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威臣专栏》哼着雨夜花望春风回家:建成「湾生」的返乡纪实

2020-06-11  阅读 417 次

《陈威臣专栏》哼着雨夜花望春风回家:建成「湾生」的返乡纪实

5 月 23 日中午时分,两辆巴士冒着大雨,正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着,由台北前往基隆,一过大业隧道,驶进东岸高架道路,左侧的基隆港豁然开朗,车上搭载的老先生与老太太们,发出讚叹的声音,而思绪也逐渐回到七十多年前。

这群来自日本的老先生与老太太们,高龄都已八九十岁,七十几年前的某一天,他们就是在这里,踏上从未蒙面的祖国日本,多少个年头过去了,他们的心却仍在宝岛台湾,虽然一天天的老去,但在仍有一口气在,说什幺也要回来看看,哪怕是行动不便。

他们是「台北市建成寻常小学校(现今的建成国中与当代美术馆)」的毕业生,青春岁月与孩童时光,全都是在台湾度过,也认定这里才是「故乡」,还被赋予着「湾生(台湾出生)」,这个前阵子相当火红的名号。所以 1995 年有毕业生号召「返乡」,当时不少毕业生都口耳相传,彼此号召,不但以毕业生的名义回到母校建成国中,还因此促成「建成会」的成立。

 

 

《陈威臣专栏》哼着雨夜花望春风回家:建成「湾生」的返乡纪实《陈威臣专栏》哼着雨夜花望春风回家:建成「湾生」的返乡纪实

二十几年来,年年召开同学会,而且还约定每三年必定返回台湾,除了看看这块故乡的土地,来自日本各地的毕业生们,也能遇见台籍的老同学,并且相互打气,鼓励彼此三年后,还能够一起返回故乡。

会如此是因为,每年的同学会,总有一些老同学离开了,而建成会也从顶峰时期的数百人,到今日只剩下数十人,着实让人感伤。事实上,这就是这些同学会的宿命,因为随着年华老去,成员逐渐凋零,第二代之后的子孙,虽然保持着与台湾的友谊,但却非如这些「湾生」们投射着对土地的情感,最后只能被迫解散。

当然建成会也曾濒临如此的命运,但最后却由一位湾生的后代一肩扛起,而能持续至今。冈部千枝小姐出身群马县,1976 年出生的她,常听到爷爷奶奶聊台湾的往事,而且只要一谈起台湾,总是眉飞色舞,彷彿年轻数十岁。就连冈部爷爷生前,就已做好的墓碑,居然还是一个台湾的造型,这时冈部小姐才知道,原来爷爷是如此的深爱着台湾。

也因为这层关係,冈部小姐毅然决然地投入建成会的工作,协助事务局的相关杂事,不管是每个月所举办的午餐会,或是每年的同学会,甚至于每三年一度的台湾之行,都由她一手搞定,2019 年的台湾返乡,也不例外。

这次的返乡之旅,比起过往可说是艰困许多,毕竟成员们年纪都相当大,现任会长新井基也先生,已经高龄 92 岁,其余的成员也大多八十几岁以上,所以一开始便希望家属能够陪同,但相对的也增加开销,因此原本并不看好能够成行。

但最后居然有 16 位湾生报名,加上家属与热爱台湾文史的年轻志工等人,整个返乡团将近 60 人,可以说是相当踊跃。这次返回台湾的成员,有包括在日本相当有名,被称作「逆歌奶奶」,高龄 88 岁的中田芳子女士,以及一家四代陪同返台,父亲曾任台湾总督府铁道部技师,谷口广三的女儿今泉光子女士等。

《陈威臣专栏》哼着雨夜花望春风回家:建成「湾生」的返乡纪实

这些老先生老太太回到台湾,因缘际会的受邀前往总统府参观,并且与副总统陈建仁合影。而抵达基隆后,多人不禁潸然泪下,因为这里正是七十几年前,他们与台湾切开连结的地方,尤其是西二、西三码头。

当然建成会的湾生们从小在台北长大,因此对基隆就是暑假前来学习游泳的记忆,这次返乡的大场修先生,便说了一个故事,他曾有一次来基隆住一个月,结果认识了一对双胞胎姊妹,分别叫做基子与隆子,那是因为姐妹就是在基隆出生,她们的父亲因此以基隆作为名字,之后隆子还成了大场太太。

事实上,每一位湾生都有许多故事,像新井会长便叙述,他 20 岁时被遣返回日本,就是在这个码头登船,在船上看着基隆越来越远,他意识到没有机会再返回台湾,便流下眼泪。

这些故事,也让一旁陪同的市长林右昌受到感动,还沖印了合照,并在每一张照片亲笔签上「欢迎回家」的字样,送给建成会的湾生们,这样的贴心举动,让湾生们感动不已。

当然让他们感动的,还有 24 号的返校日,经过协调,原本从不开门的当代美术馆与建成国中的联通门,破例让湾生们从这里踏进母校,而校长与同学的热烈欢迎,更让这些老先生老太太们,眼眶泛红,建成会也捐出款项,回馈母校并且颁赠优秀同学的奖学金。

《陈威臣专栏》哼着雨夜花望春风回家:建成「湾生」的返乡纪实

25 日现居名古屋的今泉光子女士,带着儿孙四代七口,在台铁与花莲县文化局的协助下,前往花莲探访她 8 岁到 10 岁这三年,所居住的官舍。由于她的父亲谷口广三曾任总督府铁道部花莲港出张所的所长,而所长官舍 1936 年建成时,今泉女士的父亲刚好赴任,也就成了最早搬入官舍的一家。

除了今泉女士一家之外,其他的湾生们则在这一天,结束四天的行程,搭乘长荣航空的班机返回日本,没想到飞机落地便响起「雨夜花」与「望春风」,而这两首歌正是湾生们小时候,非常熟悉的旋律,也是他们最喜爱的台语歌,当场就跟着唱起来了。

他们虽然是日本人,但却一直无法忘记台湾这块土地,甚至于在用餐时,看到桌上的菜餚水果,讲的都是「灰勾(火锅)」、「应菜(空心菜)」、「拔辣(番石榴)」等词彙,事前询问有什幺想吃的,不外乎「炒米粉」、「茭白笋」、「炸年糕」等台湾料理。

《陈威臣专栏》哼着雨夜花望春风回家:建成「湾生」的返乡纪实

他们自认为是台湾人,却因为政治因素被迫返回从未去过的祖国日本,多少年来他们魂牵梦萦,念兹在兹,就只想要回到这块土地看看。几年前湾生的议题相当夯,但却因假日本人事件,害得湾生们莫名的背上一些骂名,也让湾生的议题瞬间冷却。

即便如此,湾生们仍深爱着台湾,让一旁协助担任志工的我们,除了感叹与佩服,内心也期望,三年后还能够在陪伴他们,走在台湾的土地上!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哼着雨夜花望春风回家:建成「湾生」的返乡纪实。

上一篇:
下一篇: