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专题‧硅谷人在台湾】帐联网刘世伟:既得利益者想挡区块链

2020-06-12  阅读 291 次

【二月专题‧硅谷人在台湾】帐联网刘世伟:既得利益者想挡区块链

「我见证过 2000 到 2008 年间美国是如何把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而且世界未来 20 年可能比过去更乱,所以更需要区块链技术。」专访一开始,帐联网路科技公司 AMIS 执行长刘世伟就马上一刀切入自己的创业动机。

帐联网路科技 AMIS 可说是台湾第一家的商用区块链平台公司,技术上採用具智慧合约功能,国际间较为新兴之以太坊作为主要的区块链协定,将其带入台湾市场用在金融科技、支付甚至是其他跨领域的资讯流问题上,以太坊发明人 Vitalik Buterin 本身也担任了 AMIS 的技术顾问。目前,AMIS 已和台北富邦、国泰世华、兆丰银、凯基银、台新银、中国信託等六间国内银行结盟,拓展区块链在台湾的应用方式。而在 AMIS 之前,刘世伟就以比特币交易平台 Maicoin 在台湾打响了一波知名度。

作风美式,说话直接明了是他给笔者的第一印象。刘世伟从小便长期待在美国求学,并毕业于加州史丹佛大学电机所。不止在硅谷待了六年,他同时也具备丰富的韩国、中国工作经验。在这次的专题中,我们将请他与读者们分享他眼中的硅谷,以及美国、台湾与全球的 Fintech 产业发展趋势。

亲身感受「美国坠落」,让他投身区块链

为什幺一开头刘世伟会说世界越乱,越需要区块链?会这幺说,跟他的生命经验有十足的关係。「我从小就生长在美国了,所以坦白说我的思维都是以美国为主轴;我以前一直天真以为,美国世界强权的地位无可撼动。但历经 911、伊拉克战争跟金融海啸后想法彻底改变了,这些灾难都是美国人自己亲手造成的,即使是霸权,它也正在坠落中。」

他认为国际社会的势力一直不断在变动,美金就算是世界最主要的货币,但也因川普上台、中国崛起等因素备受影响,全球金融秩序也会越来越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虽然一开始不是为了这个需求所发明,但区块链分散、去中心化而且无法被窜改的特性,刚好可以最大程度地不受政治因素干扰用一种「非集权」的方式,提供人类够稳定的资讯交换机制。

【二月专题‧硅谷人在台湾】帐联网刘世伟:既得利益者想挡区块链
「世界越乱,越需要区块链。」

但他也坦承不要说台湾了,在全球甚至是硅谷,区块链还处于非常早期的状态,人类也才刚开始摸索这项去中心化、不可窜改的资讯技术到底该如何使用。「硅谷行动支付也没有想像中的先进啊!现在都还是在用 Apple Pay,它自己也不算真正的成功。这也只是基于信用卡的服务而已。」不过对区块链的应用潜力他倒是深信不疑。「台湾食安问题很严重,但生产履历就是区块链就可以贡献的地方啊!国外也开始在试着用区块链纪录整个咖啡生产链的流程了。区块链不一定只能解决钱的问题,而是彻底改变传递重要资料,让大家可以更信任彼此的机制。」

硅谷与中国文化途径不同,但造成了类似的结果;不过台湾呢?

谈到硅谷文化的问题,他反而综合了硅谷、中国的经验:「要我谈硅谷,硅谷精神就是不在乎之前谁当家。像如果回到 2008 年,那时问谁作电动车最有机会?大家都会觉得是那些传统车厂,但谁会想到现在却是个湾区的 Tesla?我认为跟其他地方差异最大的点在于,硅谷人的个人社会地位不一定来自年龄或经验。硅谷有崇拜年轻领袖的风潮,你看 Mark Zuckerberg 就是这世代最好的代表;中国的文化不同,途径不同,但却造成了类似的结果。他们因爲文革整整一个世代的人无法获得良好的知识教育、缺少国际观以及技术能力,反而造就马云这代人的机会,你看他们老一点的商业成功者了不起四、五十岁人。硅谷和中国的年轻人都充满了机会,虽然成因不一样,可是结果都很好。」

