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回顾】少量星辰也成星座——2018香港文化出版现

2020-06-12  阅读 359 次

【2018・回顾】少量星辰也成星座——2018香港文化出版现

你读的书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社会碎片化,出版状况亦不免。有人觉得2018年的出版有点乏善可陈,但年终不妨写一写提一提组一组,组成星座式的板块,可供鸟瞰;儘管肯定挂一漏万,也希望给有心的出版社打打气,推动一些书籍。本文立足点由文学出发,旁及一些语言、历史及文艺书籍,主要谈香港而也涉及一点台湾,不免贪多务得而定有遗漏,欢迎识者补充,大家多交流。


粤语作为防线,或变阵


2018年香港书展话题在丑陋的爱情文学海报,其实暗暗隐藏的是粤语文化的一波出版。自十多年前本土文化、保育思潮开始,粤语文化书籍就是畅销书的其中一个类型;语言书在香港其实经常比文学书好卖,学者、民间研究者如古德明等亦每年都有结集出版,相信有固定粉丝群。本文仅特别注意一些回应时势而比较走激越风格的粤语文化书(它们都要赶书展的),如次文化堂的评论集《香港粤语撑到底》(彭志铭、郑政恒编),大量收录关于粤语受打压的公共评论。另外小明文创出版《粤难愈爱》(无敌神驹着),白卷出版社出版《图解广东话》(阿涂着),作者都是网络红人,出版社都是青春型态,带来了新的动力(也显得没那幺激进)。当「本土」一词一度风声鹤唳,「粤语」会否是深入我们的生活,重探文化、重组防线的关键词?

至于陈冠中《一种华文多种谂头》(牛津出版),则是在学术层面重组语言及国族边界,兼想以香港俚语如「工夫仔」等重新标举香港特质。语言之为大物,乃可见焉。


书图-12


暴动记忆(我们并不知道)


暴动是记忆犹新,还是沉没在历史中的巨大空白?上半年黄碧云出版「非虚构小说」《卢麒之死》,重探在六六、六七年间,于「九龙骚动」中昙花一现、神秘死亡的运动领袖卢麒,书末引用2016年旺角骚乱及梁天琦资料。黄碧云以法庭纪录、个人剪裁评论、诗化抒情句子等文字所组成的複调书写,乃是本书特色。本书引起热烈讨论(见李薇婷整理),黄碧云出版前的座谈、画展及碧波押音乐朗读,也重新鼓起人们对她的热爱。(虚词《卢麒之死》小辑)


关于暴动的整理与记忆,程翔《香港六七暴动始末——解读吴萩舟》亦是重要出版。程翔因感到社会上存在「为六七暴动翻案」的动力,特别指出吴萩舟文稿可以提供暴动期间中央应对事件的措施,因此可供读者探究:暴动的「左倾」思想根源、发动暴动的动机和目的、暴动的组织指挥系统、周恩来在暴动中的角色等。


书图-04


文学重写,易名与同名


2014年,黄碧云、锺晓阳、锺玲玲曾同时出书,并谈及「重写」此一欲望;2018年,三位作家都有出书。锺晓阳重写1996年出版的《遗恨传奇》为《遗恨》(台北:新经典出版),扩写逾十万字,加入更精细的描写,并给宝钻以更有力的结语(锺晓阳小辑)。锺玲玲重写《玫瑰念珠》而成《2018》(水煮鱼文化出版),篇幅更为短小,人物如爱菲、良琴、文生等与《玫》一样,童年与调景岭生活情节大致一样;语言更简洁而直指内心,动用大量自动书写,破碎而始终指向情感与人的起源。(李薇婷评论)


董启章《爱妻》(台北:联经出版)与锺晓阳小说《爱妻》同名,但非重写。向现代主义的「意识」转向科幻小说色彩的「意识」,论者或有认识这是董启章转向思考类型小说如科幻的尝试,而董启章始终保持其关于「自我」主题的探索,并挑引真实与虚构的边界。(董启章小辑)


西西的《织巢》(台北:洪範出版)也可视为对其1991年发表之自传体小说〈候鸟〉的重写——八十多岁之老人,在各种身体限制下仍然坚持创作,将小说扩写至二十万字,委实惊人。书中织入母亲的故事、妹妹的长信等,多声道叙述,且一贯是西西的平和多元温柔姿态。今年并有重量级的《西西研究资料》四大卷出版,收集大量关于西西的评论及研究资料,有近身角度而视野複合,是对这位殿堂级香港作家的致敬。(西西研究资料发布会报导 )


