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野行】DAY2 雨中游走上高地 全身湿晒冻到痺

2020-06-13  阅读 917 次

 旅程的第一天,跌跌撞撞地抵达了上高地,匆匆忙忙地拍了个日落,然后便在日本渡过了首个晚上。晚饭的时候,虽然同枱的日本大叔几乎不懂英语,而我也只懂极少日语,沟通极为困难,但大家仍落力地沟通着。 
 他问我明日想要到哪裏,我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说,想要上岳泽,再上穗高岳,再走大切户,再到枪岳。他问我登山程度如何,人数多少,我说我是独行新手,他立即就双手打了个大交叉给我。他说,岳泽—「难」,大切户—「不可」。 
 饭堂裏其他日本登山客也陆续加入我们的对话,也很热心地给我各种建议。然而最后,我还是没有结论,就这样带着忐忑与困惑睡去。 凌晨三时多,被同房日本大叔收拾行装的声音吵醒,脑海闪出去拍日出的念头,于是亦跟着起床了。 昨日还未有机会好好探索上高地,只知在旅馆的两东北和西南面各有一个池塘,大概会是些风景不错的地方,于是二选一,选了在东北方的明神池作为拍摄日出的地点。 
 接下来的经历,可以观看我的影片纪录(中文字幕)。以下是文字简述及补充。  明神池位置旅馆的3公里外,急步行也起码要大半小时。步出旅馆,天仍未亮,路上却已有零散的头灯在照射。原来日本人出发登山的时间真的是。非。常。早。!! 
 离开大路,踏上通往明神池的步道,便再也不见一人。其他人都是上山去的,只有我傻傻的要走到明神池。步道相当好走,即使摸黑也很顺利,只是由于出门前的动作太慢,耽误了不少时间,最后还是赶不及拍下最美的天色。
 更白痴的是,原来明神池是一个收费的地区。我到达之时还有好一段时间才开放!难道今早的拍摄要泡汤了吗?幸好,还有一座明神桥。
  明神桥就在明神池外不远处,跨越了梓川。梓川是一条贯穿上高地的河流,为上高地的景色增添不少诗意。
  然而这天的上高地是阴沉的。密云从天亮起便遮闭了天空,并间中伴着细雨,拍着拍着也寒冷起来。在雨中拍摄其实相当狼狈,可是当看到山间云雾令人着迷的变化,也实在无法一走了之,只好咬紧牙关拍下去!庆幸结果还不错。
   
  回到旅馆享用完丰富的早餐,稍事休息后,便动身前往位于梓川下游的大正池。大正池同样位于旅馆大约3公里以外,也有易走的步道前往,因此虽然中午时份开始下雨,依然有不少游人。一直沿着梓川河边前行,风景非常美。 
 虽然没能一睹蓝天白云下的壮丽,但雨中的上高地却有另一种阴柔之美。雨水洒落梓川,激起阵阵水气飘散在河面,非常梦幻。每种天气,都有看到美好风景的可能。
  虽然如此,冒雨拍摄依然令人叫苦连天,特别是防水装备不足下,湿透的身躯冷得发抖。雪上加霜的是,下午的雨势还逐渐增强,此刻的我已经浑身湿透了。饥寒交迫下,步伐变得缓慢,明明不远的大正池,突然变得遥不可及。

 从河童桥前往大正池的路上,有支路可以到田代池一看。田代池是一个很浅的积水区,周围是一大片草原,远方是高矗的山岳,值得一看! 
  历尽艰辛(?)后终于抵达大正池,雨也刚好停了,实在感动。刚抵达时,大正池池面弥漫着阵阵水气,极为梦幻!可惜来不及拍下便消散了! /口\  
 上高地其实不算很大,健行者一天来回大正及明神二池绝对不成问题。即是只是沿梓川河岸信步游览,也是赏心乐事。上高地可算是游客热点,游人不绝。而除了游人,还有不少是前来登山的日本登山客,因为上高地被群山包围,想登穗高岳、烧岳、蝶岳,以至再远一点的北穗高岳和枪岳,皆可以上高地为出发点。我在西糸屋山庄所遇到的住客,全都是準备登山,或是刚下山的日本人。 
 第二晚转了房间,与2位刚下山的日本大叔同房,房间也从双层床的间隔变成了和室。小林先生相当热情,即使他懂的英语跟我懂的日语一样都是相当有限,还是很用心地跟我分享日本的各种文化,我也努力地向他请教日语,过了尽兴的一夜。

 或许有人会想,一个人去旅行,不会很闷吗?其实,除了沿路的风景,旅途上有缘遇到的每一个过客、每一次交流,也能令旅程丰富起来,甚至成为难忘的回忆呢。=) 
 那幺,明天要到哪裏去呢?还要登山吗?直到入睡前的一刻,其实也还没有决定。也罢,旅程自会引领我到该去的地方,一切待睡饱了再想吧。   请继续收看第三天的旅程~ 执齐行装上高山 涸泽星空超灿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