【二月专题‧硅谷人在台湾】帐联网刘世伟:既得利益者想挡区块链
为什幺中国有马云、硅谷有祖克柏,但台湾却还在张忠谋?REUTERS/Shu Zhang

但对台湾,刘世伟以一个接近外来者的角度批判现况:「在工商界老大到死为止永远都是老大,年轻人一点机会都没有。像你看张忠谋确实有他的成功与历史,但他现在已经八十几岁了!然后他两个副总裁也都六十几岁,却说还要培养个 10 年才要交棒?等他们交棒都七十几了。半导体这样,其他领域也差不多。撇开科技进步不讲,整个台湾社会就像停留在 90 年代。台湾之所以永远不会变成硅谷,是因为硅谷拥护年轻人,但台湾不信任年轻人,却永远吃老人那一套。」

台湾金融创新阻碍不是习惯,而是既得利益者

那幺他认为包括区块链在内,现在台湾金融创新遇到了什幺阻碍呢?他认为并不是大家还习惯用现金、信用卡的习惯问题,而是从中赚钱的既得利益者,他举例:「想想一般大众其实不在乎背后的技术是什幺,但只要够方便、更安全就会用它。到现在,我们的转帐行为还没有跟打电话一样方便啊!你用哪个电子钱包,我用了另一个就不能即时互通,每笔交易的资料还要透过联合信用卡中心,而且还要收一笔转帐手续费。」

他不畏言的直接点出:「你可以去翻翻《电子支付机构业务管理规则》第九条,写着电子支付帐户不允许跨平台,他在保护谁?一开始是银行,但台湾的银行自己也察觉到危机,纷纷想试着用区块链作金融创新。他们加入以后,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变成谁了?就是财金资讯。」

【二月专题‧硅谷人在台湾】帐联网刘世伟:既得利益者想挡区块链
美国邮政署曾想用很笨的方式独佔 e-mail

刘世伟接着说了一个美国实际发生过的故事。1971 美国国防部发明 ARPANet 后,电子邮件被许多人注意到将会是未来资讯沟通的主流。但美国邮政署担心纸本邮件受到威胁,1979 年开始游说卡特总统试图禁止私人 e-mail 服务,并让一种颇为无效率运用 e-mail 的方式成为 USPS 的独家生意:使用者要寄 e-mail 给其他人当然可以,但一定得先把资料寄给邮局,邮局再实际把信印出来请邮差送到家。一开始确实让 USPS 独佔走,但很快不到几年 USPS 自己就挡不住科技浪潮,宣布放弃 E-COM 了。

「现在财金资讯也说过要碰区块链,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作用刚好就是想跳过这种中介机构,他们到现在也没很认真。你不觉得就是美国邮政署的翻版吗?」刘世伟笑着问笔者。

银行渐渐了解,区块链并不是要颠覆它们

刘世伟坦承一开始回台湾的时候确实很辛苦,在发展初期,许多人都不太了解区块链技术是什幺,也让他只能先从风头比较夯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开始做起,甚至有许多银行都认为区块链是要来颠覆它们的。刘世伟不讳言对投资者富邦的称讚:「在我当时接触过的银行内,富邦是唯一在两年前就主动了解区块链技术,进而对我们产生兴趣愿意投资我们的。」

但现在台湾的银行也慢慢了解到区块链对他们的益处何在。去年 11 月 AMIS 宣布与六间国内银行结盟时,刘世伟当时就解释现在的运作模式比较像跟银行体系是互补关係,区块链可以降低跨行交易的资讯门槛,先用区块链处理资讯流,再由银行处理金流,突破现在仍须动辄十几元的转帐手续费。「原本台湾大环境对金融科技不是很友好,但还好最近终于有一些年轻立委跟银行家越来越愿意尝试。」

「台湾在互联网产业上明显落后了,但新技术区块链崛起后,正是一次洗牌的好机会;如果这一次革命可以跟得上国际,会是台湾产业升级、转型进而发展的重大机缘。」

「区块链不用谁当老大」,笔者最后盯着桌上这本《经济学人》“The Trust Machine”硕大的标题,正说明了刘世伟心中区块链将可为世界带来的贡献价值观。

【二月专题‧硅谷人在台湾】帐联网刘世伟:既得利益者想挡区块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