书图-01


书图-05


爱这个城巿,难不难


崑南同样是八十多岁而创作力惊人的香港殿堂级作家。今年的绝版复刻出版不多,而崑南的《慾季》(蓝蓝的天出版)与黄仁逵《放风》(香港文学馆出版)均有良好销售成绩。崑南更自资出版诗集《旺角大变奏》,收录他自2000-2018年间旺角主题之诗作。崑南一直热爱旺角,他的旺角诗有着个人的想像,也能描绘出旺角的普遍印象,更是香港都巿混杂与边缘文化的借代。(崑南访问)


关于香港地方书写的出版近年不少,今年不算多,但也值得一提。《新蒲岗地文印记》(水煮鱼文化),是关于新蒲岗的历史、文学、文化的考察整理,这个地方虽以工业区见称,其实一直因是文学杂誌出版社的所在地而被书写,近年的工厦发展更注入大量文艺气息。另一本受到注意的是赵晓彤《步》(石磬文化出版),赵晓彤以文化记者型态踏查香港各区,营造对香港地区文化的入门书(此类书籍过往难得有文学向度),书中精美摄影及插图也带动销情。


韩丽珠的《回家》(香港文学馆出版)是她的第一本散文集,也是她自从《宁静的兽》之后首次在香港出版着作。《回家》着重内心向度、个体感受,但同时是对香港、空间、地方、居住/流离的书写,同时秉持边缘角度与抗争记忆,如果要谈香港这个城巿,《回家》将是不能绕开的一本作品。(《回家》书评)


小思《曲水回眸——小思访谈录》上下册(牛顿大学出版社)纪录了这位香港文学历史研究者的学习与工作历史,难得是「访谈」,与谈者均为学者,显出极多的细节整理功架。细节多,评论多,小思更罕有谈及她参与社会运动的经验,从多个角度呈现出她对香港的爱。 (小思访问)


书图-14


书图-13


不能错过的回忆录


今年的回忆录出版甚多,吴霭仪《拱心石下——从政十八年》(牛津大学出版社),纪录她从政以来为公义而循法律及议会所做的奋斗,侠气丹心。在金庸逝世后,吴霭仪成为坊间最期待的金庸评论者,而她也不负众望,持平又大胆,不为死者讳。专栏作家冯睎乾更提出「Margaret Test」,测试年轻一代对吴霭仪之认识。无论是出书后的宣传、评论金庸,吴霭仪念兹在兹的,总是香港的反抗力量。 (吴霭仪访问)


太早能写回忆录也是令人唏嘘的,罗冠聪的《青春无悔过书》(白卷出版社),是他入狱的经历记忆,作为出版的反应似乎比黄之锋的《狱文字》更好,还获得了书奖。罗冠聪在狱中读过的书,很可能比一般大学生整年读的还多。(罗冠聪访问)


年末《余英时回忆录》(台北:允晨出版)引起追读潮,有人甚至以是否看此书来鉴定读书资历及水平。余英时与香港渊源甚深,曾在港十年,本书第四章专载由新亚书院至中文大学之经历,标举出香港的自由空气,何等重要。


书图-10


文学新名字、类型文学


进入文坛的新名字,今年以诗集为多,并多集中于水煮鱼文化出版。曾淦贤曾在联合文学做过专辑而拥有一批读者,《苦集灭道》之沉痛深渊,乃受注意。罗乐敏《而又彷彿》以淡化和消抹为要,当与作者的行政日常有别。(曾淦贤、罗乐敏访问)水煮鱼后来更推出「梭书系」,为新锐作者出书,其中吕少龙是首次出版着作,《人体雕塑》。另外00后作家劳纬洛于书展期间推出长篇小说《卷施》,写出与中学生背景完全不同的哲学味及抒情方式,相当惊人,巿场一时未识回应。


同为「棱书系」作者的曾繁裕之《后人类时代的我们》,其实已是他的第四本小说。本书具科幻小说的框架,修辞之文艺味重,并非香港读者一般看到的卫斯理式科幻小说,可能比较近乎伊格言类风格。陈浩基推出新作《山羊狞笑的剎那》(皇冠),由推理走向惊慄。谭剑以台南为背景的《猫语人》(台北:盖亚)三卷今年亦重新再版。香港出版巿场,推理与惊慄类型之出版基本上已被网络小说佔据大半,而此类网络小说之语言往往并非文学类的作者及读者所能习惯。以上三位作家或往文艺靠近,或在台湾出版,寻求「讲究文字的类型作品」之空间。


