并在进度期内完成。」2005年,Clive获香港工程师学会颁发年度杰出见习工程师奖。

成立社企让少年话事

多年来,Clive经常参加不同非牟利团体举办的培训或会议,他曾跟随大学教授前往四川汶川,学习如何为灾后居民重建社区;亦曾获乐施会邀请担任培训员,在印度德里跟三百多位来自96个国家的年轻人分享社创经验。喜欢阅读的Clive,分享一本影响他甚深的书籍——Bronnie Ware的作品The Top Five Regrets of the Dying。「作者是一位资深的善终护士。问及临终病人生命裏有何后悔之事,不少都说希望有勇气忠于自己,而非活在他人的期望之下。」Clive的「理想」,是每一位年轻人都被重视,拥有资源并发挥所长。2009年他决定离开稳定顺遂的工作,成立社会企业,尝试为年轻人提供更多寻索人生的机会。

在印度德里的营会,Clive认识了一位经历种族屠杀、来自乌干达的少年Big Deal,为报名参加营会,他总共花了八天时间,两次步行往返有网络的村庄递交申请。「他自学英语、喜欢说唱,很想知道怎样成立社会企业,以音乐鼓励其他相类背景的青少年,看重自己生命。」Clive后来资助他成立机构Brothers and Sisters。「我们一顿饭数百元,抵得上他几个月的收入。」这个经历,启发Clive成立中介组织「GEILI」,尝试「社会资源再整合」,连结非牟利机构和基金会,拨出会议名额予这类缺乏资源的年轻人。「组织亦招募有兴趣参加另类旅行的年轻行政人员,鼓励他们多付一点,资助有需要的参加者。」

他创办的另一家社会企业「香港智营」(Envision Hong Kong)则透过推行「YES师友计划」,为青少年提供自主学习的机会。「没有门槛,不论成绩,初中生到大学生都可报名,但一定要自愿参加。」Clive道。参加者中有完全失明的学生,以及不懂中文的少数族裔。参加者除了参加工作坊,还需要组队合作,完成一件令团队骄傲的事,导师则分享经验,尽量让学生主导,自行寻找资源和解决办法。「有机会自主完成一件事,你会看到他们多兴奋开心!」这群生于数码世代的00后,对剪片出post的敏感度和驾驭能力,是成年人难以企及的。「他们反而希望加强在现实世界的沟通能力,于是想出在工作坊同时举行五组活动,那就大家可以轮流当司仪」。

由学生「话事」,要是犯错出事怎幺办?「如果不容许年轻人犯下小错,日后有可能酿成更大错误,反而追悔莫及。」Clive认真道。「香港提供给年轻人的机会很多,但我们很少讲肯定和讚赏的说话。现任主席是一位中四男生,几年前报名参加时,才是个中一学生,一路上得到导师和同侪的肯定,增强少年的自信心。他还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青年使者,推广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

他解释,计划导师多是年轻专业人士,年龄相近,能够跟参加者建立亦师亦友的关係,适时从旁提点。现时,筹委会由学生负责管理,自负盈亏地运作。「我最记得是一名成绩一般、身形瘦小的学生,他在师友计划裏拿下人生第一个奖学金,现在更因为打榄球变成大只仔。后来他获得学校的奖学金时,甚至第一时间打给我报喜!」

Clive更尝试将年轻人的意见带到国际会议之上。藉着出席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教育会议的机会,他组织学生代表团,让他们有机会在各国部长前分享学习实况。「十多个学生中,既有博士生亦有中学生,他们须自行预备讲题资料和演讲报告。有中学生为了介绍香港的考试文化,带了自己的补习notes在会议上传阅呢。」

推动教育创新 实践理想

现时,Clive在「一丹奖基金会」出任行政总裁,他直言这是一份实践理想的工作。过往三年,他走访六大洲37个国家,致力与各地的教育持份者建立关係,建构一个汇聚分享知识,开放交流讨论的多边平台。「科技发展一日千里,影响人们的学习模式,现行的教育制度和发展方向,是否仍跟得上?」Clive举例,西方国家有较多资源倾斜的问题,他们希望借镜东南亚地区在推行普及教育的经验,让适龄学童在有限成本下接受有质素的基础教育。

「一丹奖」是由腾讯创始人陈一丹捐出25亿港元成立的基金会,以慈善信託模式管理及运作旨在推动教育创新,邀请资深的教育专家或国际组织代表,组成独立委员会,致力跨越宗教、种族、国家的限制,鼓励来自世界各地的教育家交流,表扬出色的研究或发展项目。奖项共设「一丹教育发展奖」及「一丹教育研究奖」,得奖者将获颁金牌及3000万港元奖励,当中一半为个人奖金,另一半则为研究或项目发展的资金。「项目是否创新变革?模式能否被複製并广泛应用?这些都是评审的考虑要点。」Clive道。

如去年举办的首届「一丹教育发展奖」得奖者Vicky Colbert,一直致力在南美哥伦比亚的农村推动Escuela Nueva(新学校模式),透过学童小班互动学习,纾缓乡郊教师不足的问题。「学习内容更着意取材自学生的日常生活。拉丁美洲蚊患多,教师便在英语教材融入公共卫生的信息。」而「一丹教育研究奖」则由美国史丹福大学心理学教授Carol S. Dweck获得,她提出growth mindset(成长型心态)概念,相信资质能够通过后天努力而建立,提升人们的抗逆力和学习动机,确立追求成就的目标。

「一丹奖」刚于上周公布第二届评审结果,12月将举行颁奖礼及高峰会。不久前才从南非和新西兰回港的Clive,与团队策划来年在美洲和欧洲举行峰会。工作纵然忙碌,他仍然抽空回校当学生,正在修读EMBA,学习商业和管理知识!

■Profile李家伦Clive Lee

社会企业家,理想是每一位年轻人都被重视,拥有资源并发挥所长。现任「一丹奖基金会」行政总裁,基金会每年颁奖予全球杰出教育发展和研究人士。

文:陈芷宁编辑:陈淑安

电邮:lifestyle@mingpao.com

RELATED
    普鲁斯特问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