书图-03


书图-07


走向学术与精緻的电影书


与电影相关的书籍原也是文化类出版的一支分流,但今年明显减少出版量的是一般性的影评随笔,竟只有月巴氏的《看了》(今日出版)一本,看来是报章文化版面萎缩,不少影评转战网上,而趁时势潮流热话的影评书在长线竞争力上较弱,月巴氏是少数由旧传媒文化成功转至新媒体文化的写手,《看了》的销情竟比往年更佳。


另外文人与电影相交处,有传奇编剧兼前卫诗人邱刚健,近年其作品从香港热到台湾,清华大学今年有举办邱刚健的专题展览[虚词邱刚健小辑]。《异色经典:邱刚建电影剧本选集》(三联出版)做得相当精緻。年尾《西方科幻小说与电影——西西、何福仁对谈》(中华书局出版)亦是横跨文学与电影的重头书。


其余电影书很多是学者论文,如张建德着《香港电影:额外的维度》(中和出版);麦欣恩着《香港电影与新加坡》(香港大学出版社);陈剑梅《遇上黑色电影:香港电影的逆向思维》(中华出版)。


影人专书整理方面,年中有《林青霞云外笑红尘》(李焯桃、陈志华编,香港国际电影节),及年尾赶及面世的,重头书籍《许鞍华 电影四十》(卓男、吴月华编,三联出版)。


纵观以上趋势,即使电影这样有大众娱乐工业为后盾的範畴,要做出版都须借力于大出版社或资源稳定的大学出版社,一般中型面向巿场的出版社,已经很少能做电影书了。相反,关于独立电影的出版物,近年则好像每年都有一本,今年就有谭以诺、李佩然、吴国坤编的《香港独立电影图景》(手民出版)。行业M型化严重。


书图-09


书图-11


哲普书与救助人心


哲普书的出版风潮已持续几年,其出版边际更有与大众心理学类融合之势,也许读者不单是想了解哲学问题,更是想借之解决人生问题。好青年荼毒室乘着网络推广哲学的大势,继去年的《好青年哲学读本》(天窗出版)之后,再有《小日常的哲学》(天窗出版)出版,一群哲学青年的动力,似乎已经造成势头。


另外曾瑞明以其哲学博士及通识教师的身份,推出《香港人应该思考的40个哲学问题》(商务印书馆),本书标榜中学生都能看,以哲学角度思考社会问题。是曾氏从《参与对等与全球正义》等学术书之后的普及哲学尝试。


在思想类书籍,2018年如果有一个关键词,可能是「情感政治」;如果有一个名字,可能是许宝强。许氏今年连续推出《回归人心:极权临近的香港文化经济学》、《情感政治》二书,都有许氏一向思考及重置人文类概念与框架,同时秉持人文主义核心价值的思路脉络。似乎许宝强有继周保松之后成为另一知识青年心灵导师的潜力。(许宝强访问)


书图-08


书图-02


从字体识香港


文学与设计有一个交接点,乃是字体设计而字体不止见于书本,更充满于我们的日常空间。2018年有两本书都以字体为切入而趋近香港文化,一本是设计师陈濬人与徐巧诗合着的《香港北魏真书》(三联出版),由南北朝魏碑追溯到香港街头所见的招牌字体文化,书籍设计极其精美。另一本由理工大学郭斯恒所着的《霓虹黯色——香港街道视觉文化纪录》,则专研霓虹光管招牌,亦是见出俗中之雅,香港的中西文化交汇与互融。两书一专精,一广纳,或者都可见出理工大学设计学院历来对于香港庶民文化一脉尊重之传承。


另近年香港亦有大量民间自创字体涌现,如劲揪体、硬黑体、李汉港楷等,相信字体会成为文艺出版界的一个小潮流。


书图-06


结语


从纸价、书店流通率、文化版面的萎缩来看,现在做书要有利可图真不是容易事。正因如此,本文提及的都是出于价值考量而非巿场考量的出版物,希望能有更多人坚持下去。其它城巿已传出实体书销量反弹的消息,希望香港出版业也可以快点感受到春天的气息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